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亨,你最近太誇張了」鄭號錫一回到宿舍也不管其他成員,就直接一路把金泰亨跩進房。

金泰亨看著鄭號錫無辜的微微側首「我怎麼了?」語音未落,鄭號錫已將金泰亨扯到自己眼前。

「舞台上咬我,我可以當作這是一種暗示嗎?我當場直接想把你壓在我身下,狠狠的肏你。」鄭號錫靠上金泰亨並且露出今天被金泰亨所咬的地方,那是淡淡的齒痕。

只見金泰亨坐上鄭號錫的腳,靠在他的耳邊,手有意無意的撫著鄭號錫的下身「可以啊、只要哥願意。」金泰亨邪魅一笑,轉而吻上鄭號錫,房內迴盪著色情的唇舌交纏聲。

「號錫哥好敏感啊,是不是因為最近都沒做呢?」金泰亨的指對著對方的褲襠,描繪著小號錫的形狀,垂眸看著鄭號錫的眼神很是魅惑。

「我想你應該比我還敏感吧?泰亨啊、最近都沒有被我幹,你是不是很癢啊?」鄭號錫的用詞很直白,看著金泰亨染上紅暈的臉龐,鄭號錫滿意的笑了笑,並且褪去金泰亨衣物「乖、等會會讓你爽。」

鄭號錫試水溫的讓一隻手指沾著潤滑液滑入金泰亨的後穴,金泰亨的穴口很緊,人同時也很緊張,畢竟太久沒做了「泰泰,放輕鬆點。你咬的好緊。」

嬌呻的輕輕打了鄭號錫的胸膛,金泰亨把對方褲襠的拉鏈拉下,抓著兩人的腫大,就開始擼了起來「...哈...嗯啊...嗯哼...」

金泰亨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不管是前方還是後頭,又或許是被啃咬的胸口「哥...嗯..哈嗯...號、號錫哥...號錫哥 號錫...錫錫..嗯..快幹我..」

聽著金泰亨抓著兩人在自慰還喊著他的名字,甚至還求自己幹他,鄭號錫覺得自己快受不了了,不上還是男人嗎?

快速且周到的將對方擴張好,鄭號錫抬起半跪在自己身上的金泰亨,對準菊穴,鄭號錫緩緩的放開托著金泰亨臀瓣的手「嗯..號錫哥啊..哈..還、還不可以放開...手...昂...」

金泰亨用單手支持著身體,另一手放在鄭號錫身上,他努力的讓雙腳跪好在床上,可惜因為鄭號錫的一個向上頂而腿軟,因而讓對方的性器整根沒入。

「哈...好大...好滿..嗯哼...」舒服的仰起下顎,金泰亨的唾液順著脖頸色情的流下,最後在胸口時被鄭號錫攔截「泰亨啊、舒服嗎?」輕輕皺著眉,金泰亨仍在努力的適應著鄭號錫的碩大「..舒服...」

待雙方都能夠適應後,鄭號錫先出淺出淺入,坐在他身上的金泰亨也把手遮在唇前,在看到金泰亨忍耐著自己的聲音後,鄭號錫吻上他手背,並且將金泰亨的手輕輕拿下。

「別憋著,我想聽。」鄭號錫親吻金泰亨的眉眼,在對方的胸膛留下咬痕,並且越來越加快速度。

「...嗯...哈嗯、昂...哼..哥...那、那裡不行..啊昂..嗯..號錫哥..」在頂到某一點的時候,金泰亨倏地拔高音調,漂亮的眸子睜的大大的,被狠狠蹂躪過的唇也再次滴下點點液體。

「泰亨,是這吧、嗯?舒服嗎?」抓到金泰亨把柄的鄭號錫壞心的不斷磨蹭那塊軟肉,溫柔的頂上,粗暴的進出,無不放過金泰亨。

瀕臨臨界點的金泰亨再也不能忍受下身的痛苦,想要將腫脹的性器釋放,連個邊都還沒擦過就被鄭號錫攔阻「這可不行,我們泰泰只能被我插、射、呢。」

就這樣在持續了數十下的抽插後,金泰亨射在鄭號錫的衣服上,鄭號錫低頭望了眼,然後舔了口自己的唇「我們泰泰弄髒了,要怎麼負責?」

「..號錫哥..也..哼嗯...弄、弄髒我..了...」金泰亨弱弱的打了鄭號錫的胸口,剛高潮後的身子很是敏感,他只能掛在鄭號錫身上,然後接受對方的一下下撞擊。

「泰亨,你裡面好舒服...我快射了..。」話語剛落,鄭號錫便將白濁射在金泰亨體內「..唔...好燙..」金泰亨垂首在對方頸邊,舔咬了口鄭號錫的頸子。

「..哥...」金泰亨抓著鄭號錫手來到自己的腹部前,然後重新立好身板,並湊到對方耳邊,金泰亨的聲音放大好幾倍,每個喘息都撩動著鄭號錫的每個細胞「你的形狀呢。」

體內的東西明顯脹了圈,鄭號錫稍微撇過頭咬了金泰亨早已紅透的耳珠「既然要撩,那得要能夠負起責任、小妖精。」

「...號錫哥...號錫..哈嗯...」承受著鄭號錫的活塞運動,由於長期運動的關係,腰力比一般人來得好,每一下都讓金泰亨被填得滿滿的。

再次大戰後,鄭號錫為了明日的金泰亨著想,終於戀戀不捨地抽出金泰亨體內,白濁瞬間順著大腿的線條汨汨留下,看得鄭號錫呆愣的不知做什麼反應才好。

只見金泰亨抓著自己的衣物,對著鄭號錫邪魅的笑「全部都是哥的喔。」

然後他就進浴室了,留下鄭號錫一個人坐在床上,無奈的看著自己因為金泰亨的那番話而又興奮抬頭的小號錫。

「唉...。」

.

隔天,金泰亨扶著發酸的腰走出寢室,所有成員除了朴智旻都在,他問「智旻尼呢?」

「在我房間。」田柾國回答,臉上的笑容很燦爛,讓人不明白也難。

「......」誰來告訴我為何我們九五都是受?

金泰亨默默的坐到鄭號錫身邊,整個人依偎在對方懷裡,因為剛睡醒而翹起的髮絲讓人多了幾分懶散的感覺。

「號錫哥。」金泰亨半瞇眼著靠著鄭號錫,後者則很自然的把對方往自己懷裡送,還替金泰亨蓋了條毯子「嗯?」

「沒事。」金泰亨憨傻的笑了笑,閉上眼後又沉沉的在鄭號錫懷裡睡去。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