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真的要小心。」金泉䕕疲憊的揉著太陽穴,背對著冀米,在吃飽飯後金泉䕕回到筆電前工作「小米,尤其是妳」指尖在鍵盤快速的打字,她頭也不會的告訴冀米

「我?」聽到金泉䕕這麼說,冀米詫異的指著自己「妳最容易被盯上,如果我不在妳要自己注意。」轉了個身,金泉䕕正眼看著冀米

「我說真的。」金泉䕕一臉認真,甚至有些凝重的說。「知道,䕕䕕不會說謊的」和金泉䕕相反,冀米是比較放鬆的,她臉上的笑容暖和。

「䕕䕕,幫我卸...」帶點鼻音的聲音,坐在床上的冀米伸出雙手向著金泉䕕,帶點撒嬌的意味「...為什麼不自己卸?」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金泉䕕依然乖乖的替冀米卸下頭髮及瞳色。恢復原本樣貌的冀米舒服的向後一躺,隨意拿起棉被就準備進入夢鄉

「小米,妳在睡前卸就好,其他時間最好都不要卸」看著自家閨蜜有些懶散的樣子,雖然無奈但也擔心,她提醒道「..好」軟軟的回答,冀米緩緩閉上眼睛

「明天上午我要出門交資料喔。」「..嗯...」正式進入夢鄉,冀米側躺在枕下入睡

看著冀米睡著的樣子,金泉䕕回過頭,把大燈關閉,只開了自己桌旁的小檯燈後將古典樂調小繼續工作

稍微瞄了眼時間,快到了。她想。

把所有調查、蒐集來的資料放在一起,該刪的刪去,該留的做總整理,其餘的看情況而定。

目前金泉䕕是決定資料半真半假,畢竟這時期有人要調查他們兩個,有點讓人懷疑,非善即惡,壞的方面機率比較高。

委託人......JE。

先前並沒有看過或接觸過任何有關叫"JE"的人的任何場合或事情。

無奈沒有任何有關"JE"的任何特徵或本名,所以她並沒有辦法去調查,這個"JE"到底是誰,無從得知。

身後鐘響,停下手上的動作,她的視線停在筆電右下角的時間,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間、兩個小時又過去,她和朴智旻約好,一點二十分在四樓書閣集合,金碩珍、朴智旻、金泰亨和田柾國都會到。

離約定時間還有二十分鐘,現正一點。

蓋上筆電,她閉上眼,靠在椅背上,呈現放空狀態。最近事情太多了,甚至有些複雜 田柾國的事、朴智旻的事、JE的事還有冀米這裡,或許它們有什麼關聯或玄機?

想到某個部分,金泉䕕決定不想了,先去約定地點。

起身,金泉䕕輕輕把躺椅靠上,隨手抓了件外套穿好後就走出房間了。

_

緩步走上四樓,田柾國和金泰亨都在,就兩人腳邊的書堆來說,他們到達應該有一段時間了「晚安。」

看著眼前的人,他倆呆在原地,一是他們認不出金泉䕕是誰,因為平時總是束在後方的頭髮放下,氣質有些改變;二是因為朴智旻說、半夜要找潔世的開會,也沒明說是誰,他們倒也沒多想,結果沒想到金泉䕕竟然也會出現。

「我是潔世的。」隨地坐下,金泉䕕淺笑,隨手從後方的書櫃抽起一本書籍,她稍微看了裡面的內容,是關於冥界的書本。

替金泰亨合上嘴,田柾國稍微坐到門口內,免得擋到其他人要進入書閣

「你們來啦?」金碩珍和朴智旻一起走入書閣,看到已經在裡面的三人有些驚訝。「嗯。玧其呢?」

「玧其哥?玧其哥怎麼了?」朴智旻在角落墊了個墊子然後坐下「他是潔世的,你們不知道嗎?」金泉䕕皺起眉,她以為他們知道,因為金泰亨和田柾國不是人類,若是發生突發狀況並非人類所能控制的,嚴重還有可能致死。

「智旻你去叫吧。」金碩珍說。「喔...」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步出書閣,或許閔玧其現在並不在宅邸內,他想「我們現在要等智旻回來嗎?」看著朴智旻離開,金泰亨發問「大概。」「等他回來吧。」金泉䕕點點頭

他們幾個就這樣等朴智旻帶閔玧其回來,離約定時間就只差了二、三分鐘,稍微打了招呼後,由朴智旻主持開始。「那按照潔世的會議?」「隨便。」閔玧其身邊自帶低氣壓背景,滿臉不愉快的回答「那就這樣吧」金泉䕕點點頭

「名字用墨世的就好,那就由我先開始了。朴智旻,血族、當代家主。」把右手放在左胸口上,朴智旻說。「金碩珍,血族。」「閔玧其,九尾、當代家主。」因為稍微有做心理建設,所以他們的驚訝才沒有那麼大,不過意外當然還是有。

「金泉䕕,種族不便透露。不好意思了。」身為女性,金泉䕕右手豎起三指放在左胸口,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微微傾身。「金泰亨,墮天使。」「田柾國,墮天使。」

「『潔喻 正式開始。』」五人異口同聲的說,右手握成拳頭,他們放在左胸前

_

「屋內很安全,外面你們就要自己小心了。」金泉䕕早上趁著所有人都在餐桌上提醒,基本上除了冀米以外的人都知道金泉䕕已設立"血幕" 那是一種以結界保護特定範圍內所有生物的方式。

「我等會出門,大概中午左右回來」把碗筷在洗手台清洗乾淨後,放入烘碗機「䕕䕕以後碗放著就好了,我最後在一起洗」

「好。」頷首表示了解,金泉䕕上樓拿東西,客廳內剩下金碩珍、金泰亨和田柾國,雖然是假日,但朴智旻目前正在公司處理公務,而閔玧其依然在休息。

「我出門囉。」冀米開心的向她揮揮手,其他人則是草草回應就繼續吃早飯,畢竟早餐是冀米和金碩珍一早起來準備的,美味的佳餚就在眼前怎麼可能放著不吃「拜拜 路上小心,早點回來喔!」

「會的」她同樣回以揮手「再見。」

步出宅邸,金泉䕕轉身望向眼前的房子,深吸了口氣,將指尖劃破,用白色的血液畫了雪花與六芒星重疊的圖騰,頓時宅邸外多層雪白的屏幕,閃過之後,很快又消失不見。她向前輕輕觸碰,保證能夠確實保護到內部的人

把落髮勾至耳後,金泉䕕踩著黑色跟靴大步走出。

_

「號錫哥」看著遠方的鄭號錫,打扮隨性 有鄰家大男孩的親切風格但又帶點秀氣,冀米稍微揮揮手,快步走向他「冀米。」看著眼前略為嬌小的女性,鄭號錫的嘴型呈愛心,那雙漂亮的眼睛彎起,狙擊無數心臟。

身着白色針織衫和草綠色連身洋裝的冀米轉了個圈「好看嗎?」「好看。」鄭號錫想也不想就說出口,眼神都快滴出蜂蜜了「我們穿得很像情侶裝」鄭號錫看著她,臉上浮起甜甜的梨渦

「謝謝號錫哥。」一如往常,冀米的笑容甜美,但更多了一分靦腆

「走吧,我們去書廳走走,要不要?」知道冀米喜歡看書,鄭號錫常常邀請她到書店或圖書館,甚至是書展等涵蓋許多類型的書,只要有接收到跟"書"有關的訊息,鄭號錫幾乎都第一個想到冀米 他也很意外,沒想到冀米看的類型不只有文學,還有科幻、奇幻、歷史甚至是科學,冀米都有看,範圍非常的廣。不出所料的,她漾開笑容,回答「好!」

她眼裡的那份喜悅是他快樂的泉源之一。

兩人一邊討論一邊漫步在有樹木點綴的街道上,但肩膀的距離始終保持相同

「抱歉..手機響了..」掏出正在響的手機,冀米發現是金泉䕕打來的,駐足於原地,她接起來電,鄭號錫也很配合的陪在她身邊「..喔..嗯..好..我知道了。」

「泉䕕姐?」稍微瞄到來電者的姓名,鄭號錫問「嗯,泉䕕姐跟我說下午她不在家,跟我稍微交代。」冀米補充道,她微微笑「我們最近住一起。」

「是喔。」鄭號錫的表情有些詫異,彷彿她們兩個是看起來永遠不會有交集的那種人。「很意外嗎?」她笑了笑。「有點。」他坦誠,不過並非只有有點就是了。

他們並肩,再次一齊緩步,只是這次他們開始有了一些對話,大多都是冀米在發言,而鄭號錫在她身旁靜靜聆聽,必要時予以回應「還記得當初遇到她的時候好像是..嗯..好幾年前就對了,那個時候啊她...」鄭號錫喜歡看著她說話時情緒的起伏,喜歡聽她說話的聲音,喜歡看到她憶起當時的笑容,喜歡聽她回憶趣事的笑聲,喜歡看見她總是會掛在唇邊的一抹笑。

常常"那句話"都到喉嚨了,卻還是無法說出口,又或者是鄭號錫無從得知她對自己的感覺。告白失敗後還能當好友嗎?他不曉得,不過他依然決定一定要完成這件事,失敗的就當回憶吧

邊走邊說,兩人來到書廳,是間可以在裡面用餐的"書餐廳" 內部分為兩種空間。一種是只看書;另一種是兼用餐。只要看書的話可以在二樓書籍區閱讀,那裡有許多書架、座位、沙發,甚至可以包廂;看書兼用餐的話則在一樓 一樓也有許多書本及座位,不過和二樓閱讀區的量比起來是少了些,但卻多了一些別的東西 像是飲料機、小甜點、電視還有正餐。這間書廳是以"書籍"及"無菜單餐點"而成名

「號錫哥!我先去拿幾本書來喔!」身為吃貨,冀米理所當然的選擇一樓,鄭號錫看著興奮離席的冀米,他笑了笑,佔好位子後,腳步輕盈的跟上冀米

「走慢點,小心等會跌倒。」走在前頭,冀米走的很快,鄭號錫輕聲提醒道

看著冀米抽出一本本的書籍,在看了封底介紹後,部分放回部分帶走,鄭號錫望向她疊起的小書丘和專注的神情,果然帶她來這是對的。他想。

「那是泉䕕姐和黑銘哥嗎?」稍微打量四週,沒想到意外看見金泉䕕和黑銘,鄭號錫問一旁的冀米。金泉䕕就不用說了,黑銘更是好認,白毛紅眸,皮膚白卻又總愛穿黑色,只要認識他的 任誰都看得出來

探頭望向鄭號錫所指的他們所在位置,冀米臉上浮起梨渦,把手上的書本交給鄭號錫暫管,豎指表示噤聲後便輕手輕腳的溜到背對她的金泉䕕後方

「哇!」金泉䕕緩慢的抬首望向把手搭在她肩上一臉興奮的冀米「小米,妳很無聊誒。」金泉䕕似笑非笑的看著冀米,在看看她身後的號錫,打了聲招呼。

「哈囉」黑銘向他倆調侃道「約會啊?」冀米揚起笑容回擊「跟你們一樣啊」

「......」金泉䕕翻白眼翻到天邊去「我們在討論事情。」黑銘正色回答,顯然很不贊同冀米的說法

「不管你們了,我們先走啦。」從鄭號錫那拿回書籍,冀米揮別金泉䕕及黑銘

回座,鄭號錫看著冀米,滿臉藏不住的笑容,想到剛剛的話,他就好高興

「號錫哥,我們去點餐吧。」秉持著看書就是要配點食物,冀米約鄭號錫至點餐台

「您好,今日情侶點餐有特別優惠喔」

「我們是戀人。」冀米彎眸勾唇,掏出手機,什麼時候有這檔事?

鄭號錫愣了半會也同樣拿出手機,果真、同牌同型號,只差顏色不同 就連手機殼都長的差不多。

「好的,那麼這邊請。」將他倆移位至一旁的櫃檯填寫菜單,待服務員走後,冀米問「哥,你接受我的提議嗎?」

「什麼提議?」鄭號錫有些呆滯的望著她,只見冀米露出淺淺梨渦,輕聲回答

「要不要當我的戀人呀?」

「當然要!」

「那今天就是我們第一天啦。」

坐在角落的金泉䕕看著他們的互動笑路笑,在心裡默默祝福他們。祝你們好運。

_

「小瑔,妳笑什麼呢。」黑銘看著對面笑的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載傾國傾城沉魚落雁但平常卻面無表情,彷彿永遠面癱的金泉䕕,不免稍微調侃了下

「你不必知道。好了,我們剛說到哪?」恢復原貌,金泉䕕又一如往常,她直視黑銘那如紅寶石般的眼眸。「妳最近需要回潔世一趟。」黑銘無奈的回答。

「噢,對。我預計大概明後天回潔世一趟,最近雪國好像有點慌,我會回去稍微看一下。還有、棺 近期的血祭你別忘了自己需要出席。」

「關於血祭的事情我當然不會忘記了」黑銘彎起眸,唇邊的那抹笑有些慵懶但又帶點邪魅。

「加百他們會去,還有個各國各族領導也都會出席,妳呢、自己去還是找人代替?」執起叉子,黑銘輕戳起一塊蛋糕,丟進嘴裡「自己去。反正都回潔世了,去你那也剛好順路。」嚥下小甜點,金泉䕕拿起一旁的黑咖啡,輕啜幾口

「我應該會去雪國,在去你那血祭」翻開筆記本,金泉䕕提筆寫下預定的行程「住幾天?」「大概會。雪國那不能久留,」頓了會,金泉䕕繼續說「軍衙那邊我已經跟上級報告了,上級也准許了」

「妳要來的時候跟我、扇或黛說一下,我們會幫妳安排。軍衙那裡別去太久,雪國那邊處理完記得來冥閻殿泡泡茶,啊、記得把小迦也一起帶來」合上筆記本,金泉䕕拿起一旁的書籍「嗯。」

「記得喔,鋼琴會留給妳們,我期待妳們的表現。」黑銘邊說,嘴角也上揚,彎起那紅瞳、柔情似水

「少來。」金泉䕕笑了笑,少見的露出酒渦,紅唇勾起。
_
我回來了~(##
我這次有先鋪好後路了(?)我把人設都處理好了!!!後面的劇情也都把概要處理ok了!以後血文應該會輕鬆一點...吧(遭毆
總之終於出現戀愛的元素啦~希望各位看的開心,先預告!我一萬賀文可能要很久才生的出來喔😂😂

今日也謝謝支持與收看!

#旻

全站熱搜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