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

你和金南俊在一個氣候正好的午後,看個書,偶爾抬起頭意見交換或討論。

突然,他發現你整個人好像變了什麼,聰明如金南俊,他馬上就知道又是你那個奇怪的性轉,會在不同的時間和地點轉換,具體的性轉原因則不得而知。

「阿米啊,你又性轉了。」他指了指你,你這才發覺,手變的大一點,聲音也低一些。

「不礙事,繼續唄。等等就會變回去了。」你瀟灑的擺擺手,接著又繼續沉浸在文字內,無法自拔。

.

<珍珍>

「唉~呀!到底怎麼可以那麼好吃呢?」你滿足的嚐著他親手製作的飯菜,猶如大叔般的感嘆著。

「那當然,那可是本Worldwide Handsome煮的! 」他用力的點點頭,接著太平洋寬肩離開椅背,朝你微微傾身。

「怎麼樣,Eat Jin牌品質保證!」

「果然,名不虛傳呀!!」你吞下嘴裡的米飯,然後朝他不斷的搖晃你早已豎起的拇指。

「親愛的,」

「啊?」你呆滯的看向他,手上的餐筷停留在嘴邊,畢竟他很少那麼叫你,除非...。

你也意識到自己聲音不太對,在向下看了看,波濤洶湧已成了平靜如水。

你嘆了口氣,又繼續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管他的,反正等會就回來了。

而且珍珍也不介意嘛!

你傻笑的看向對面那個依舊笑的春風如沐的金碩珍,煞有介事的點點頭。

嫁了!

.

<小其>

今天閔玧其放假,趁著下雨沒什麼人,你把快要發霉的其其菇帶出門透透氣。

「哥哥!我們去賣場逛逛?」你看著閔玧其默默的點點頭將你拉進賣場,而你則趕緊加快腳步的緊跟在他後面。

「這個?」你和閔玧其率先攻向電子媒體區,裡頭應有盡有的零件讓你們看的很是過過癮。

「啊、」靠。

你突如其來的被旁邊一個虎背熊腰的男人撞到,就連他也無一倖免。

那男人不但沒有道歉,反而回頭看了你們一眼後皺著眉搖了搖頭「男人要強壯一點,才能保護好自己的女人啊。」

你聽了火整個上來,頭髮自髮根開始染色,幸好你帶著鴨舌帽並不明顯,但後頭束起的馬尾就惹眼了不少。

你的身高和體型沒有太大的改變,倒是聲音變的很明顯,快比閔玧其還要低沉。

你慶幸自己今日穿著中性服飾,才沒有太突兀。

你火大的瞇起雙眸,危險的、輕巧的一步步靠近那個男人,等對方停住那張喋喋不休的嘴,察覺到不對勁時,你已經抓住他的手將他一個俐落的過肩摔。

「阿米!」閔玧其緊張的跑向你們,他知道你生氣了,看那火紅的髮色就能清楚知道了,何況是性轉狀態。

你用空著的那隻手朝他比了個"停"的手勢,你了解他不喜歡惹事生非,但是你真的吞不下這口氣。

「你說——"男人要強壯一點,才能保護好自己的女人"、是嗎?」你顧不上自己的鴨舌帽已經掉落到一旁,身上的襯衫有些亂掉。

那個男人還吃痛的愣在原地,而你則又加重他頸間的力道,再次開口「是,嗎?」

他慌亂的開口求饒,你放開是放開他,瀟灑的起身拿起帽子拍一拍便戴上。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對方還來不及起身又被你一腳直直的壓回去「你覺得像我這樣的女人需要我男人來保護我?」

那男人看著你不敢開口,你斜眼瞄到自己頭髮已經慢慢在退色回原來的樣貌,就連身體也是。

你慢悠悠地開口,也不管那人驚恐的表情。

「我保護我男人就行了,他如何、乾你屁事。」

.

<錫錫>

「哥,幫我拿個衣服好嗎?」你從浴室探出頭,音色明顯是男聲。

鄭號錫立刻意會你的意思,替你從衣櫃裡拿出男用貼身衣物給你。

「謝謝哥。」你接過後和他道謝,但幾乎是下一秒,你又變回了女生,你幾乎是翻著白眼的又將衣服遞給他,你不愉快地控訴著你奇怪的性轉,怎麼也不知道什麼是契機和原因。

你只套了上衣和貼身衣物便走出浴室,因為莫名其妙的性轉使得你在家沒有穿褲子的習慣。

「哥哥,換你去了。」你濕著頭髮,從房門外催促鄭號錫趕緊去洗澡,練舞回來就先將自己鎖進門內,你就怕他流著汗會感冒。

門後沒有動靜,你敲了敲門 發現對方並沒有任何反應,悄悄推開門,赫然發現對方正專心讀看著自己在練習時的影片。

你輕輕拔掉他一邊的耳機,然後吻了他的臉頰 輕聲地告訴他趕緊去洗澡,以免感冒。

他甜甜一笑,露出小巧可愛的梨渦回道好。

.

<旻旻>

你和朴智旻正姿勢舒服的半躺在沙發床上看電影,你在他懷裡,他則在沙發懷裡。

在你情緒到達最高級之時,性別便會轉換。

這不,電視裡頭的是恐怖片,你一會在他懷裡發抖,一會在指尖空隙裡小心翼翼地探看,在嚇人的時候,你總大叫一聲,然後縮成一球,總看的他仰天長"笑"。

此時 你總仗著自己男體時力氣比較大,常會用點勁的用力的捏他的大腿肌肉。

嗯,手感不錯!

你滿意的看著他痛的面目猙獰,然後又送給他一個香吻。

接著你們又回到原貌的,依靠著彼此。

名副其實賞個巴掌再給顆甜棗。

我們小朴表示沒關係,打是情罵是愛。

可以的OvQ
.

<泰泰 15+>

「啊西...」你煩躁的把他繁瑣的服飾一層一層小心翼翼又輕柔的撥去。回歸期、這次的服飾正巧是你喜歡的風格,他也知道,於是洗完澡便穿著這身出來。

偶爾你也會穿著雖然羞恥但他喜歡得很的衣服,這是你們之間特有的情趣。

他興趣濃厚的坐在床上看著你一副急不可耐的神情,龍心甚悅「慢慢脫,我們時間還很長。」

於是乎你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剝的半遮不掩,而他才扒開那麼一兩件。

氣急敗壞的你氣忿的打了他,在他的注視下、性轉了。

說性轉也不太算,你有時候自己能控制,現在的狀態基本上已經是半男半女的樣子。

上半身照舊,倒是髮色和下身變了。

「就我現在的樣子,你還要嗎?」你有些居高臨下的望向他,撩撥著自己的髮絲。

「要,」他伸手攬住你的細腰,另一手壞心的順著背脊下滑來到瑟縮的洞口「那麼你是想要我插哪個洞呢?」

你挑起一邊的眉頭,饒富趣味的盯著他,頗富興味的將紅唇移到他耳邊。

「聽說男人的更緊,試試?」

.

<小國>

「嘿嘿嘿嘿嘿,二十七比二十三!!」你一臉愉快的扳著手指算著你們的比分。

身為防彈裡頭的打遊戲分隊,他的技術可以說就算丟入職業選手也不會有人懷疑的出類拔萃。

可你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一連打過好幾個全服賽季通通得了前十名,倒也促使你和他"雙方面"熟識。

你和他的遊戲技術可以說是不相上下,有時甚至連玩好幾局都還分不出輸贏。

此時你心情特好的迎來突如其來的性轉,這次也不意外。

「???????」他有些詫異的看著你,圓滾滾的兔眼睜得大大在看著你「有那麼高興???」

只見你很直接、用力的點點頭,生怕他不相信「你能想像要贏你那麼多場有多難嗎?!!」

你鉅細靡遺的慢慢數給他聽,途中變回了原本的性別,倒是對方似乎一點都不敢興趣似的,還一度差點睡著。

你賭氣的鼓起雙頰,抬起手就是一個用力的巴掌就直接朝他緊實的大腿下去,聲音十分響亮。

他被痛到說不出話,憋著整張臉鼓起,連同脖子也一起通紅,他吃痛的撫著被你打的地方,看著你一蹦一跳的回房,似乎稍微消了點氣。

算了,自己家老婆自己哄。

_
時間好快喔(*´∀`*) 我又大一歲了 今天是綹旻2歲生日誒竟然XD 一週年的生賀還歷歷在目(還不是因為都沒啥在動筆了)
盒盒盒 讓我享受一下唄(#

旻 19.0329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