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玧其一早依約來到了淳扇,坐在昨日與朴智旻談話的座位,除了腳邊的行李和桌上的筆電,沒有其他的東西

時而打字,時而發呆,時而看看外頭,閔玧其眼前就是一片落地窗,窗外的一切他看的一清二楚。急忙走過的上班族、悠哉散步的年長者、牽著小孩經過的親子、騎著腳踏車環繞河堤的人

現在是七點三十五分,閔玧其已經穩妥的坐在咖啡廳內,喝著金南俊泡的咖啡,大清早的,店內的客人大多只是點餐外帶,並沒有坐下。盯著金南俊忙碌的樣子,閔玧其沒有說話 只很安靜的撐著頰,不發一語

眼神與金南俊接觸,他揮揮手,金南俊回了個淺笑,轉回視線、他繼續翻閱螢幕上的資料,那是關於赤慾的新聞

揉揉發酸眼睛,他疲憊的望向窗外,看見了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

「早啊」「嗯。」面對來人,閔玧其只是淡漠的打了招呼,沒有想要搭理他的意思「老樣子呢、玧其。」白髮男子勾起唇,樣子有些邪魅「沒禮貌,臭小子、要叫哥」閔玧其橫了他一眼,總算肯正視他「可我年紀比你大呀,對吧?」那名男子眨眨眼,外人看來十分可愛,可在他眼裡卻十分皮癢

「今天不上公司?」轉移話題,閔玧其瞥了眼白髮男子身上的服飾,簡單的白色素T配上黑色大衣,下身穿著牛仔褲,模樣相當休閒

終於和閔玧其對視的那雙紅色眼眸,像是要望進他靈魂深處一般,深邃且難以捉摸「...銘啊..」閔玧其嘆了口氣,扶額搖頭,而白髮男子依然笑盈盈的

閔玧其合上筆電,在替黑銘點了杯咖啡,兩人開始敘舊

不知不覺時間即將接近八點,朴智旻出現在店門口,看著兩人之間的互動,他皺起眉頭,和金南俊打了聲招呼後,便邁步走向他們所在的座位

「玧其哥。」黑銘的位子背對著他,而那頭白髮相當醒目,不用正面、朴智旻都知道是誰,朴智旻沒有理會他,而是叫了閔玧其的名字

隨意的向那永遠帶著慵懶氣息的白髮男子打招呼,朴智旻逕自坐了下來

「哥」「叫哪個?」兩人異口同聲的望向朴智旻「玧其哥。」朴智旻翻了個白眼給黑銘「銘,你該去公司了吧?」語畢,黑銘抬手看了看手錶,指針指著七點五十「好吧、先走了、再見。」揚起淺淡的微笑,黑銘揮揮手,離去

「抱歉,讓哥久等了」朴智旻不好意思的向閔玧其陪不是「不會。我才要謝謝你幫我解圍」閔玧其提起筆電和行李,告別金南俊後跟著朴智旻上了車。

_

「小米,這個要收嗎?」金泉䕕手上拿著一張相片,詢問正在收拾衣服的冀米,冀米抬頭看向她手上的東西,隨後扶額思考「嗯..好」丟了個笑顏給金泉䕕,冀米伸手接過相片,將它放入行李箱

「䕕䕕妳先休息吧,我用就好了」冀米隨意豎起她的褐髮,黑眸望著金泉䕕,而手上摺衣服的動作並沒有停下來「還是妳要去彈琴或唱歌?我好久沒聽到了」

「好啊。」金泉䕕難得的露出微笑,接著婉轉有致的歌聲就這麼迴盪在房內

在整理行李的同時,冀米有一搭沒一搭的唱了起來,兩人有時高、有時低,還有的時候甚至是合音,兩個女孩子唱得很愉快

突然兩人噤聲,靜靜的把目光投向窗外,金泉䕕更是起身走向陽臺

「䕕䕕,小心一點。」冀米輕聲提醒金泉䕕,她點點頭,然後打開落地窗

在拉開落地窗的同時,房門也被打開,一群她們完全不認得的人衝進房間,而且全身穿著白色衣著,五官也只剩下雙眼露出,人數約十二個左右

「嘖。」金泉䕕用那纖細的手一揮,地面馬上結冰,連同那群白衣人,大腿以下全面凍結,後面僥倖脫逃的白衣人部分幫忙同夥離開那冰霜,部分開始攻擊她們兩人

金泉䕕張手,兩把冰藍色的刀刃在她手中成形,她反手將她面前那個對手擊斃,並且把其中一把也丟給冀米,冀米很有默契的接住了

金泉䕕一手拿著劍,一手先是向下比劃,再來向左,接著用食指轉了個圈。只見原本一開始被冰凍在門口的那群白衣人先是有了自由,再來是摔往牆上,然後再次被牽制,一條條冰蔓纏繞他們

和冀米對峙的幾個白衣人圍攻,而冀米不疾不徐的一一回擊

「砰。」槍聲響起,不是來自她倆的,白衣人不著痕跡的閃過子彈的軌道,那子彈很顯然是向著金泉䕕發射的,而且算好時機,是在她無暇顧及的時候所發射的

抬手,那子彈立即凍結於空中,然後她握拳,子彈立刻消散,那絕美的臉蛋冷冽了起來,已經不是只有平時的面無表情

金泉䕕和冀米的眼神在空中交接,冀米輕輕點了個頭,金泉䕕退開,抽身離開和她對打的敵手,用力的將手向上揮舞,白衣人的身上迅速攀上冰霜、至胸前,無一倖免

被纏繞在牆上的其中一名白衣人掙脫落下,抄起懷裡的小刀就往金泉䕕砍去

沒注意到白衣人行跡的金泉䕕手臂被劃傷,血液濺出,噴灑至白衣人身上,霎時他眼裡充滿畏懼、停滯在原地,因為那些被血飛濺的地方或東西,全都慢慢侵蝕,其中還包括他的同伴

金泉䕕從容不迫的將兩指覆上傷口,頓時血液停止流失,薄薄的冰霜覆蓋在上方

「KOV的是嗎?回去告訴你們的上級,我會去取首級。」危險的瞇起雙眼,金泉䕕的聲音帶著濃厚警告的意味,而且語調冰冷。霜雪再次向上攀升,直奔頭頂

金泉䕕用力的握起手,他的同伴應聲碎裂,消失無蹤 沒有痕跡也沒有血液。他連滾帶爬的走出冀米的家,頭也不回的。

「小米,還好嗎?」金泉䕕融掉冰刃,望向冀米

「嗯。妳呢?剛剛受傷的地方還痛嗎?」冀米拍掉身上的灰塵,放下頭髮,重新整理後,再次繫上髮帶「好久沒有看到妳這樣了」

金泉䕕接過冀米遞過去的冰刃,同樣融掉,她甩了甩手,「不久前妳才說過類似的話」她看著房間,行李完好的,床完好的,鋼琴完好的,落地窗完好的。唯獨門鎖壞掉

「...先請警衛幫我們注意一下?」金泉䕕撐起頰稍微思考,冀米也呆呆的看著金泉䕕「我們先換鎖吧?」「叫鎖匠嗎?」「......」兩個女孩相視許久,誰也沒有說話,突然就很有默契的笑了起來

_

「到了。」把車停好,閔玧其拎著行李跟著朴智旻下車,看著眼前諾大的建築物稍微佻起了眉,沒有其餘的任何表情變化

按了密碼開了大門,他示意閔玧其跟上

沿途欣賞朴智旻種植的植物及蒐集的文物,他慢步走在朴智旻身後,閔玧其甚至覺得或許朴智旻的家可以媲美博物館?

「快進來吧,玧其哥。」把皮鞋放在玄關,朴智旻把閔玧其叫進來

「泰亨,柾國」朴智旻把金泰亨和田柾國叫下來,閔玧其放下行李,稍微環顧了四周「我昨天有先跟他們講過了」

「玧其哥來了嗎?」人未到聲先到就是在說金泰亨,牽著負傷的田柾國緩步下樓,金泰亨小心謹慎的看好田柾國的每個動作,畢竟受傷的地方如果沒有處理就會因為撕裂而滲血

「來了」閔玧其勾起微笑,代替朴智旻回答。朴智旻上前幫忙金泰亨和田柾國

「慢慢走,不要急。我不會跑掉的。」幫忙扶住田柾國,閔玧其把他安置在沙發上,而金泰亨就坐在他的旁邊

「你們先說,我先進公司,等一下看你們誰要帶玧其哥看房間,二樓還有房間,三樓也有客房,在上樓梯後的右手邊,二樓的在碩珍哥的那個方向」一把拿起放在沙發邊的外套,朴智旻接待過後便出門了「知道了。智旻掰掰」「智旻哥再見」「慢走。」
_
十分感謝願意等我文的人。這禮拜要考試,所以大概假日才會回覆訊息,我要開始認真讀書了,國文要來拼了!!!!!

還有啊,有常常留言的乖寶寶(啥鬼)要來開放創建角色或點文,所以糯米、芝妍、米糕歐逆跟凜翼非常非常有可能
我通常都很樂於回覆訊息的(心(不是#

因為靈感都很慢來,或著來的都很不是時候,所以晚了..抱歉

依舊感謝收看(欠身

#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綹旻 的頭像
綹旻

BLYFARMY.Young Forever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