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該叫誰媽?(與正文連結)>

「...媽...咪?」鄭瀰錫張著手看著眼前兩位,一個黑色參著少許藍的及腰,一個黑褐短髮及肩,猶豫著到底誰才是自己的母親,究竟跟誰討抱抱好呢?

鄭瀰錫最後選定了短髮及肩的那位,直接綻開大大的笑容,然後撲抱了上去。在一旁的謝瀰恩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某小鹿癟起嘴,眉間微微皺起,一臉嫌棄的看著自己的伴侶。

「好啦好啦,乖,人家這不是稱讚你長得很漂亮嘛。」謝瀰恩笑著輕吻上小孩的額際「還不是太忙沒時間剪頭髮,不然我現在會是長的嗎!」

「好好好,我們縮縮最辛苦了」謝瀰恩一把將自己的伴侶及小孩抱進懷裡,然後各啵了個響亮的香吻「瀰瀰,我才是媽咪,這個是爸比喔。」

鄭瀰錫眨了眨大大的眼睛,乖乖的點頭應了聲好,並且重新在叫一次。

唉一股,這水汪汪的眼睛怎麼跟孩子的爸如出一轍的像小鹿啊?

.

<2.如果主角的AO還有身分都互換?(架空)>

男子著一身深色,手上提著一只墨綠的公事包。

才剛下班回來,原本想悠閒的邊散步邊回家的,但卻遇到旁邊巷內的訊息素雜的不像話,尤其是其中一抹味道,直直的衝進他的鼻腔內,用力的打擊著他的神經。

「喂,你們在幹什麼。」

語氣不帶著任何情緒,鄭號錫臉上沒有波動,只是眼神掃過那個躺在地上的白衣女子,她的眼簾微微垂下,隱約露出妖冶的豔紫,為了不讓自己發出一丁點聲音,所以嘴唇被咬的死緊,帶點紅痕,在昏暗的燈光下看不出那是唇膏、亦或是血跡。

女子白色的襯衫被不斷冒出的汗水打濕,白皙但處於發情期而泛紅的膚色,連同胸前、因濕掉的襯衫而顯得明顯,看來那味道便是她的了。

聽到鄭號錫的聲音也只是懶懶的抬眸,然後女子便在也沒有動作了,她可是正在經歷發情期的Omega,除了方才的反抗,她已經快沒有力氣了。

「少爺,雖然很不好意思,但你破壞了我們的"好事",能否請你離開?」一名看起來像是頭頭的男體Alpha開口了,他一臉不悅的看著鄭號錫,並且釋出訊息素。

「啊、那還真不好意思。」鄭號錫彎起那雙眸,彎度並不大,但眼中並不帶著任何笑意,嘴角也只微微上揚。

「——...」在一旁的女子微微抬起精緻的臉蛋,顫顫巍巍的向鄭號錫伸手,眼裡寫滿恐懼,說話的聲音也很小聲,但對於受過專業訓練的鄭號錫來說,要聽到並不算什麼。

「好的。」鄭號錫點點頭,唇角的那抹弧度更深 在說話的同時也放出訊息素。

「什...?!!」被對方的訊息素壓制住,男體Alpha的氣勢迅速下跌,他很清楚自己並不是鄭號錫的對手。

「...你!」話還沒說完,男體Alpha已經被鄭號錫一腳撂倒,肩膀被結結實實的踩著,而且力氣還有逐漸加重的跡象。

「給你個機會,要不要滾?」鄭號錫優雅的放開腳,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對方,那表情他最愛了。

「三秒。一、二......。」還沒等三秒那Alpha已經和其他人連滾帶爬的秒速閃人了。

趕緊去探望身旁的Omega,只見對方痛苦的抓著胸口,他們對上視線,鄭號錫被女子紫羅蘭色的瞳眸給吸引,卻還是不忘記救人「怎麼在這?」「我..上..班... 還在...找房...子。」

「這附近很亂,以後少來。妳有Alpha嗎?沒有我就標記囉?」女子沒有回答,只是解開幾顆扣子,然後把自己的腺體對向鄭號錫,這答案可是顯而易見了。

「會有點痛,能忍嗎?」鄭號錫讓女子靠在自己的肩頭,鼻息打在對方白裡透紅的肩頭,懷裡傳來悶悶的回答,還有小幅度的點頭。

鄭號錫張口咬下腺體,細碎的嚶嚀聲從懷裡傳出,酒系訊息素迅速在自己的口腔內擴散,險些攻下神經系統「好了,我先帶你回家?」

胸前的衣服被收緊,他知道答案了「會著涼,先穿著。」他輕輕握住女子的手,讓對方放開,然後快速脫去外套並給女子穿上。

輕而易舉的抱起和自己比較起來十分嬌小的女子,對方下意識的將手環上鄭號錫的脖子,胸膛和胸膛相互緊緊貼著,沒有一絲的空隙,對方身上還傳來幽香,混著兩人的味道。

——靠,危險了。

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鄭號錫掏出手機,熟練的解開鎖,並且播通電話「喂?哥、能來接我嗎?我在...。」

掛掉電話後,懷裡的人已是昏昏沉沉,不過嘴裡倒是喃喃自語著,鄭號錫微微低下身,以便聽清對方的一字一句

「...我叫...謝...瀰恩...。」
.

<3-1_1.如果文中CP調換?(架空)>

#AAH注意#

「......。」謝瀰恩和朴智旻大眼瞪小眼,她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對方優雅的端著高腳杯,小口小口的啜飲著杯內香醇的酒品,而她對面的朴智旻臉色倒不怎麼好。

「所以說、為什麼這期間失聯?」

「我沒有你的聯絡方式。」謝瀰恩放下手上的杯子,清麗的臉蛋笑的甜蜜。

「妳也忘了我?」朴智旻半瞇起雙眸,帶點威嚇的問謝瀰恩。

「沒有。」對方很快就回答,臉龐微微低下,似是不想讓對方看清自己眼裡的情緒。

她從來沒有忘記過朴智旻,對方甚至是她的心裡支柱。

今天看到朴智旻好好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刻,謝瀰恩整個懵了,還以為自己已經能夠好好掩飾自己對朴智旻的感情,可不然、眼淚竟然掉了。

幸好有及時轉過頭,不然被看到就難收拾了。不管是自己的情緒、亦或是那份心意。

「姐。」

聽到朴智旻叫喚的謝瀰恩抬頭望向對方,嘴唇已經貼上柔軟的東西,什麼都還來不及反應,唇舌就已經下意識地跟上對方的行動。

等到謝瀰恩終於回過神,上半身都已經趴在朴智旻身上了,對方那張臉孔離的自己可近的,對方的每一個呼吸和動作她的感受的到。

他們之間牽起的銀色橋樑墜落在朴智旻和自己的衣領間,對方的手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在一個個解開自己的扣子,甚至把手托住腰際,就怕自己一個太激動而滾了下去。

曖昧的女上男下體位,朴智旻用長腿把謝瀰恩整個人圈在自己懷裡,指間在對方的腹部輕輕的搔癢,軟軟的、卻又像是要將人帶入魅惑之地。

就在朴智旻要再次吻上謝瀰恩時,她終於回過神,將兩人的距離拉開「...等...!」

「瀰恩姐剛剛不是也很享受嗎?」朴智旻低低在謝瀰耳邊說著,語氣帶著濃濃的撒嬌意味,還有藏在下方、不容易被發現的那一絲失望。

謝瀰恩聽著對方的聲音,眼眶泛紅了起來。

什麼啊、

怎麼一看到你,什麼偽裝都沒用了呢。

「...很討厭我嗎?曾經那個很照顧我的瀰恩姐呢?」朴智旻聽見懷裡人兒的低低啜泣聲,他自嘲似的停下手「...才沒有。」謝瀰恩埋在朴智旻肩窩的臉側首微微望向他,她吸了吸鼻子,然後半跪在朴智旻身上,拉起糯米糰子的領帶,對準唇瓣狠狠吻上。

在纏綿的吻後,謝瀰恩終於驚醒,那個罪魁禍首把她的衣服一件件脫掉,上身的襯衫半掛在身上搖搖欲墜,而下身的褲子守著最後的底線和理智。

「瀰恩姐、妳不是說過要來試試...——如果我們都是Alpha,誰攻誰受?」朴智旻勾起唇角,謝瀰恩表情的任何一絲小波動,朴智旻都沒有看漏,對方的一舉一動對自己來說,簡單兩個字。

撩人。

謝瀰恩一下又一下的承受著對方的撞擊,胸前的紅果被朴智旻一口接著一口的舔咬,她環上朴智旻的脖頸低低的嬌喘著。

「姐姐真是個"攻"呢。」朴智旻用力的頂上,跪坐在朴智旻身上的謝瀰恩險些撐不住,整個人趴在朴智旻的胸膛,報復似的咬了口對方的鎖骨。

「..哼嗯..哈啊..而且、還..是偽攻..誘...受...。」謝瀰恩打起精神,坐正在朴智旻身上,努力的跟上對方的撞擊,放浪的叫了起來。

朴智旻看著謝瀰恩的轉變,不禁又興奮了起來,下身的小東西又脹大了一圈,張口就往謝瀰恩的雪白咬出了牙痕,惹得對方的後穴一縮一張,舒服得很,甚至可以說是刺激。

「太...嗯哼...大了...。」感受到朴智旻的變化,謝瀰恩拍打對方的胸膛嬌嗔了聲,想不到對方竟反壓倒她,然後加速身下的動作。

「不、是姐太誘人。」

.

<3-1_2.如果文中CP調換?(架空)>

#AAH注意#

「平地摔糯米糰子,你幹什麼?」謝瀰恩看著把雙手支撐到自己耳旁沙發、居高臨下地盯著自己的朴智旻,她唇角邊帶著明顯的笑意。

眼前的糯米糰子整個人醉茫茫的,有些站不穩,朴智旻並不是一個酒量差的人,只是他剛剛近乎是一股腦兒的灌酒,而謝瀰恩幾乎一滴未碰,差距懸殊。

謝瀰恩伸手輕輕扶住朴智旻纖細的腰間,雖然那好身材藏在衣服底下,但確實能夠清清楚楚的摸出肌理及骨頭。

他瘦了。

謝瀰恩的心臟猛的縮緊,窒息地感覺同時傳來,她把心疼與憐惜的眼神藏在眼底,謝瀰恩知道、如果他們真的在一起,不一定會有好結局。

朴智旻看著謝瀰恩不說話,因為有謝瀰恩替他支撐著,所以他就放心的動作——

朴智旻俯身吻上謝瀰恩,酒的味道瞬間在兩人的脣齒之間散開。

他撬開謝瀰恩的貝齒,和對方在口中追逐嬉戲,兩人有默契的親吻著,直到朴智旻的手撩起了謝瀰恩的衣服,他們才停止親吻。

「糯米糰子,你知道自己現在在幹嘛嗎?」謝瀰恩把對方的領口稍微打開,白裡透紅的肌膚很是誘人。她勾起笑,看著自己身下眼神迷離、粉嫩的唇微微開闔的朴智旻,謝瀰恩不自覺的斂下眼眸。

「嗯。」「我是誰?」聽見朴智旻的回答後,謝瀰恩用指尖指向自己,豔紫的瞳仁在纖長的羽睫下隱隱閃爍著。

朴智旻點點頭,主動把雙手纏上對方白皙的頸子「姐姐...瀰恩姐姐...。」朴智旻用小時候的稱呼叫著自己,謝瀰恩淡淡的勾起唇角,她知道對方確實喝醉了,所以口氣和動作都無意識的放輕。

「旻旻,我們回房間休息好不好?」「好...但不要休息...。」朴智旻往謝瀰恩的懷裡又鑽了鑽,他不安分的張口往謝瀰恩胸口輕咬,抬眸衝著對方就是一個魅惑的眼神,外加咬唇,還舔了口小嘴。

謝瀰恩笑了笑,一邊彎腰使下勁便把人兒打橫抱起「想做什麼呢,壞孩子。」

「嗯...想上姐姐。」朴智旻在謝瀰恩的胸口用手指畫圈,人畜無害的可愛臉蛋爆出驚人話語「小心等會我直接在這辦了你。」

謝瀰恩同樣彎起眸子回擊,她打了個顫,輕聲警告朴智旻停下作亂的小手,而朴智旻倒也真的不動作了,乖乖的躺在謝瀰恩的懷。

輕手輕腳的把朴智旻放上床鋪,謝瀰恩閉上眼鬆了鬆肩頭,一張眼就翹見朴智旻坐在自己的床上直勾勾的和她玩起了大眼瞪小眼。

「做什麼呢?」謝瀰恩突然咯咯的笑了起來,朴智旻看了鼓起臉頰,伸手就勾住謝瀰恩的脖頸,然後張嘴、吻了上去。

舌與舌在口腔內追逐,房內的溫度迅速上升,淫靡的氣氛迅速擴散。

他倆吻了許久終於分開,唇瓣間搭起了銀色的橋樑,朴智旻看著謝瀰恩,他把頭輕輕歪向一旁,集清純與性感於一身「姐姐,妳喜歡我嗎?」

「喜歡。」

謝瀰恩想都沒想便回答了。

何止喜歡?那根本是愛。謝瀰恩在心裡想道,分開後的每天,時時刻刻想著朴智旻,但因為兩人的身分及第二性徵,所以沒辦法在一起。現在他出現在自己面前了,這是上天給的機會、是嗎?

聽到謝瀰恩的回答,朴智旻的酒瞬間醒了一大半,他哭著再次吻上對方,整個人直接貼上去。

他們難分難捨,彷彿要把多年來的份一起補足,謝瀰恩把朴智旻緊緊摟住,生怕對方一個不小心就摔下去。

謝瀰恩壞笑著,順著朴智旻腰間美好的線條向下輕撫,調皮的用指尖在上方一跳一跳,就像人走路的樣子一般。

朴智旻被謝瀰恩的動作搞的一顫一顫的,脣齒間洩出細碎的嚶嚀聲,還有低低的喘息。朴對方抬頭望向她,細長的眼眸染帶層氤氳,還有一抹慾望。

他難受的開口,聲音有些嘶啞「姐、我們來做吧?」

明明朴智旻用的是疑問句,但聽在他們耳裡就像是肯定句。

一切的動作就是這麼的自然,他們褪去彼此身上的衣服,謝瀰恩小心翼翼的替對方擴張,緩慢的進入,待對方適應後才捨得溫柔操幹。

.

「......!?」

朴智旻隔天起床滿臉問號,他驚恐的看著在自己身旁,睡得正香的謝瀰恩。

下身的疼痛告訴他,昨天晚上一定不單純。

他怔怔的掀開棉被,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

身上的衣服不是自己的,依上面帶著的味道來看,應該是謝瀰恩的,拉開衣服一看、胸前大片被印上了吻痕。

朴智旻戰戰兢兢的望向身旁的謝瀰恩,對方已經撐著頰,笑笑的看著自己,她衣服的扣子只扣到一半,因為姿勢的關係,她小露香肩「糯米糰子,你昨天...。」

謝瀰恩笑了起來,朴智旻聞言,腦袋裡的記憶也清晰了起來,他並非是酒醒後記憶全無的那種人。

朴智旻小臉一紅,直接埋進枕頭裡。

「智旻吶、」謝瀰恩輕聲叫喚朴智旻,後者抬眸望向她,只見對方笑了笑,俯身輕吻自己的額際。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我回來了。」

.

<4.如果文中CP調換?(架空)(可與3-1.1或3-1.2做連接)>

田柾國看著安安靜靜躺在自己肩頭的陌生Omega,白白淨淨的臉蛋很討人喜歡,倒是為什麼、車上的人都無動於衷,只有同樣身為Omega的自己有些心動。

田柾國心虛的望向旁邊撿來Omega的Alpha,她一臉神色自若的望著窗外,甚至還愉快的哼起了歌,她剛坐進來的時候說了,這個Omega叫鄭號錫。

鄭號錫身上滿滿的蘭姆酒訊息素,彷彿謝瀰恩把對方包圍了,至少田柾國聞起來是這樣。

他蹙起眉心,皺了皺鼻子,總比發情期好。

況且她的瀰恩姐有伴了,不過是個Alpha來著,黑髮挑染金色,皮膚同樣白皙,眼睛不大,但看著謝瀰恩的眼神都很溫柔,身材高挑,長相挺可愛、有種小奶貓的感覺。

至少在田柾國眼裡看起來都很好,謝瀰恩就不必說了,

情人眼裡出西施嘛。

他垂眸望向自己肩頭的鄭號錫,有一下沒一下的撥著對方的髮絲,鬼使神差間,田柾國不自覺的輕吻上對方的額際,回過神後被自己輕率的舉動嚇到。

自己這是怎麼了?

他還同樣是Omega誒!

田柾國冷靜後仔細想想,謝瀰恩和朴智旻也是AA在一起,也沒有什麼問題。如果OO在一起...唯一的問題大概就是發情期。

......。

算了、如果他真的合自己胃口再說。

田小國不知道的是,自己在未來會愛死自己肩上的小哥哥。

.

「國兒啊、想什麼呢?」

「想我們第一次見面啊!」田柾國孩子氣的笑了笑,鄭號錫聽後,抬手便揉亂前者的細柔的髮絲。

.

<5.與你,初次。>

#飛咻車#


金泰亨和眼前的綠髮男子對視,後者的表情不多,但那張臉蛋很好看,清清麗麗的,但那雙眼眸卻像是能望進靈魂深處一般。

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叫住對方,導致他倆呈現現在這種尷尬的局勢。

「呃...。」金泰亨不知所措的努力在腦袋裡想要擠出點詞彙,在對方終於移開視線,準備轉身踏著腳步離開的那瞬間、金泰亨豁出去的大叫,整個空蕩蕩的學校都能聽見回音。

「金泰亨!Alpha!十七歲!喜歡唱歌!請你和我做朋友!!!!!!」

對方聽見後,先是頓住,接著笑了起來,雖然看不到那人的臉,但一定很美。

閔玧其轉身走向金泰亨,從包裡迅速的掏出槍枝,抵在後者胸口,那雙銳利的眼眸彎起漂亮的弧度「我是殺手。」

「好厲害喔~」閔玧其看著對方的眼睛整個都亮了起來,低低的笑了笑,閔玧其勾起唇角「閔玧其。」

「我是閔玧其。」

.

自從那次之後,金泰亨常常跟在閔玧其後面,要不然就是莫名其妙的出現在同一個場所,雖然覺得這小孩很...嗯,不解釋。

但是閔玧其還是不為所動,沒辦法,誰叫他不是會把感情放在外頭讓人知道的類型,所以他很羨慕金泰亨。

「泰亨啊~」閔玧其慵懶的開口叫了金泰亨的名字,尾音還被特意的拉長,後者聽到以後搖了搖根本不存在的尾巴,眼巴巴的看著自己。

閔玧其彎起狹長的眸,笑著勾了勾細長的指節,示意讓金泰亨過來「喜歡我嗎?」

???

我有聽錯嗎??????

金泰亨一臉懵,臉倒是已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好乖。」閔玧其滿意的笑了笑,然後傾身給金泰亨一個臉頰親吻,接著拉著身旁的學長肇事逃逸,不管金泰亨同學在原地準備起飛至外太空,倒是用回眸一笑把金泰亨給爆擊的直接原地炸裂。

「玧其啊,」金碩珍笑著望向身旁的學弟,比自己還要瘦,看似若不經風、卻比任何人都還倔。閔玧其薄荷綠的髮色更襯白皙的膚色,唇瓣習慣性的微微抿起「他是你跟我說的那個Alpha吧?」

閔玧其點點頭,沒有說話「你發情期也快到了吧?」他斂下眼眸,又是一陣靜默。

「一直用抑制劑對身體不好的,你去找他吧。你不也喜歡他嗎?」

閔玧其點點頭,微微抬眸望向金碩珍,綻放了一個比花嬌的甜美笑顏「謝謝哥,我會考慮的。」

.

金泰亨看著收到的訊息、不求甚解「『我現在發情期』...?」還附上一串地址?

金泰亨快速的在腦袋內尋找自己所認識的Omega裡面是否有這樣的人,臨近發情期、並且這種口氣的?

等等。

閔玧其?

光就口氣上來說,絕對是閔玧其沒錯,但他是Omega?話說他好像沒和自己提過。

手上抓著的手機突然響起,金泰亨慌亂的抓起接聽「喂?」

另外一頭似乎是擴音,重重的呼吸打亂他的思緒。他將手機稍微拿遠,確認是來電人後,金泰亨著急的問著「哥、哥、玧其哥?你沒事吧?」

閔玧其在後頭整理好呼吸後,因為發情期而帶絲甜膩的聲音響起,聲音不大,但剛好入金泰亨的耳。

「玧其哥!!!」金泰亨慌張的拿著閔玧其告訴他位置的預備鑰匙開門,一進門沒看見人,訊息素的味道倒濃。

「玧其哥...?!」尋著訊息素的來源,金泰亨來到閔玧其房裡的浴室,閔玧其整個人衣服未脫去的泡在冷水裡,腦袋暈乎乎的,全身使不上力。

閔玧其連眼睛都沒睜開,就直接和來人說了"抱我起來",興許是因為訊息素吧?金泰亨的訊息素很明顯、是罌粟。

是毒。

金泰亨跌跌撞撞的抱起閔玧其放上床鋪,兩人全身都溼答答的。

閔玧其嫌熱的抬手就要脫衣服,旁邊純情的金泰亨看見趕緊轉過頭,畢竟喜歡的人在自己面前脫衣服有點危險啊。

閔玧其見狀笑了笑,開口叫了金泰亨,後者聽見後轉頭,尾音未落,嘴唇已被柔軟的東西堵住,對方纖長的眼睫輕輕刮在自己臉上,有點癢,他的訊息素味道也清晰的很,小蒼蘭的味道很濃郁。

金泰亨下意識的迎合閔玧其的親吻,他直接摟住對方的腰際,閔玧其整個人軟軟的靠在他身上,Alpha和Omega沒辦法拒絕對方。

閔玧其半掛在金泰亨身上,一邊和對方接吻,一邊扒掉他的衣服「...泰亨...泰....金泰亨...要我..快點...。」

金泰亨腦裡閃過在學校裡面上過的健教課,試著放些訊息素讓閔玧其稍微安心,並順著本能,用指尖輕輕撫上對方的腺體。

果不其然,懷裡的那隻小貓輕顫,並發出了細小的嚶嚀。金泰亨惡趣味的加重了指尖的力道,對方軟軟的倒向他胸膛。

閔玧其在金泰亨懷裡抬眸望向那個讓他安心的金泰亨,是"金泰亨" 不是"Alpha"。

他輕輕的伸手想摸金泰亨的臉龐,後者似乎知道了對方想做什麼,先一步握上閔玧其的手,然後帶到自己臉上,冰涼的觸感讓閔玧其不自覺的想要更靠近對方。

金泰亨小心翼翼的用空著的手探向對方的後穴,已經溼答答了,甚至一縮一張的。

才放入一小節,四周的穴肉爭先恐後的吸緊,身上的閔玧其也倒吸一口氣,白白淨淨的小臉因為發情期而白裡透紅,猶如軟糯的草莓大福。

金泰亨把閔玧其的手帶向自己的唇邊,虔誠的吻上。

眼前的人,金泰亨想守護一輩子,他是自己喜歡很久Omega,是自己喜歡很久的學長,是自己喜歡很久的閔玧其。

雖然沒有潤滑液,但擴張的過程很順利,金泰亨一點也不馬虎,生怕等會提槍上陣會傷到閔玧其,他一吻一吻印在對方身上,只是輕輕的親吻,不留下任何痕跡。

金泰亨輕且緩慢的挺入,閔玧其也盡量的放鬆,直到性器完整沒入,他倆幾乎是同時發出滿足的嘆息。

金泰亨伏在閔玧其身上,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對方也一次次的迎合,兩俱身軀的膚色反差顯得更加色情,不管是整體,還是"細節"上。

臥室裡沒有甜膩的呻吟,只有滿屋子的訊息素,肉體的拍打聲,還有兩人喘著氣的聲音。

閔玧其眼神迷濛的看著金泰亨,顫顫巍巍的伸出手臂勾上對方的後頸,兩人的距離瞬間減少,閔玧其定了視線盯著金泰亨的五官。

可以容納星辰、單眼皮的瞳眸,還能看見自己的倒影呢。想到自己的身影都這麼被放在這麼漂亮的眼睛裡,閔玧其甜甜的笑了起來。

他主動吻上金泰亨,標準的撩完就跑,閔玧其把漂亮的薄唇附上對方的耳廓「我第一次給了你,可就得養我了啊。」

那氣息打得金泰亨很癢,身下那人也使壞地、將穴口縮緊了幾分,搞的他差點繳械。

金泰亨乾脆拿起大掌往閔玧其白皙的臀打了一下,響亮、且留了個淺淡卻又格外清晰的掌印。

撩人的低語在自己耳邊刮著,似是要帶走所有理智,在說話的更是同時用力的挺了挺,精緻的五官染上邪肆「難不成哥想讓別人養嗎?」

「哥,我也告訴你個秘密吧,」金泰亨一手支在閔玧其的身側,另外一手從他的腰側滑下,在胯骨的地方停下,慢條斯理的畫了個圈,因為身下的運動而顯得有些顛簸,有一下沒一下的點燃慾火。

平時的那隻小奶狗現在在自己眼前笑彎了眼睛,儼然是隻活生生的大野狼,想將自己給吃乾抹淨,一點渣的不剩。

「我也是個殺手喔。」金泰亨彎起唇,然後吻上閔玧其,對方的呻吟通通一口一口地被自己吃進嘴裡。

金泰亨側過頸子,咬上閔玧其柔軟脆弱的腺體,完成了標記,身下那人也摟緊自己,悶聲從懷裡傳出,閔玧其呼出的氣息打在他的脖頸「我怎麼沒聽你說過?」

「人家這不是說了嘛。」金泰亨用低音砲撒起嬌來還真的令人蘇進骨子裡,他勾起甜笑,然後又輕輕吻上閔玧其,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猶如一隻溫和可愛的小奶狗「哥不願意嗎?」

前提是、忽略腰以下的畫面,金泰亨一下一下的撞擊,分明熟練的不像是第一次,興許是因為身為Alpha的本能,又或許是單身十幾年學習到的。

「願意、我願意。」閔玧其摟上金泰亨的脖頸,他咬上對方的耳垂,用近乎氣音的聲音說著。

「但你倒是給我小力一點啊、臭小子。」

怎知,反倒成了反效果。閔玧其發覺、體內的凶器又脹大了圈。

「我靠、你變態啊?!」閔玧其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身上那人,秀氣的眉眼皺在一起,就像隻炸毛的小貓。

金泰亨俯下身親吻了閔玧其的嘴唇,氣息都打在對方唇上,他輕輕說了句「只對你變態。」
_
我趕來跟我彈說生日快樂了!!!!!!!
因為最近在忙著弄畢業典禮,今年畢典在612,每天都很忙,所以忘記要寫他們的生賀了...

等我想到,已經是今天下午4點多的事了,而且我當時在廁所ing
果然廁所能夠激發人的靈感
這篇也是在洗澡時腦洞大開所以產出的。

總之希望各位看得愉快(第二篇差點就開車了,而且越寫越順,好可怕!

#旻

.
18.0623、更3_1-1
腦洞太大了,我的天

#旻

.

18.0707、更3_1-2、4
他們昨天到臺灣了ㅠㅠㅠㅠ 祝各位有去的能夠和他們接觸,只有眼神也好在場外應援也可以ㅠㅠ 我壓根不能出門啊,明明離的不遠啊ㅠㅠㅠㅠ

#旻

.

18.0827、更5
蒸蚌0v0事隔一個多月我終於寫完一篇完整的文了,雖然真的只有一篇:D
Stigma跟深陷於你都是一段落一段落,斷斷續續的在寫,也不知道要寫多久 所以我只好先雙手呈上這篇(跪下(#(本番外預計15個,目前才1/3 :3)
然後裡面有一段應該特別熟悉吧ww 泰泰自我介紹那😂😂 仿照本人所述www

總之、祝,使用愉快啊。

#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綹旻 的頭像
綹旻

BLYFARMY.Young Forever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