「柾國啊!在家嗎?」田柾國打遊戲打到一半,朴智旻在外頭敲著門,手上拎了個籠子,裡頭裝著一隻嬌小的黑白色母兔。

毛茸茸的身體蜷縮成一球,看似睡眠狀態,其實不是;那耳朵垂著如放鬆,卻也聚精會神的聽著裡頭的情況。

好不容易聽見裡頭匆匆忙忙趕到的腳步聲,開門的第一眼便看見對方只套了件寬大的帽T,還有一件貼身的牛仔褲,細軟的髮絲隨意的落在額前。

籠子裡的小兔子也抬頭了,但田柾國並沒有注意到。

「智旻哥、對不起!剛剛有些事,所以耽擱了一下!」田柾國笑著和對方賠不是,只見後者挑起眉頭地看著對方,顯然是已經習以為常。

「如果你所謂的有些事是指遊戲那我也不想在細問了。」田柾國機靈的給小哥哥撒嬌,大大的杏眼看著對方,輕輕地拉著對方的手一晃一晃的。

他知道這樣朴智旻一定會原諒自己「哥!對不起嘛!下次、下次!一定準時給您開門的!!!」

「好好好,等會阿米來找你,說什麼我身上都你味道之類的。請問一下,我們的人氣王什麼時候要帶我入座呀?」朴智旻雖故做嫌惡的掙脫對方的手,但心裡其實是喜孜孜滴。

得知道,要讓田柾國撒嬌可比登天還難。

經過朴智旻這麼一說,田柾國趕緊讓對方進屋子,從冰箱裡掏出飲料招待。

直到好好的在朴智旻對面坐下,他這才發現朴智旻手上拿了個籠子,於是他好奇問道。

「我的某個好朋友說要出國,所以託我照顧,但你知道嘛、我們家阿米不能接收闖入我們雙人世界的任何東西、於是乎,我想到你了。」附上微笑.JPG。

我說您這是變相放閃吧。

「那泰...」還沒等田柾國說完話,朴智旻立馬否決對方,還贈予一個嫌棄臉「他和玧其哥每天在家裡黏踢踢甜蜜蜜黏糊糊的,怎麼適合莫莫生活?」

您不也是嗎。

「我和莫莫的主人講過了,她說只要對方是我信任的人就好啦。」語畢,朴智旻突然語重心長地將手覆上田柾國的肩頭。

「國啊,我認識的大多數信任者裡只剩你是單身了,而且、你又是獨居,莫莫也好照料,她的主人還為了她編寫了一本"兔子養殖攻略本" 所以你也不必擔心了。就幫幫我吧,嗯?等莫莫的主人回來,我讓她請你一頓 好不?」

......。

雖然很無言但很有說服力...。並且最後那幾句成功的讓田柾國動搖了,免費的食物,要讓吃貨放過是非常困難的。

朴智旻看對方那副模樣,立馬趁勝追擊「她還說每個月會給你錢購買莫莫的必須品,所以不會讓你花到任何一毛錢,多出來的錢也會直接讓你自行吸收喔。」

「...成交。」

.

待朴智旻走後,田柾國慢慢地抱起方才朴智旻提來的鐵籠,準備要好好看看裡頭幼小而柔軟的小兔子。

鐵籠是黑白色的,似乎是再次加工,外頭還有些裝飾。看得出來主人的審美觀及手藝很好。

他先是抽起放在籠子側邊的兔子養殖攻略本,草草地翻閱幾下後便打開鐵籠。

小兔子是草食性,所以性格很溫和。

她抽了抽小鼻子,一蹦一跳地看了眼陌生的新環境還有眼前英俊的男人,眼珠子圓滾滾又清澈、有點像她。

田柾國伸出一隻手,小兔子搭上一隻前爪,掂了幾下後便跳上那人的手心。

小兔子的舉動對田柾國而言,顯然是很讓他心動,於是他開口叫了小兔子的名字,後者也舉起一隻毛茸茸的耳朵,半卧在他地手掌裡,似是在回覆他。

田小國同學笑開了懷,看來莫莫很深得他心,毛茸茸又柔軟可愛的東西誰不愛呢?

其實田柾國也不缺錢,就是不用自己倒貼錢然後操心照料方法讓他很心動,反正自己獨居也挺孤單挺無聊的。

於是,田柾國小心翼翼的帶著莫莫和兔子養殖攻略本來到電腦桌前,柔聲的對著莫莫說明
著,還一下一下地順著她柔軟的毛皮「莫莫呀、我現在要開直播,不要害怕喔。」

兔子將小腦袋瓜上下晃了兩次,似乎是點點頭,表示自己有聽懂對方的發言「我們莫莫真聰明。誒,對了 我叫田柾國!田地的田,木正柾,囗或國,在以後要請妳多多指教啦。」

田柾國咧開孩子氣的笑容,而莫莫也用耳朵的起伏回答。

田柾國清了清喉頭,整理好服裝儀容後,打開了直播,沒幾秒,觀看率和留言數攀升。

【花路難走卻也幸福:頭!我們KK竟然開了直播ㅠㅠㅠㅠㅠㅠ.
套路好深不想解:我的天啊 JK今天竟然直播小兔子?!
腦袋就快要打結:JK今天不打遊戲啊?
閔玧其正宮:好可愛好嬌小的兔子,想擼!!!
凹錫萬歲:樓上+1!!!!!
防彈是真愛:JK Oppa!!!!!(震驚到說不出話來。貼圖.
旻妻:Wow,今天JK大不打遊戲改擼兔毛了誒。
閔七七家屬:感覺兩隻小可愛是同族kkk。
打野磚家:JKXi的日常誒!
KK親媽:親媽報導了!!】

「哈囉各位。」田柾國彎起大大的眼睛,笑的露出了牙齒,雖然他的鏡頭並未拍到完整笑靨,但他依然露出甜甜的微笑。

他揉了揉手中小兔子的頭頂介紹道「這是我幫別人間接照顧的,她可愛嗎?」

留言炸出了一片花,有說兔兔比較可愛的,說田柾國比較可愛的也有,有些說兩位同框,可愛破表。

田柾國看著留言,寵溺的笑了笑,清澈的少年嗓音是部分粉絲拜倒在他腳下的原因。

「這隻兔子叫莫莫、莫非的莫;是Chim哥的朋友託付的。」

朴智旻、經營著"ChimChim"的帳號,以舞蹈視頻聞名網路世界,他柔軟的身段和精緻的臉蛋讓許多經紀公司慕名而來,但都被一一回絕了。

因為他家阿米堪稱世界醋后:)

而田柾國網名"JK" 以遊戲技術與一些生活視頻出名,聲音也是一級棒,雖然長相從未完整露出過,但總被粉絲們評斷為"帥哥"及"男神",且沒有第三個答案,也不知他們到底都是怎麼猜測的。

一句話引發了西皮粉的暴動,一個個都留了言,其中還夾雜著一些顏色的詞彙,田柾國很識相地跳過那些留言。

無念無想,俺啥都不知道。

莫莫被田柾國一手包覆並靠在懷裡,另外一手則一下一下的順著毛髮,小兔子舒服地瞇起眼眸,垂著耳朵享受著。

蓬鬆滑順的毛皮下,柔軟的身體不怎麼胖,甚至還有些瘦。看來飲食管理方面做的很好,生活起居也不差。

「...那個、其實我是第一次養寵物,各位可以告訴我要怎麼養嗎?」田柾國有些彆扭的抓了抓臉上的細小絨毛,接著聚精會神地看著粉絲們的留言。

【KNJ:給牠吃些草或小果子之類的,但不能亂吃,對兔子的口腔跟身體都不好。
Singularity:定時帶出去溜溜.
V跟TH都我的:沒養寵物不知道。
凹錫萬歲:莫莫幾歲呀?】

「莫莫是個成年的小兔子,是女生!她的主人很細心的寫了本"兔子養殖攻略"給我。」田柾國笑著晃了晃手上的本子,繼續說道「上面還有寫莫莫的詳細資料。」

田柾國就這樣和粉絲拖拖摸摸地一起度過了愉快的半個小時左右。

而莫莫也就跟著田柾國耗了半小時才又回到自己溫暖可愛的小窩。

.

透過朴智旻,田柾國得知莫莫的主人姓"方"。因為工作需要所以會需要加班,但頻率並非太高,所以對莫莫和對方的影響也不大。

怎知被告知需要出國至米蘭,期限不確定,但是有接到消息一定通知朴智旻。

田柾國被朴智旻迷迷糊糊的塞回手機,定睛一看原來是那位方姓主人的聯絡方式。

螢幕上顯示著秀氣的名字,看不出是男人還是女人。沒有任何的照片或信息 乾乾淨淨,原原本本。

田柾國嘆了口氣,默默地,準備在備註打上字,卻又停頓。

「對方是男女不重要,知道她是我朋友就好。」朴智旻笑了笑,捧著手上的馬克杯又啜飲了幾口,因為怕燙的貓舌,讓他硬生生地將熱飲放成溫冷才喝下。

「啊、好。」

「小國啊,今天下午有課嗎?」田柾國的嫂子方阿米從旁探出頭問道。

「沒有。但我要帶莫莫去找玧其哥談事情,所以沒辦法留在這吃飯。抱歉了,阿米努娜」

深知對方套路的田柾國快速並告知目地的回絕,換來的是方阿米的無辜表情,試圖讓田柾國好好思考然後留下,這表情朴智旻一直都很受用。

畢竟田柾國獨居,廚藝是不錯,但就是不喜歡下廚,又愛吃肉 常常營養不均衡,而且懶得每天煮。為此,朴智旻曾經照三餐打給田柾國問他"吃飯了沒"。

「好吧...。」方阿米撇了撇嘴,最後又鑽回廚房「那我等會打包一些讓你帶走吧!」阿米的聲音從廚房內傳出,還伴隨著食物的香味。

「謝謝努娜!」田柾國回應了對方,隨後因為朴智旻的眼神而搞得不自在「呃...哥,你幹嘛這樣盯著我啊...。」

「沒有啊,只是覺得你怎麼長得那麼像莫莫的親戚。」朴智旻說完還笑了笑,田柾國先是呆了幾秒,隨後反應道「哥!!!!」

朴智旻看著對方的反應更是仰天長"笑"了起來,廚房也隱約傳來細小的笑聲,只有田柾國還憋著一張小臉通紅,圓亮的眼睛也憋屈似地也帶了些赤色「你明明知道我不是兔子的!」

「好啦!回正題!莫莫是隻非常聰明的兔子,在各方面都是。她可以聽懂、看懂我們的語言和文字,但是沒辦法講而已。」

田柾國認真的點點頭,全神貫注的聆聽著小哥哥說話「她耳朵很靈敏,聲音大多能聽見。」

「但是如果莫莫真的出問題,還麻煩你照本子上頭的做,或去特定的醫院做接診。莫莫的主人是說因為莫莫只有那幾間的就醫紀錄,如果去別間會很麻煩。」

「好,知道了。謝謝智旻哥。」田柾國誠懇的向朴智旻道謝,並且將他的叮囑銘記在心。

「不會,看來你和莫莫真的處的很好!」朴智旻笑了笑,指向田柾國腳邊的籠子,莫莫正乖巧的縮成一圈睡著。

「莫莫很可愛也不吵鬧,我很喜歡。」他彎下腰,小心翼翼的將籠子裡的小兔子抱出來,極其呵護地放在懷中。

小兔子只是抬眸瞅了一眼後便又投入夢鄉,安安靜靜的、只有微乎其微的呼吸聲。田柾國見狀,俯下身輕吻了莫莫的額際。

「柾國,我說啊,如果莫莫也是獸人的話你會很後悔這些舉動的。」朴智旻無奈的笑了出聲,手上的杯子被放上桌,杯底早已清空「畢竟人家是女孩子吶。」

田柾國皺皺眉頭,開口道「你是說跟我們一樣?」

朴智旻點點頭,答「像我們幾個一樣。玧其哥、阿米、泰亨、我,還有你。」

田柾國抿緊唇瓣,不說話,久久才憋出那麼一句"我不知道"。

朴智旻笑著拍拍他的肩膀,眼眸彎成一條線「放輕鬆,我開玩笑的。你注意一點就好。」

田小國同學表情凝重的點點頭。

「但也許莫莫真的是獸人也說不定,但對方沒跟我講過,我也不方便過問。」

田柾國震驚的睜大眼睛,怔怔的看著朴智旻,後者表情愉快,更多的是看好戲的樣子。

「哥!!!你怎麼現在才說!!」田柾國激動的差點把懷中的兔子給驚醒,他調整狀態後把莫莫又柔聲哄睡,於是小兔子便又安然入睡,彷彿與世隔絕。

「你也沒問嘛。」朴智旻笑彎了眼睛,田柾國看對方沒有要繼續說明的樣子也不再追問,只好暗自苦惱。

「小國,東西我幫你裝好了,等會就直接帶走就好囉。」阿米從廚房走至朴智旻身旁坐下,手上的袋子放上田柾國面前的桌上「我還放了些莫莫能吃的食物。」

「謝謝努娜。」田柾國禮貌的笑了笑並彎腰道謝。

「快去吧,你和玧其哥不是約下午嗎?」

「嗯 那我先走啦!哥拜拜 努娜拜拜。」田柾國把莫莫輕手輕腳的放回籠子後,拎著東西快速離開。

.

田柾國輕車熟路地跟著金泰亨一起進到屋內,莫莫才剛被放下就被對方帶走「兔子很可愛,而且會影響柾國的注意力。所以我帶走啦!」

田柾國表示無奈。

輕手輕腳地來到閔玧其的工作室 裡頭有很多的照片,大多都是金泰亨或者風景照。

田柾國知道他是一名自由攝影師,但是這麼多的相片擺放在一起真的非常地壯觀也很美。

「泰亨在工作的時候很認真,下班就是如你所見。」閔玧其似乎注意到了來人,他在講這話時是誰對著電腦的,但是眼裡的蜜意絲毫藏不住。

田柾國果斷無視。

「嗯...。」這是專程來撒狗糧的?還是虐狗?

「好。這次我們公司的活動你確定要參加?」閔玧其在鍵盤上一陣敲打過後,閔玧其將椅子轉向他「要露臉喔?」

閔玧其被一間遊戲公司暫聘攝影師,由時下各個火紅的遊戲直播主的各個形象為起點,在遊戲中制定新角,並且用每個人身上的特色和風格擬定出一套遊戲,並且穿著此套打場直播,據說感官之類的東西也被包括在裝置內。

那一定很痛,田柾國想。

「嗯,我考慮過了,反正遲早要露的。」

「那好。」閔玧其伸手打開放置在電腦桌旁的筆電,確認上頭的鏡頭已經架好後,將筆電轉向他「視訊吧,她是你到時候的專屬設計師。」

???????

田柾國一臉呆滯的看著連結上的畫面。對方穿著黑色上衣,只拍攝到胸腹左右的位置,身前還擺了張黑色木桌,對方漸層的長髮隨意地披掛在肩頭,嘴唇是紅粉色的,形狀很美。

田柾國紅著耳尖把壞念頭甩出腦外。

『您好。』那人聲音溫柔且沉穩,帶絲慵懶的味道,對方是位女性。

「您、您好。」田柾國緊張地點頭向對方問好,惹的在一旁看戲的閔玧其笑了聲「柾國啊,別緊張。」

「啊是...。」

『JK君是嗎?』那人在放桌上的本子寫下他的名字「是的。」

『請不要緊張,我今年二十而已,您就不必說敬語了。』對方頓了下,抿緊了紅唇,接著開口道『能告訴我您的本名嗎?』

「田柾國。田地的田,木正柾,囗或國。」田柾國在對方叫了他名字後,有些習慣了用真面目示人,緊張感也稍稍消退『OK.有喜歡的音樂或歌手嗎?』

「有的。」田柾國將喜歡的音樂和歌手名字告訴對方,伴隨著鍵盤聲而來的是他方才說的話『希望多少能減緩你的緊張感。』那人低低的笑了笑,彷彿輕柔的撓在他耳裡「柾國,不用我盯你就戴耳機。」

聽到閔玧其這番話,田柾國和對方低聲道歉後,趕緊從一旁的包中掏出耳機並插上。

「不好意思。」『不會。』那人莞爾一笑,好看的唇彎成美好的弧度。

『聊聊天吧,把我當朋友就行了。』她露出淺淡的笑容,身體微微向後側傾斜,視線瞥向別處『能稍等我一下嗎?有人找我。』

田柾國點點頭,下一秒只見對方頷首示意後便起身了。

他只能隱約的捕捉到"回去"、"展覽"等字詞。

覺得偷聽別人說話很不道德的田柾國把注意力轉移到房間上。

那人處在一個擺設主要以米白色與黑褐色木製家具的房間。

鏡頭的正前方是個黑色木架,上面放著許多人形木偶,大小不一,擺著的姿勢各不同。

旁邊是米色架子,上面擺著一個小小模型的鐵衣架,再旁邊是褐色的板架,上頭擺著一張半側面的逆光素寫,是全身畫,相當大張,那人身穿著西裝,旁邊還有隻小兔子抬頭望著。

『回來了。』女子告別對方並回座,拿起耳麥重新帶上,喬了喬位子,她重新開口道『能問一下您平常喜歡哪種風格嗎?』

「越簡單越好。最好衛衣跟長褲。」

對方思索了一下,接著低下頭開始大致勾稿『喜好?』「打遊戲,運動。」

那人聽了笑了笑,回道『很符合您。』

第一次被這麼說的田柾國,有些感動,因為自小喜歡打電動,但幾乎都被勸罵說好好讀書比較實在。

但眼前這個人這麼輕描淡寫的帶過,真的讓他很驚訝「我能問一下你的姓名嗎?」對方手上一滯,隨即恢復原先的動作,繼續設計。

安靜了會,以為對方沒有要回答的田柾國癟癟嘴,低下頭來摸摸鼻子不在說話。

『墨竹,二十歲,專業是服設。』對方頓了頓,補充道『目前還在讀大學,但我暫時跟著簽約的公司在國外,到時候才正式回國。』

螢幕已經被切換成電腦畫面的視訊連線,田柾國看著、聽著對方熟練的打開文字檔,並打上關於田柾國的喜好。

『外貌大概是以襯衫或衛衣為主,能接受繁瑣一點的衣著嗎?』

「看情況。」田柾國的回答,手指緊張地攪著,他看著對方快速的打上一個個註解。

『能否麻煩站起來一下,我想要稍微看一下大概的尺寸。』

田柾國聽話的照做,乖乖在電腦桌前站著『能請問一下距離大概是多少嗎?』「呃...」

「一公尺左右。」閔玧其在一旁說道『謝謝哥。』

田柾國看著對方把大致的尺寸打上,並標注了目測二字。

和對方討論、交流了幾個鐘頭後,田柾國的衣服初稿就完成了,那人用文字與手稿簡單的和田柾國說明。

是外貌挺精細,但是可以很簡單就能穿上的襯衫和長褲,將西裝和軍裝的風格完美的糅合在一起,但一點也不失休閒感。

她打開電繪程式,並重新描繪手稿。

衣服全身以黑白色、淡藍色還有一些金、紅色織成,帶些青澀的少年味兒,但版型又是成熟的男人。

跟田柾國一樣在男人與少年的交界地帶,可以很誘惑性感,也可以很活潑清純。

「謝謝。」田柾國看著對方畫出來的稿子,感謝的說道『不會,也謝謝您。』女子微微淺笑頷首,並將稿子儲存。

『不好意思,我可能要和您要個聯絡方式,因為我到時侯會和您報告進度,並且尺寸會在重新量過。』

那人輕輕敲擊鍵盤,從推特、卡透跟電子郵件加入田柾國為好友。

『進度我會在每個禮拜一三五傳送給您。』畫面被切換回一開始的視角,女子起身輕輕調了調鏡頭。

『我下禮拜可以暫飛回國,您是要約地點量尺寸還是...?』「約地點,江南區,地址我在傳給你。」閔玧其在一旁回覆,他和金泰亨在江南區有間小套房一直沒有退租,那裡有他以前讀服設科時的設備。

『知道了,謝謝哥。』看著兩人的互動,田柾國有些茫然『我和玧其哥熟識,玧其哥以前也是讀服設的。』

田柾國瞬間瞪大眼睛地看著閔玧其,只見對方依舊淡漠,面無表情的掃了他一眼,便繼續自己未完成的動作。

「你們講完了嗎?」金泰亨突然從門口探頭,接著極其自然的走入房間「玧其哥我有點餓了。」對方掐著低音砲的嗓子撒嬌道,而閔玧其僅無視,沒做任何反應。

「莫莫?」閔玧其輕車熟路地把一張張照片快速調整好並問道。

「正跟炭尼一起玩呢。」金泰亨微微一笑,咧開招牌的方形嘴,接著目標一轉——

「我可以拔掉耳機嗎?我也想跟莫莫聊天。」金泰亨故意問道,明顯和小兔子撞名。

『泰亨哥。』女子的聲音帶絲慍怒,語氣也冰冷了起來。

「好好好,對不起,小莫。」金泰亨彎起眼睛賠罪,還調皮地眨了眨眼。

閔玧其問了田柾國後拔去耳機,輕快活潑的音樂聲立刻充斥房內。

「所以柾國到時候是真的要參加嗎?」金泰亨看向身旁移座的閔玧其,對方正放鬆地翹著腳坐在按摩椅上。

「柾國是這麼打算的。」閔玧其聳聳肩,把眼神丟向對方「嗯。」田柾國乖巧的點點頭。

「汪~」一隻深咖啡色的小狗從未關好的門走入房間,房內三人視線同時投向,金泰亨則彎身抱起「炭尼~~~」

「金泰亨,等會抱完煤炭先給我去洗手再摸我。」

「是...。」金泰亨看著對方不容反抗的臉色,乖巧點頭道。

四人在吵鬧中度過,金.蜂窩煤炭在中途就溜出房間遛達去了。

『那麼就下禮拜三,早上十點,江南站集合。』

「嗯,謝謝。」田柾國微微一笑,向對方道謝。

「小莫拜拜~」金泰亨咧開嘴,摟著面無表情的閔玧其和她告別「泰亨哥再見,玧其哥再見。」那人頓了會,猶豫的和田柾國道別「柾國哥再見。」

「到時候時間通知我們,我們會去接機的!」

『好,謝謝哥。』那人甜甜的笑了笑,接著關掉連結,螢幕畫面成黑。

「被叫哥的感覺真複雜。」田柾國久久才憋出一句,這對他的打擊似乎很大。

對於另外兩位也在房間的哥哥來說、田柾國說這話的同時 表情是真的很好笑。

.

『我到了。』墨竹穿著一襲黑衣站在地鐵門口,拿著同色手機等待田柾國出現。

「墨竹?」感覺到肩膀被點,緊接著是熟悉的聲音,墨竹轉過身。

對方是位鄰家男孩,看起來陽光而開朗。

「JK君?」他有些害羞的點點頭,栗色的腦袋跟著上下晃動。

「您好。」墨竹禮貌的彎腰問好,對方的頭髮還有嘴唇和他當初看到的一樣,眼睛倒是炯炯有神,但眼神相對來說比他還像狼。

她全身的穿著上下清一色黑,和田柾國的黑色時尚相符,相貌出色的一男一女並肩走在街上很是明顯,不少人看見後討論著。

「江南區,據我所知那裡應該是玧其哥以前的工作室。」墨竹微微拉下口罩,輕抿薄唇。

「我都不知道原來玧其哥以前有讀服設。」田柾國偷偷瞄了眼對方,後者依舊神色自若,彷彿對這次突如其來的見面一點感想都沒有。

「他是後來自學攝影的,原本都還是設計師。」女子扶著下顎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須臾、她開口道,「松月知道嗎?松樹的松,月亮的月。那個是玧其哥還有畫服裝稿時用的名字。」

「啊、好像知道,前幾年很流行的那個設計師。」

「是的。」她點頭一笑「我有些東西還是從那哥身上學來的。」

「難怪我總覺得你有點像他。」田柾國圓圓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對方,只見後者淺笑看著前方回答「玧其哥比我優秀太多了。」

「你也很好!這是身為狼的直覺!」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似乎說錯話了,他慌慌張張的又補充「是從剛剛的談話才對!!因、因為你,你..那時候怕我緊張所以放音樂,還跟我聊天,而且很有禮貌!年紀雖然比我小一點,但是看起來比我還要成熟...。」

他急切的解釋道,就連話語都有些打結,聽著對方銅鈴似的笑聲,田柾國愣了愣,轉而望向對方。

自己是說錯了什麼話嗎?

田柾國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但一低頭就看見對方笑靨如花,逆著光,接著抬眸彎著眼睛看向自己「我倒覺得你比較像小兔子呢,還是披著狼皮的兔子?」

對方笑吟吟的看著自己,那眼睛是大,但眼裡那閃過的一抹不明笑意比自己更像,狼。

野性、放浪不羈的,沒有什麼能攔下牠們。

田柾國回過神,對於自己方才的行為有些抱歉,慌慌張張的收回自己的眼神。

對方看著田柾國明顯潮紅的耳尖愉快的勾起唇角。

「快到了。」女子微微頷首,尾端的白色髮絲隨風飄揚,在全黑的打扮中,髮絲和妝容特別明顯。

「頭髮顏色很好看,染的?」語畢,對方低下頭拽住胸前的長髮看了看「天生的喔,信嗎?」她調笑似的看向田柾國。

「柾國哥為什麼會當直播主啊?」女子看著田柾國呆愣住的反應問道「原本有朋友是直播主,剛好有一場是我跟他的單打,結果後來被拱出來。」

「好像很厲害,我都不怎麼打遊戲的。」女子煞有介事的扶著下顎點點頭,接著又開口「畢竟公司挺忙。」

田柾國這才突然想起來,眼前這精緻的小女生不過就小自己幾歲而已,大學還在讀,但已經開始出社會工作了。

「反正我對社團跟研究所沒什麼興趣,早點出來正合我的意罷了。」女子看著對方的反應無所謂的回答道「行,到了。」

田柾國才抬頭看,眼前的房子就是個小木屋,在佈滿大樓和人龍的江南區特別明顯。

外頭有許多盆栽,一片綠意盎然好不生氣,各種花草樹木似乎都有。

他們沿著鋪好的小石板走上小木屋的階梯,在屋子外某個圍欄上方的盆子底摸到了備用鑰匙。

門一開是非常符合飛咻倆人的擺設裝潢,每處都透露著他們的氣息。

採光也很好,乾淨整潔的看不出無人居住。

女子放下肩上的皮包,脫下鞋子說句打擾了便進屋,她輕緩的走著 小心翼翼、一點一點的探索著閔玧其的工作室。

「看來他們偶爾還是會短住幾天。」女子看著房內唯一一間臥室說道;裡頭的寢具擺放整齊,窗簾是拉開的,就連床頭櫃的那盒..嗯..套子,都安靜的躺著,一副歲月靜好的樣子。

女子找到了閔玧其的工作間,桌上乾淨俐落,旁邊的書櫃放著一堆書籍和一個個用透明資料夾裝著的稿紙。

「柾國哥?」女子稍微提高音量的喊了聲,田柾國過沒幾秒立刻出現在門口。

「量尺寸了。」女子看著稍高的田柾國,熟練的拉開拿在手上的量尺。

「別動。」女子低聲說道,接著開始認真的工作了起來,她快速的量好尺寸,又從旁邊的提包中拿出筆電、筆記本、筆還有稿紙。

看著對方的樣子,田柾國也不好意思打擾,但也不好意思就那麼離開,於是就坐在旁邊呆呆的看著對方的動作。

女人的嘴唇在側面時更加紅潤飽滿,甚至不自覺的一張一合,似乎在自言自語。

她認真的在紙上唰唰的做作畫、標記,約莫半小時後成品似乎出爐,她回過神的看著還愣頭愣腦坐在旁邊的田柾國,難道他就這樣一直看著自己嗎?

「你可以喊我名字的。」女子有些無奈,看著眼前委屈的田柾國無可奈何「墨竹。」

「...墨竹。」田柾國小心翼翼的叫著,一邊觀察對方反應,見對方沒什麼異樣 這次放心大膽的喚道「墨竹。」

「嗯。」女孩彎起了眼睛看著他,猶如經過特效後的模特,但他知道不是。

只知道自己好像是被遲來的初戀一巴掌打傻了。

全站熱搜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