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金泰亨換上拖鞋領著鄭愉進屋,看著偌大整齊的陌生房子,鄭愉顯得不安,卻還是乖乖的脫下鞋,跟著金泰亨進入。

「我媽跟我爸都不住這,這我自己住,偶爾會來串門子。」金泰亨帶著鄭愉上樓,簡單的介紹家中格局,領著鄭愉到二樓房間,金泰亨說隔壁就是他房間。

等等,這樣好像有點危險!?

「噢..。」鄭愉撫著被金泰亨手刀的額頭,她瞥見金泰亨的耳朵似乎有點紅,鄭愉心情很好的輕輕笑了笑「嗯..家裡還有阿姨住一起照顧我生活起居,不要亂想。」

「是、是、是。金大帥哥。我也沒有這麼大膽可以去偷襲好嗎。」她笑了笑,由金泰亨打開客房的門,她把行李妥妥的丟進去「紫珉有說這次要住多久嗎?」

「她說短則三天,長則一星期,或更久。所以我這幾天都要打擾你了啊,要試著習慣啊。」鄭愉笑嘻嘻的拍了拍對方的肩頭,只見那個對方挑起眉頭,然後喔了聲,甚至還可疑的拉長了尾音。

「那妳也要試著習慣啊,畢竟我可是年輕男人,我順便挑挑妳的壞習慣?也許是個不錯的短期同居生活。」金泰亨說完玩味的笑了笑,用空著的手揉亂對方髮絲。

金泰亨不予理會鄭愉的激烈反抗,反正在他眼裡看來只是小小的力氣罷了「話說妳手上那帶到底是什麼?」

「伴手禮?算吧。就是一個小蛋糕、好像是提拉米蘇吧?」聽到金泰亨這麼一說,鄭愉提高手上的袋子,方才似乎完全忘記了它的存在。

「學長要吃嗎?」「不必了。」金泰亨擺擺手,灰色的髮絲跟著主人的腦袋晃動「我不會煮菜,但是阿姨暫時出門,所以如果阿姨再不回來的話我們可能要餓肚子了。」

「我會煮一點,但我只會煮簡單的。」鄭愉猶豫了會,還是不確定的回答了金泰亨。

「泰亨哥、要吃晚餐了。」鄭愉擦去自己手上的油汙,扯開喉嚨就直接往二樓大喊。

看來她適應的挺好,也蠻快。

金泰亨邊想邊走到桌邊,桌上放著的是簡單、但色香味俱全的幾道菜色「飯也煮好了,要我幫你盛嗎?」

一轉過頭,鄭愉便發現對方的唇角掛著一抹奇怪的笑容,趕緊把弄好的碗筷遞給金泰亨,鄭愉脫下身上的圍裙,然後再次把手洗乾淨「...你笑什麼。」

「覺得妳挺像賢妻良母的啊。」金泰亨調戲的笑了笑,執起筷子就夾了眼前的菜,吹涼後 一口放進嘴裡。味道挺不錯的。

「...大變態!!」一聽對方那麼說,鄭愉的臉立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我變態妳還敢寄住我家啊?」

金泰亨笑著掃光碗裡的飯菜,鄭愉的扶著臉頰看著對方快速地吞嚥「沒辦法...。哎呀!你吃慢點!!沒人跟你搶呢,吃那麼快幹什麼啊?!」

金泰亨看了眼對方後擺擺手表示不用在意,於是鄭愉只好繼續說。

「紫珉目前認識我的好友裡面除了你就是田柾國,而且她跟田柾國又不熟 所以比較信任你...。」鄭愉頓了頓,接續下去。

「我不寄住你家,我住哪?飯店?我要上課,學校跟我家附近都沒飯店。」

「所以妳就自動走進虎窩了」金泰亨放下碗筷,看著對方「還不是因為我小叔......。」鄭愉無奈的扶額,放下手上的碗筷,清秀的眉心皺起川字。

「好啦好啦,我又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金泰亨見狀趕緊揉了揉鄭愉的頭,直到對方反應過來,紅著臉將他拍掉。

啊呀、真像隻炸毛的小貓。

「鄭愉,妳知道我現在對妳是什麼樣的吧?」

「知道。」鄭愉抿起唇,金泰亨鮮少用全名稱呼她,鄭愉輕輕皺起眉頭,正中間出現了淺淡的皺紋「...哥,我...」

「沒事。明天妳先去上課吧,我晚點在出門。」這麼說完的金泰亨把鄭愉趕上樓去洗澡後,一個人收拾餐桌。

.

在一陣磨磨蹭蹭後,鄭愉終於帶著她的衣服進浴室,時間也正式走到九點。

帶著愉悅的心情,金泰亨一邊吃零食一邊打電動,聽到鄭愉的慘叫聲後,他想也不想的立刻丟下遊戲,然後衝進浴室。

「哪裡?!!!」鄭愉在看見救星來的時候立刻緊緊挨上金泰亨,指尖顫抖的指向浴室地板。

快狠準的解決掉蟲,金泰亨被鄭愉從後方快速的遮住眼睛「不、不要動!眼睛遮起來!」

金泰亨腦袋當機。一秒、兩秒......。

啊、懂了。

「停,妳冷靜、冷靜!我剛剛什麼都沒看到。完全!!」金泰亨把手蓋上雙眼,同時閉上眼睛。

「去站門那!我說好才可以轉過來!!!」

金泰亨乖乖的聽話,生怕對方會做出什麼舉動,也怕自己衝動之下會做出什麼事。

他緊張的等待鄭愉讓自己出去,身後傳來布料摩擦的聲音,金泰亨吞了口口水,他清了清嗓子,尷尬的開口「我能出去嗎?」

「不行,我怕它的"親友"出現。我們都很怕蟲的,如果拿蟲嚇我或珉,她會整死你。」鄭愉低著頭,整理好上衣,接著拿起褲子,準備套上。

金泰亨感嘆了下,幸好有提前知道這消息,如果臨時才知道就慘了。

「平常誰幫你們打?」

「跟我們一起住家裡的阿姨,對我們家的人都很好,有蟲都幫我們打,還常常幫我們處理其他的事。」

金泰亨皺起眉頭,閉嘴把到喉頭的話吞下。

「我好了,走吧。」鄭愉拿好東西,跟著金泰亨出浴室,怎知在外頭遇到意料之外的客人...。

「田柾國!?」金泰亨和鄭愉異口同聲的說著,而對方先是驚訝,然後竟賊笑了起來「原來泰亨哥跟她還有這層關係啊。」

金泰亨斜眼看了眼鄭愉,她整張小臉紅成一片,脖子和耳朵都能隱約看見紅透,她習慣性的抬手遮去臉龐,讓金泰亨不禁湧起了少女心,差點成了"草癡"。

金泰亨面色嚴肅義正嚴詞的說只是幫忙打蟲子,接著趕緊轉移話題,問田柾國究竟是來找自己幹嘛的「噢,對了。我來找哥討論事情的。」

「那我先走了。」鄭愉三並二的跑走,快速地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中。

此時,勾上對方的肩膀,田柾國挑起眉頭,舌尖頂腮「哥,傳授一下唄,追女人的訣竅,嗯?」

金泰亨感動的雙手扶著田柾國的臉頰,有如看到不近女色的兒子要結婚的樣子般「哇~我們柾國兒有對象了啊?對方是誰?多大?漂亮嗎?溫柔嗎?你什麼時候認識的?」

「停停停,我們進你房間慢慢說。」

田柾國熟門熟路的和金泰亨一前一後走進金泰亨的房間,他們坐上床鋪,田柾國雙手抱胸,神情認真「易瑾——...哥知道嗎?」

「?!!?」金泰亨瞪大雙眼,眉頭也皺起,一臉不可置信「你是說跟我同屆那個?」

田柾國點點頭「3-B班的那個易瑾???」他皺眉,有些嫌棄的看著眼前的哥哥,覺得莫名其妙「哥你這樣說好奇怪,人家不是跟你同班嗎......。」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你什麼時候跟她接觸的?」金泰亨不理田柾國的疑問,直接跳過。

自己坐在窗邊,如果要找他直接叫就好,而且田柾國幾乎都是和自己打球,不會有什麼和對方接觸的時間吧?

他扶著腦袋思考,怎麼也想不到他們會有什麼機會能接觸。

「開學那天,致完詞,我去拍影展照片的時候。」聽完田柾國的回答後,金泰亨直接給他一個尻芭樂「唉西,臭小子,竟然還給我蹺課。」「喔哥!很痛誒!!」

「誰叫你要蹺課!!其他天就算了,竟然給我選開學典禮!」金泰亨惡狠狠的瞪向田柾國,後者這才稍微就範的「可是我就是沒課啊...。」

「好好好,不說了不說了。所以你想追易瑾?」

「我覺得她很好!!!反正我爸媽又不會反對。」田小兔興奮的說著,連眼睛都閃亮亮的眨巴眨巴。

「你確定伯父伯母不反對?」金泰亨挑起眉,雙手抱胸看著田柾國。

「他們高興都來不及了,要反對什麼!!!!」田柾國一個音量拔高的反駁,就連那不存在都耳朵都不服氣似的豎了起來。

「好吧,隨你。人家易瑾是校花之一,你要拿什麼追?」

「好歹我也算個風雲人物!我會唱歌會跳舞會打籃球還會Rap!!」說罷,田柾國驕傲的抬起胸膛,可下一秒卻被金泰亨打在他的拳頭給硬生生的憋回去。

「如果人家不吃這套呢?」

「那我還有時間嘛!而、而且!學姐說如果我一段前我交到五個朋友然後一人說三個優點就去校慶表演!!!我當初就是被她的琴聲跟歌聲吸引的,她的聲音真的好好聽喔...。」

坐在一旁的金泰亨看看著田小兔發起"草癡",他覺得無聊挖了挖耳朵,然後直接打斷對方。

「五個對你來說應該滿簡單的吧,你可是直升誒?」田柾國賊賊的笑了笑,然後舌尖頂腮「嘿嘿嘿,所以學姐這下一定是要去表演啦~」

「話說我好像都沒什麼聽過她唱歌,她真的唱的那麼好聽?」金泰亨無言的看著田柾國一副壞人樣,提出疑問,究竟是怎麼樣的聲音能讓田柾國同學迷戀成這樣。

「雖然我沒有錄到音,但哥有聽過"LJ"嗎?」田柾國問。

「你指哪個LJ?」金泰亨挑眉,腦袋裡有許多LJ跑過、走過、飄過、甚至跳著經過。

田柾國難過的打開手機搜尋對方的影片,張開小嘴就滔滔不絕的誇獎起自己的偶像「話說LJ跟你一樣大誒。」

金泰亨詫異的抬頭望向對方「也一九九五?」田柾國點點頭,接著回道「不過她的經紀公司沒有給出確切資料,我們也不知道她本名是啥。」

「好噓、她要開始唱了」堵住金泰亨要繼續出聲的嘴,田柾國按下播放鍵「這是她受邀出席當某個節目嘉賓的影片。」

聽到一個清亮的女聲時,金泰亨也坐不住了,他靠向田柾國,盯著螢幕上的人兒。

淺栗色的頭髮高高挽起,身上穿著平口的黑色晚禮服,對方戴了副黑金的面具,只能看清她有張漂亮的嘴唇。

她正坐在白色的平台鋼琴前,白皙的小腿肚在鋼琴下顯得不清楚,只能隱約看見對方似乎穿著清一色的黑。

「她一直都戴著面具嗎?」金泰亨指著LJ,疑惑的問道「有行程的時候,其他的話是口罩。」

女子的聲音在磁化下依舊顯得清澈溫柔,英文歌詞她唱的咬字清晰,內容的情感拿捏的恰到好處。

金泰亨呆住在原地,愣愣看著螢幕中的女人。

田柾國在一旁看了金泰亨的反應也不以為然,他家女神唱歌太棒了,正常人是該都這種反應的!!!

一曲終了,金泰亨還觀察不出個所以然,只是那個LJ給他的感覺很像他熟識的一個人,是誰?

「學姐的聲音有點像LJ。」田柾國收起手機,瞪大圓滾滾的兔眼直盯著金泰亨。

「所以,哥啊、教教我唄?」田柾國興奮的拉著金泰亨的手左右的擺來擺去「行!咱們先打遊戲再說。」

.

「門沒鎖!」金泰亨和田柾國緊盯著螢幕,一刻也不容許眨眼,以免就在下一秒輸給了田柾國。

外頭有人規規矩矩的敲門後才進房,完全不像他家隔壁那個小兔崽子,熟門熟路就直接衝進自己房間,也不怕他正裸著或做什麼非禮勿視的事。

金泰亨一抬頭看見對方濕著頭髮捧著手機,然後定定的看著自己。

「啊西、」機台傳來GAME OVER的提示音,金泰亨煩躁的抓了抓了,丟下手上的搖桿便讓鄭愉坐上床。

×杯,幸好有整理房間。

金泰亨同學為自己偷偷捏了把冷汗,然後從彎腰衣櫃中摸出吹風機並且插上電。

「轉過去,我幫妳吹。」

看著對方那麼堅定的眼神,鄭愉也不好意思推託,她乖乖的轉過身背對金泰亨,任由對方的指尖在自己的髮絲間穿梭著。

鄭愉趁著這時候趕緊舉起手機螢幕拿給金泰亨看,那是她和朴智旻的聊天紀錄,裡面提到了鄭紫珉想要請他們吃晚飯的事。

「哥去嗎?我到時候沒課可以去。」鄭愉微微回過頭眨了眨似三角形的眼睛,看著對方。

金泰亨偏頭用下巴示意讓田柾國打開,並將鄭愉的腦袋扳正「等會。柾國啊、幫我查查星期四下午有沒有課。」

田柾國眉頭一皺,對方不是說吃晚餐嗎?

似乎是預料到田柾國的想法,金泰亨回答,指尖也穿過眼前那人的髮絲,似乎是想掩飾羞澀「我想先帶她去散散心,最近壓力很大,那天剛好考完試而已。」

紅暈悄悄攀上耳尖,鄭愉聽見對方那麼說不禁向後望,還未看清就被對方給強制背對「看前面。」

......我說、你們還記得我在嗎?

田柾國坐在地面靠著床邊,面無表情的操作著手上的手機,想要把剛剛的話都裝作沒聽見「模特課,一堂。下午第二節的時候。」

「...我那節要去攝影棚拍照。要去易世,妳要去嗎?」金泰亨拍拍鄭愉的肩膀,讓對方換個方向「好。」鄭愉輕輕的應道,金泰亨還以為自己聽力有問題,又問了一次。

「人家就是跟你回答好咩!!!」鄭愉猛的回頭,整張臉蛋因為害窘而漲紅。

金泰亨輕笑,愉快的咧起四方嘴「因為妳回的很乾脆嘛。」

「......所以...?」田柾國沉住氣,忍住想把手機砸上對方臉蛋的衝動「柾國,你到時候?」

「沒課。但我想去找易瑾姐。」田柾國想都沒想立馬回絕。

「啊、好可惜,聽說RM哥那天會去看LJ錄音誒。」

「我去。」聽到自己的兩位偶像都會在同時,田柾國立刻改答案。

如果不是為了一睹偶像風采,我才不願意當電燈泡。田柾國悲憤的捶胸想道。

.

「小愉啊,能過來幫忙一下嗎?」

「小愉,這個是..」

「小愉..」

「小..」

鄭愉耐心的一個個解決STAFF的呼叫,一一幫助。

「...鄭愉..?」突然一個成年女子看著鄭愉,猶豫的叫了後者的名字。

鄭愉頓了頓動作,緩緩的停下手邊的東西,和工作人員打了聲招呼後把對方拉了出去。

「敏萱..」女人開口叫了鄭愉小時候的綽號,明明自己一直都不想再想起的。

「媽,也許我把話說直一點也許您會比較了解。」鄭愉沉著臉打斷對方想要繼續說的話。

您對紫珉來說不過就只是那微薄的血緣關係而已,沒有感情基礎。

如果您真的愛我們的話就不會跟爸爸離婚,把撫養權放棄。這幾年您又來看過我們幾次呢?
那不好意思、以後不必了,我最後一次叫您媽。媽,我們現在過的很好。

「如果您要問其他的東西,請問我就好,我今天就可以回答,但以後、希望您能離開"我們"的生活。」

對方沉默了好一陣子,久久不能說話「...能給我一張照片嗎?我、我想..看看妳們......。」

......。

行。

鄭愉從錢包裡抽出一張她和鄭紫珉以前一起拍的合照,保存了好久,一直都放在包裡。

「再見,"阿姨"。」

.

看著女人緩慢的消失在視線範圍內,鄭愉蹲下整個身子。

她還記得剛剛在對方眼裡讀到的情緒,還有她胸前的工作證。

怎麼之前都沒遇到過?如果早先知道就不會來了。

「鄭愉?」金泰亨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她微微回頭,眼角帶點淚光,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憐,不知道是不是其他被頭髮遮住的地方也是如此,金泰亨想。

「哥,讓我先緩緩,對不起。」鄭愉又把頭低下,不過這次她站了起來,腦袋抵在一旁的牆面上。

金泰亨抿了抿唇,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她現下狀態很差。

「沒事,慢慢來就好。」金泰亨輕輕揉了揉她頭頂的髮絲,然後將其他亂掉的頭髮弄整齊「我們不急。」

「我的照片拍完了,只是可惜你剛剛沒有看到我的英姿,所以等照片洗出來我一定會多洗一些送你。」

金泰亨心虛的瞄了眼鄭愉,他有些不知所措,金泰亨從來沒看過鄭愉這個樣貌,其實她幾乎不會在別人面前表現出來的。

除了把自己鎖房裡,否則幾乎不是這樣。

金泰亨垂下眼,偷偷的觀察鄭愉,對方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鞋尖。

良久,鄭愉聲音輕慢軟糯的響起「哥,我剛剛..」

「紫珉約幾點?」金泰亨溫柔的看著鄭愉,眼神溫潤如水,聲音低沉卻又一下下的敲打著鄭愉心中最柔軟的那塊。

鄭愉愣了愣,接著回過神來回答他。

「我們還有很多時間。」金泰亨淺淺的笑彎了眉眼,溫柔體貼的把自己的外套放上鄭愉的肩膀「先去休息室吧,調整一下自己的狀態,我們先走?」

「不用了,我想在易世逛逛就好。」鄭愉垂眸,伸手抓住肩頭上的衣服,她頓了頓,補充道「應該是不會再遇到了,她好像不是負責這的。」

金泰亨知道她在說什麼,點點頭,不放心似的囑咐了幾句後接著又回攝影棚旁的休息室善後。

鄭愉掏出手機傳訊息,期望對方此時能夠在線。

「走了?」金泰亨換下拍攝的衣服,匆匆忙忙間妝還來不及卸,領子也沒能完全拉好。

鄭愉轉過身替對方拉好,接著抬眸冲著金泰亨就是一笑,後者微微一僵,接著臉龐、耳朵與脖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鄭愉咯咯地笑。

金泰亨見撇撇嘴,一把抱住她,人兒直著身子在自己懷裡,沒有做掙扎,金泰亨看著對方同樣紅起的耳朵笑了笑,在她的額間落下一吻。

趁對方愣住之時,金泰亨牽起她的手就向電梯狂奔。

「金泰亨!!」鄭愉紅著臉吼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綹旻 的頭像
綹旻

BLYFARMY.Young Forever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