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過一個人會喜歡上小溪、是因為沒見過大海。

可是我卻不認同這句話,
畢竟我看過了整片銀河,
卻只喜歡你這顆星星。】

出自 FB粉專、一日三餐的情話。已取得專頁同意。

.

金泰亨。

瞳眸總是像星星一般閃爍著,身處夜空中,無數顆星星也無法我吸引目光,而是身處夜空中的他、那雙瞳眸。

「泰亨啊、要上台了。」朴智旻的Solo表演結束,在後臺對著一臉除了緊張、更多興奮情緒的金泰亨說道「好的。」

金泰亨一頭的灰髮,白色V領襯衫,粉、紫混色的西裝外套,黑色的西裝褲,耳垂的長鍊耳環和心型吉他彈片耳環,還有腳上那雙雕花皮鞋,再加上妝容,帶點頹靡的完美打扮十分符合"Stigma"的曲風及氣氛。

雖然他已經出道了四年,早該習慣這種場合的,但他今天緊張的原因是——

你正在搖滾區、手上舉著大大字樣的立牌 "金泰亨我愛你" 六個字用小小的七彩LED燈泡滾邊圍著,雖然比不上舞台的照燈,但在全場都暗下來的情況下還是看得見的。

舞台燈光暗下,當他站在舞台上,所有的緊張情緒通通消失,溫柔的看著每個粉絲,並且嘗試找到你的身影。

身旁的所有粉絲都尖叫著,你當然也不例外,手上的牌子更是盡力的伸長手臂想讓他看見。

音樂前奏響起,舞台燈關閉,聚光燈在他身上照耀著,所有尖叫聲漸小,最後剩下的是他的聲音,金泰亨那副低沉、彷彿能夠電死人的好嗓子。

他就像置身在星夜中,但那片星空是我們、ARMY 在這僅存在著防彈少年團和ARMY。

金泰亨在完美的結束歌曲後,終於露出滿意的笑容,依舊是那麼的純真。

他摘下耳機,想要聽清現場所有人的應援聲「阿米。」話一出口,全場一片尖叫,你甚至看到有人在哭。

而你也眼眶泛淚,你也不知道為什麼。是因為情緒會感染嗎? 平時怎麼看到別人哭自己都不會怎麼樣? 明明是私下也能看到的人,一樣的聲音、一樣的面容、一樣的金泰亨。為什麼 自己竟然聽著看著、哭了?

是因為他常常沒辦法和自己見面嗎?還是因為他每次都強逼著自己練習?又或許是因為他即使在演藝圈中許久還依然保持著純真?

你腦袋裡頭的思想通通混雜在一起,在想到一個解答時,眉頭終於舒展開。

是因為、他是金泰亨。

用文字敘述、相機紀錄都無法表達的美好存在。

他又成熟了幾分,聲音是多麼的溫柔,站上舞臺的時候又是多麼的耀眼,彷彿天生就為了踏上舞臺而出生。

你用空著的手捂著口鼻,努力的不讓眼淚滑下,也不想讓他看到自己這副樣子,你怕他看到後會影響演出。

也慶幸,到換下一個成員上臺前,他的演出都完美無缺,但似乎沒有看到你。雖然心中有點小失落,但其他成員看到熟悉的身影後,對你打招呼,總算幫你原了點你那空虛的幼小心靈。

回家的步伐,你走得很慢,腦中不斷回放著方才參加演唱會的畫面。

突然被一個人抓住手,他將你拉過身,來不及反應的你撞進一個男人的胸膛,而你也能聽見他的心跳聲,嗅聞著熟悉的味道 你知道是他。

「泰亨哥哥...」一認出是他,你的情緒又湧上,手環上他的腰間、緊緊抓著他的衣服,彷彿是怕他又會跑走。

他溫柔的揉亂你的髮絲,低低的在你耳邊輕語「阿米乖,怎麼哭了呢?」

你不知道他在說哪次,是演唱會?還是現在。

你並沒有回他,反而是在他懷裡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憐愛的撫著你的腦袋瓜,他沒有說話。

現在的你們在別人眼裡,只是對普通情侶,在大街上放閃。但等他卸下偽裝就不一樣了,他是個公眾人物,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關注,就算是個細微的舉止,只要不對,就會影響他、甚至整個團體,拖累其他防彈少年團的成員。

你很清楚 所以從來沒有主動找他過。每次都是由他來找你,甚至有次為了這個他和你賭氣,但很快的、他不氣了,因為你告訴他、你在忙 不想打擾他。

那時候在電話另一頭的他安靜了,你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只記得你們和對方說了再見,最後是一如往常,每次通話都一定會有的

"我想你"

一句我想你裡面包涵了許多的涵義,但至少對你是濃烈的思戀,你不確定對他來說是否也是這樣。

在他懷裡哭夠了以後,你為自己的失態向他道歉,而他只是笑了笑,然後在你的額際上留下一個吻。

「以後要每天連絡」你抬眸望向他的臉龐,也許是因為急著出來找你,所以他並沒有卸下妝容「可是你在忙...」

「我睡前都會用手機,沒關係。妳可以打電話或傳訊息給我,我會讀。」你沒有反駁,在他懷中默默的點點頭,然後吸了吸鼻子,擦去眼睫所掛的淚水。

「以後、每天,我會照三餐飯前飯後加點心宵夜、還有睡前,傳訊息向你報備。」你看著他回答,小巧的鼻頭和漂亮的臉蛋都一樣紅通通的「我一定要吵到讓你受不了。」

這回他笑了,然後用你的句子照樣照句「以後,我會每天照三餐飯前飯後加點心宵夜跟睡前,打電話吵妳,吵得妳無法安寧。」

「我接受!」你打從心底的笑,那笑容很美。

全站熱搜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