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陽臺看風景的冀米,閉上眼靜靜享受月光的洗滌,從高樓上向下俯瞰
馬路上的汽機車顯得特別像是玩具模型,徒步區上的行人看起來就像螞蟻一般在行走

她輕輕笑了笑,接著唱起了歌
    世界這時寂靜 卻又帶著哀愁
    快樂悲傷 笑容哭泣
    善惡邊緣 地獄天堂
    真實虛假 實話謊言
    潔白羽翼 赤色尖角
    呼出的氣息 慢慢地消散
    
    猶如玫瑰帶刺 又如脆弱魂曲
    翻身躍下 陷入漩渦
    無法自拔 難以掙脫
    雖然傷痕累累 還是想要掙扎
    雖然黑暗籠罩 還是想要尋找
    找尋純潔的我 洗淨深重過錯
    別把我推下 充滿孤寂的地獄
    伸出雙手祈望 觸及光明幸福
    別將我推回谷底 把我拉起
    讓我得以擁抱幸福
    又或者將我的一切給你
    不管是血、淚,還是呼吸
    我請願 把我獻給你
    只要能脫離..
    什麼我都願意付出....
                                                      」

清澈乾淨的嗓音,隨著夜風吹送,釋放情緒也帶著感傷,歌詞的一字一句都代表各種心情,高音讓她所有的心情釋出,最後一句她幾乎是用說的,言語內包含了許多的情緒
有不安、有不捨、有徬徨、有害怕,就算她在怎麼開朗樂觀,也沒辦法抵擋情緒的起伏

過會,冀米進房,坐在鋼琴旁 玉指在琴上輕撫 表情沒有什麼起伏,是平穩的、沒有任何的波動

「Even the world is broken, but I'm also ...(即使世界崩壞,我也依然...)」輕輕的說了句,冀米嘴角勾起淺淺的笑意,很細微的,不同於平常,高雅而平淡

合上琴,冀米在吹完頭髮後便上床就寢

/

「冀米」推了推一旁的好友,金泉䕕看她沒反應又將手放她面前揮了揮

今天是假日,金泉䕕約了冀米出來散散步,因為她平常的泡在文字堆裡,而且很忙,因此無法常常見面,所以她抓緊時間趁著她在假日的空檔約她出門敘舊 順便放鬆,呼吸新鮮空氣

「......」都22了還這副德行...整天發呆,做白日夢「..唉...」沒救了

「䕕䕕,」冀米突然出聲叫金泉䕕,後者則是很感動,因為她終於從白日夢中起床了「我..好餓..」頓了頓,冀米接下來的話,跌破金泉䕕的眼鏡,咳咳,雖然她沒有就是了...

「.....................」無限的刪節號代表了金泉䕕現在的心情,青筋跳動跳動跳動...

「...小米,請妳要吃現在趕快去,晚點我們還要轉移陣地」金泉䕕壓了壓浮起的青筋,皺著眉無奈的勸走冀米。一聽到自家好姐妹這麼說道的冀米,馬上很開心的向一旁從頭到尾都被當背景的金南俊點菜「我要杯卡布奇諾」

冀米知道金泉䕕很挑嘴,所以特地把她帶來金南俊開的咖啡廳 喝了金南俊煮的咖啡,連一向挑嘴的金泉䕕也讚不絕口 剛稱讚的時候讓冀米差點摔下椅子,沒想到不是繞圈子的稱讚,而是直接的讚美,這對和金泉䕕當了多年閨蜜的冀米驚訝不已

「上菜了」金南俊微微一笑,將熱騰騰的菜餚端上桌

一看到飯菜,冀米的眼睛就亮了,顧不得還燙手,說了句"我開動了"就舉筷大口大口的吃起來,完全不顧形象

在一旁的金泉䕕再次無奈,金南俊遞了杯卡布奇諾給她,金泉䕕很有禮貌的說聲謝謝,接著就慢慢啜飲了起來。因為三人也是相當熟悉 所以金南俊又送杯拿鐵給冀米和金泉䕕

「謝謝」「謝謝」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出了同樣的話 在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



同一時間,金泉䕕和冀米在咖啡廳喝咖啡聊是非,而金碩珍則是在公司陪著朴智旻處理公司的事,順便和弟弟聊天

「智旻」金碩珍一邊整理手上的資料夾,一邊看著朴智旻

「昨天的血..不是你的吧..?」金碩珍試探性的問
很奇怪,明明同樣身為吸血鬼,可是金碩珍嗅到血的味道卻不會想要太多的索取,因為他知道如果索取過度,那人可能就會喪命

「...不是」聽到金碩珍的問題,朴智旻也沒有很驚訝,只是很意外他會問,所以稍微頓了一下手上的動作就繼續處理公事

「那是誰的?」停下手邊的工作,金碩珍嚴厲的盯著朴智旻

抬眸,朴智旻看到金碩珍清澈的瞳仁映著他的影子,映著他的臉,映著他的雙眼

因為弟弟的眼神,金碩珍先是頓了下,接著在問一次「那是誰的血」這次朴智旻很快就回答了「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只是那男人的味道很合我胃口」

想起昨天那個血的滋味,朴智旻不自覺的吞下口水,晃動的喉結十分誘人,很符合一般人對吸血鬼的印象、性感的

不過外表看不出來朴智旻是吸血鬼,誰叫他看起來是人畜無害,可看起來終究是看起來,不一定會和外在相同 外表是什麼,骨子裡不會完全一樣

金碩珍皺眉,看著弟弟的反應卻也對這個血很甜的男人有點興趣

「知道名字嗎?」

朴智旻搖搖頭,隨後答道「不知道」

「那特徵呢?我可以請人幫你調查」金碩珍托腮,思考後這麼告訴朴智旻

沉思後,朴智旻將那個男子的特徵告訴了金碩珍「...皮膚很白、個性挺乾脆,單眼皮,黑色頭髮,淡褐色眼睛,身上有淡淡香味 類似大自然?血的味道很甜 還有..步伐類似貓、很輕快」

憑藉他和那名男子相處的五分鐘左右,朴智旻只能擠出這些特徵,不過或許對金碩珍來說、已經足夠了

「知道了,我先去調查」語畢,金碩珍走出門,離開了公司

/

「䕕䕕」傍晚 冀米和金泉䕕移動到金泉䕕的家,冀米拍拍金泉䕕的肩,隨後指向窗外。

「是不是要下雨了?」金泉䕕看了眼外頭

佈滿烏雲,不見天日

「或許」只看一下窗外就繼續手邊的事情 金泉䕕漫不經心的回答

「小米,如果妳有空先幫我煮晚餐好不好?」連抬頭都沒抬頭,金泉䕕問了自家的好閨蜜

「好啊,冰箱有什麼?」而這個是連想都沒想、馬上就回答的冀米 她站起身,拍拍裙上的灰塵

「不知道,好像是空的」聳聳肩,金泉䕕滿不在乎的說道

「...」冀米無言的看著金泉䕕「好吧,本小姐親自出門幫妳買食材!」抓起外套和皮包,丟下這句話冀米就閃人了

金泉䕕無奈看著自家閨蜜的高度行動力,不禁扶額嘆氣



冀米提著在大賣場採買的食材,愉快的踏著步伐走回閨蜜家,突然,她像是發現或想到什麼而停下了腳步

緩緩轉過頭,冀米的眼神刺向自己身後「玧其哥,別躲了」

身後空曠一片,除了巷子和樹,沒有其他任何的東西

皺起眉,冀米看向安靜的巷弄

「玧其哥,你知道我不喜歡這樣」語氣中帶點不悅,冀米瞇起雙眸

忽然,樹上躍下一名男子,他舉起雙手,雖然被抓包卻還能看著他嘴角旁淺淺的笑意「抱歉 冀米」

是之前預計在公司殺害朴智旻的那名男子 他們兩人似乎是好友

「玧其哥你真的很喜歡爬樹誒」冀米沒好氣的擺出嫌棄臉,口氣有些調侃

「需要幫妳嗎?」不理會冀米的話,閔玧其問

「應該不用,快到家了」冀米晃了晃手上的大袋子,搖頭表示拒絕

「再見」閔玧其揮手向冀米道別,冀米也回以相同

隨後閔玧其又消失在冀米的視線中了

唉..這哥真是來無影去無蹤..

算了
繼續踏著輕快的腳步,冀米回到金泉䕕的住處

「䕕䕕 我回來囉!」脫下鞋子,冀米熟門熟路的走向廚房 將食材一個一個小心的、放入空蕩的冰箱,冀米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接著拿起掛在冰箱旁、她的圍裙,黑白色的 上面還印有琴鍵
當初看到這件圍裙時,冀米是一眼相中,馬上就買了下來,不過因為少有在家裡烹飪的時候,所以就寄放在閨蜜家,因為有時她會來幫金泉䕕烹製,不管是早中晚餐還是下午茶,只要有空閒時間她都會幫忙煮,誰叫金泉䕕是工作狂,所以三餐幾乎都是不定時

順手把圍裙放上餐桌,冀米走進金泉䕕的房門口,抬手敲門「扣扣」輕輕打開門,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坐在電腦桌前 快速敲著鍵盤的金泉䕕,她正在工作,看來應該是剛來的定單

「䕕䕕,等一下有妳愛吃的,要趕快下去」冀米十分了解金泉䕕,對方喜歡什麼 冀米都知道,金泉䕕對冀米的手藝也非常認同、不管是甜品還是家常料理

「嗯,好」金泉䕕點點頭,但視線仍放在螢幕「小米妳先煮吧。這是剛剛送來的定單、聽說很急,很快就好了,我等一下就下去了」轉了轉手腕 抬手伸懶腰,金泉䕕這麼對冀米說。

「好」再次走出房間,冀米前往廚房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