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含大邱賴H#
 
黑髮女子踩著素黑跟靴,一身俐落素色褲裝外罩卡其色皮革大衣,手上提了只皮箱,臉上沒有任何妝容,但即使黑髮女子衣著低調,胭脂未抹,依然也無法擋住豔麗的臉蛋。

女子皺了皺眉,一旁巷弄傳來許多的訊息素,其中一抹味道非常明顯,看來是發情期到了。

站在巷弄口,只見一群人中間圍著一個白衣少年,坐在地上,潮紅的臉蛋看上去很是誘人。

看來處於發情期的就是他了吧?

女子慶幸自己自制力很夠,所幸並沒有抬頭。

直直穿過人牆,她現在只想趕快離開,一堆訊息素,她簡直快暈了。女子才張手要抱起少年,怎知一個男體Alpha便插身將她擋住並拍掉自己的手

「呦、小妞。你想對我們發情期的Omega做什麼?」他放出訊息素、是沉香的味道。

女子嫌棄的暫停動作並嘴角抽搐,在整理好自己的儀態以後,重新站直身板面對那個疑似是那群混混中、身分像老大的人。

女子放出自己的訊息素,但也不敢放太多,如果身下的那個小Omega受不了可就要在這裡直接辦了他,但她可不想讓他被別的Alpha看見呢。

深呼吸後,女子又無奈的嘆氣,接著拿去臉上的黑框眼鏡,白皙的皮膚更襯標緻的五官,以及那雙——淡紫色、深邃的瞳眸。

老實說若只看外貌,他還真的以為她是Beta或Omega,但嗅到女子訊息素的瞬間,他非常確定她是Alpha,甚至能力比他更勝一籌。

看著眼前的那個小混混老大呆愣在原地,原本吵鬧的其他Alpha與Beta也安靜了下來,甜膩而不高不低的女聲乘著風掃過他的耳際「雖然很不好意思,但你們現在玩弄的這位、是我的戀人。」

女子微微彎起妖媚的紫眸,紅唇勾起淡淡的弧度,並向傾身親吻白衣少年的嘴唇,但吐出的話語卻帶些的宣示意味,還有點挑釁的語氣。

不等眾人有所反應,女子直接抱起白衣少年扔下一句"先告辭了"便快步離去。

雖然是隨意編的理由,但能夠脫離那個很多味道的地方太好了。

指尖有一下沒一下的撥了撥白衣少年的頭髮,仔細一看、是很漂亮的臉蛋呢。對方一接起電話,女子便開口,但是與方才完全的不同,那是稍微低啞但舒服的聲線、她原本的聲音。

「喂、哥,是我。我撿了一個發情的Omega回家。」

看著熟悉的車輛及車牌號碼,謝瀰恩揮了揮手表示她需要幫忙,她身上的那個白衣少年早已昏去,她很難抱好他,他身上的萊姆味對她來說也是一種極大的誘惑,能忍到現在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天啊、她真佩服自己的定力。

「...謝瀰恩妳可不可以不要搞事了」閔玧其坐在駕駛座,看著女子和自家Alpha合力把白衣少年抱上車 他無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玧其哥」乖巧的叫了閔玧其,謝瀰恩換上甜甜的笑容「......上車、扣好安全帶。」聽話的照辦謝瀰恩把白衣少年壓到自己肩上

「抑制劑」金泰亨從前座向謝瀰恩遞出的抑制劑,只見謝瀰恩搖搖手道「剛剛我翻過他證件了。他叫鄭號錫,沒有伴侶,跟我同年,218生的」金泰亨點點頭,表示認同,但額間的青筋已顯現他的狀況也不大好,大概是因為Omega訊息素的影響「身上也沒有別的Alpha訊息素」

「......要暫時標記就快點、不要人家起來告妳才是真的。」閔玧其語音剛落,謝瀰恩就直接往翻過白衣少年並往後頸處咬去,只聽見少年細細的嚶嚀了聲,便緩慢的鬆開了眉頭,然後沉沉睡去。

「泰亨你還好嗎?」脫下自己的大衣,謝瀰恩悉心的蓋上鄭號錫的肩,較大號長版的外套能夠大概的完整覆蓋鄭號錫「還可以,至少可以撐到妳家吧」

一路上再也沒有講任何的一句話,只知道閔玧其飆車飆很快,倒也依舊是個良好市民,並不會擅闖紅燈,但每次紅燈時便是閔玧其的災難,總會被金泰亨上下其手,甚至趁著空檔就吻上閔玧其,直到後頭按了喇叭他們才回神,然後繼續駕駛。

嗯?你問謝瀰恩他們?眼前是一片空白怎麼可能看得見什麼。

好不容易熬過後,謝瀰恩迅速的下車,留下她的好同事兼好朋友們獨處,畢竟是Alpha嘛...哪個Omega能夠抵擋他們的訊息素呢,況且金泰亨和玧其哥都在...

想到金泰亨和閔玧其這對情侶檔,謝瀰恩不禁掛上意味深長的笑容。

.

「...嗯、哼....金泰亨,你等等..哈啊」謝瀰恩才剛把鄭號錫抱下車,沒等幾秒鐘金泰亨就已經把閔玧其跩到後座。

嗅著空氣中越發濃郁的罌粟花香,閔玧其知道金泰亨已經想要了,鼻腔內全是屬於金泰亨的味道,雖然自己也快要陷入泥沼,但還是試著把理性撿回來「我們....我們回家在做好不好?」

在金泰亨身下紅著臉蛋斷斷續續的說著,閔玧其用使不上力的手半推開金泰亨的胸膛,埋在他肩頸的金泰亨深深吸著小蒼蘭暗暗的幽香,鼻息撒落於白嫩的頸子,閔玧其悶哼了聲,眼見金泰亨就要咬上他的鎖骨,結果就這樣一個不留神被閔玧其踹了

「靠...哥、這可有關你的性福啊」吃痛的捂著臉,金泰亨雙腿夾著疼痛的地方,眼睜睜的看著閔玧其開門奔回前座「少囉唆!」

看著閔玧其紅著臉輕輕皺眉反駁他的樣子,金泰亨只覺得很可愛,直接就往他臉上偷了個香,然後快速離開。

夠了!我要趕快回家!

看來閔玧其已經受不了罌粟花的味道了,又或者、他臉皮實在太薄了。

.

扶著還有些疼的腦袋,鄭號錫迷迷糊糊的起了身,已經換下了外出服,謝瀰恩拉張椅子就坐在床邊 原本還在半夢半醒的,在注意到起床的鄭號錫後謝瀰恩便看著他的一舉一動,連同眼裡的情緒。

皮革大衣掛上衣架,手提箱收入衣櫃,黑框眼鏡隨意的放在梳妝台,黑紅色的時鐘鐘擺左右擺動著,大片的落地窗旁擺了植物,盆裡小小的鈴蘭開得茂盛,白色的花微微下垂,葉片翠綠的很美。

「還行嗎?」謝瀰恩小心翼翼的問,輕輕軟軟的聲音很好聽,但卻把鄭號錫拉回了現實,輕輕點頭,看著身邊陌生的擺飾,大多都是黑白灰及少許的各樣紅色,簡單而俐落。

在望向床邊的那個女子,穿著輕便,只有素黑的薄長袖和白色的寬褲,倏地、鄭號錫愣住了,因為那雙淡紫色的漂亮眼瞳,像潭水似,平靜而幽遠,在裡頭甚至看不到任何情緒「怕我嗎?」

謝瀰恩微微彎起眼眸,嘴角掛著弧度,語氣也只是輕輕淡淡的,口氣似嘲諷似習慣、鄭號錫分辨不出來。注意到自己愣住了,鄭號錫趕緊回神應答,語氣聽起來有些慌亂「...沒有、只是覺得妳的眼睛很美...」

謝瀰恩似笑非笑的回應了鄭號錫的回答,只見前者起身,然後背對他伸了個懶腰「你因為發情期暈倒在巷弄了,所以我把你帶回來,除了短期標記,我並沒有對你做什麼,你可以放心。」

「你要回家嗎?需要的話我可以載你回家,現在、或明天」謝瀰恩懶懶的回眸望向鄭號錫

「...——我沒有家。」謝瀰恩重新坐回床邊的椅子,溫柔細心的幫鄭號錫撥了撥睡掉的頭髮「那熟識的朋友呢?」鄭號錫抿唇不語,看著他這樣委屈的樣子謝瀰恩無奈的笑了笑,只覺得這樣的他好可愛。

「那先住我這吧、嗯?」輕輕揉了揉鄭號錫蓬鬆的腦袋瓜,謝瀰恩啟口道「我叫謝瀰恩,等會帶你稍微認識環境,明天我們再去買你的必需品。」輕聲的和鄭號錫說聲在睡一下後,謝瀰恩又幫他把棉被拉回去,然後關上燈。

「睡得著嗎?」在還沒完全適應黑暗前,鄭號錫只能從一團黑影和訊息素分辨出謝瀰恩的位置,那是淺薄的自然酒味,聞起來很舒服,空氣中也有淡淡的香味,那或許是薰香,可能是芳香劑。鄭號錫想

他很認生的,不管是環境還是人,但在謝瀰恩家他竟然感到莫名安心,也許是因為蘭姆酒訊息素的關係,鄭號錫漸漸入睡,在進入夢鄉以前,他告訴了那個女生說他的名字叫鄭號錫。

他叫鄭號錫。

謝瀰恩在原位看著鄭號錫,一開始、把他抱進房間時,她就一直在那個位置,再也沒有移動過,無數次想像著眼前的人兒起身和她說說話,她已經好久沒有跟別人這麼近距離接觸了,除了工作需要。

女子用指尖輕輕揉捻了他的髮絲,低語說道,雖然要告訴的那個人已經睡著「我知道。」她的嘴角勾起了淡淡弧度。

.

在電梯內就閔玧其已經被金泰亨吻的缺氧,才剛拿鑰匙開完門,下一秒等他回過神就已經被壓上門板吻著,只知道那人一下輕一下重的咬著他的舌尖,金泰亨的另一隻手開始拉下他的外套拉鍊,然後是黑色上衣,閔玧其制止金泰亨要撩起他衣服的動作,他可不想在玄關做。

「泰..泰亨...我、我們進房...做...好不好...」閔玧其無力的抓著他的衣領,金泰亨二話不說的立馬把閔玧其抱起,險些驚叫出聲,閔玧其趕緊摟緊金泰亨的頸子。

每走一步,金泰亨的炙熱便隔著衣物磨蹭著他的後穴,閔玧其將羞紅的臉往金泰亨懷裡鑽,壞心的往閔玧其耳窩吹氣,金泰亨低低的說「乖、等會就會讓我們其其爽了。」

把閔玧其輕手輕腳的放上床,金泰亨咬上他耳珠,時而啃咬時而舔弄「..泰..亨..」因為後穴自動分泌的潤滑液,閔玧其夾緊雙腿,把金泰亨的臉扳到自己面前,閔玧其覆上他的唇瓣,翹開他的貝齒,主動的和他親吻。

在和金泰亨親吻的同時,他們悄悄的對調了位置,閔玧其半跪坐在金泰亨上方,小手捧著金泰亨的臉吻著,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半脫半掛,他的腰帶和外套早已被丟在床下,褲頭也半開著,而金泰亨的衣服也被印上幾個深色的引子。

金泰亨幫閔玧其脫去貼身的長褲,小心翼翼的擴張著,突如其來的感覺讓閔玧其顫抖,後穴一縮一張的,讓金泰亨覺得好舒服,張口就往閔玧其揚起的優美頸側線咬,然後又附上他的耳旁「哥、你吸的好緊...。」

「..唔、少...囉唆..」閔玧其倒吸一口氣,因為金泰亨把他們的下身都掏出來,相互摩擦著「哥,先讓我出來一次吧」下身最敏感的前後都被他掌握著漸漸的,閔玧其覺得自己已經快要到達臨界點了,他哭著跟金泰亨說著他想要

「..泰亨...哼嗯..泰...我、想要... 快給我...」掛在金泰亨肩膀上,閔玧其幾乎整個人貼上他「噓..其其乖,等會就會讓你舒服了。」耐心的繼續替閔玧其擴張,金泰亨在閔玧其的耳邊低語、並落下一吻。

在剛進入閔玧其的時候因為Omega體質還有充分的前戲,所以並沒有太大的障礙,但為了讓閔玧其適應,金泰亨忍耐很久,下身被溫潤緊緊包圍,還不能馬上舒服,這實在是一種折磨。

雖然忍耐了很久,但後面是時而溫柔時而粗暴的操幹,在後續的過程中他大概只記得金泰亨不斷磨蹭著自己的敏感點,一次次的帶上雲端,高潮後敏感的身子又被翻過,用各種姿勢再要了他好幾次。

撫著自己啞掉的嗓子,閔玧其輕輕皺起眉瞪向金泰亨,只見對方抱上他撒嬌 討好似的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肩頸「都啞了。」

「還不是哥太誘人」金泰亨笑,又輕吻了閔玧其的肩胛骨「明天沒有案子吧?」微微回首揉了揉金泰亨蓬鬆的毛髮,閔玧其問。如果明天要工作,聲音卻還沒回來就尷尬了,畢竟他可是要施令的人。

「沒有。」完全沒有猶豫,金泰亨低聲回答。

.

鄭號錫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一入眼的是潔白的天花板,他撐起身體,衣櫃上掛著衣服,那大概是謝瀰恩要給他的吧?

下了床,鄭號錫褪下身上原本的睡衣,那也是跟謝瀰恩借的。

純白的Oversize挺合身、至於下半身還是只能穿自己的,畢竟尺寸非常不合,好歹人家是女性,如果穿得下才有鬼。

才剛下樓就看見謝瀰恩在下廚鄭號錫瞄了眼時鐘,原來自己睡了那麼久,已經快十二點了,他摸摸自己好像開始覺得餓的肚子

把最後一道菜端上桌,謝瀰恩發現鄭號錫正呆愣的站在樓梯口「餓了嗎?」謝瀰恩邊解下圍裙邊招呼鄭號錫下樓吃飯,聞著菜香,鄭號錫愣愣的點點頭

「那快來坐好、等會就能開飯了。」抬起腳,鄭號錫走到與擺設同色系的黑紅色餐桌,只見謝瀰恩拿著兩碗飯然後遞一碗給他,並且坐下「坐吧,以後這裡就是你家了,直到你不想待為止,如果有需要可以跟我說。我不確定你要吃多少,但你發情期還沒過、多吃點。」

好像母親。

這是鄭號錫的第一個念頭。

在餐桌上他們慢慢打開了話匣子、聊了好多,鄭號錫知道了謝瀰恩比他大十六天,但她認為並不需要說敬語,畢竟同年同月,她也沒有在在意這個,也就十六天而已。

她工作時間不固定,謝瀰恩說。但不會超過兩天,最晚第二天晚上會回家。

他們住到比較郊區,因為她喜歡安靜一點。

她喜歡、不愛的、有興趣的,他們對對方有了初步的了解,但鄭號錫還是不知道她是什麼行業

只看見謝瀰恩端起已清空的碗盤放入水槽,然後對著鄭號錫揚起微笑「自由業,藝術家。具體的你日後自然會了解」

現在時間還未到。

「號錫啊、等會準備好就要出門囉」

.

他是個純潔的孩子。

這是謝瀰恩和鄭號錫相處下來,對他的感覺。

和自己不一樣,雙手是赤色的,身邊是黑暗的,總是要戴起面具面對每個對象扮演成他們喜愛、不會起疑的樣子,即使不喜歡,還是要迎接他們,畢竟是工作。

身為Alpha,謝瀰恩的外表更像Beta或Omega,因此每次接到案子,若對方是不喜歡Alpha的、就必須由她前往。

身為上司的金泰亨會陪同她一同前往目標出現地。若室內便是近身,若室外便是遠距離。她並不是很喜歡那些酒池肉林,所以總是會速戰速決。

出手乾淨俐落,紅花會在目標身上迅速綻開。

待回過神,自己已經身處黑暗中很久了,身邊的親友一個一個離去好似只有自己在原地

算了吧。反正自己也不想汙染別人,手上都是腥紅,還有那雙紫羅蘭色的眼眸,總是被當成怪物。

除了身為勉強的上司及同事的閔玧其和金泰亨、熟識很久的金南俊和金碩珍,還有同行的朴智旻,以及他的伴侶。她好像就沒有朋友了。

突然冒出的鄭號錫呢?

"我不想弄髒他。"

"他是純白色的。"

"我是墨黑色的。"

沒有希望、沒有未來、殘存的只有血腥,還有絕望。

她是藝術家、是披著人皮的惡魔,肉體是她的畫布,刀槍是她的畫筆,黑夜是她的外衣,她的腳下是赤紅的,不知自己已經帶走了多少靈魂,數也數不清。

『K.』那是她的另外一個名字。

Killer 將一切扼殺。

或許鄭號錫是上天帶給她的一絲希望、一點光亮

不想汙染他,鄭號錫純潔善良的,她是血腥骯髒的。

"妳只是一個基因突變的人,我們沒有血緣關係"
"不要以為妳是我生的我就會照顧妳"
"妳是惡魔的孩子,不是人類"
"不要靠近我,離我遠點!"
"為什麼妳出現在這裡?"
"為什麼妳要出生?"
"為什麼妳活著?"
"為什麼沒死?"

好可怕...好可怕,誰要把我帶走,這裡好黑好暗,誰要帶我走?我不要在這裡...

「"你會成為我的救贖嗎?"」

「會的」鄭號錫握著謝瀰恩的手,低聲輕說,但他不確定謝瀰恩聽不聽得見。

她在睡夢中看起來很痛苦,手上的書本看到一半,眉頭輕皺,髮絲因為冷汗黏在額間,鄭號錫抬起另外一隻手替謝瀰恩撥去。

猛地睜眼,謝瀰恩大口的呼吸著,手抓著胸口,似乎是喘不過氣,鄭號錫不著痕跡的放開手走進廚房幫她裝水。

「還好嗎?」看著謝瀰恩拿著水杯沒有喝而是盯著,他問「沒事,謝謝你。只是作惡夢罷了。」

放下水杯揉了揉眉間,謝瀰恩癱坐在沙發床上「號錫,我休息一下,等會我就煮晚餐。」瞄了眼時鐘,謝瀰恩放下手上的書打算回房。

「好。」鄭號錫微微一笑,露出淡淡的梨渦。

他想留在她身邊。
鄭號錫想留在謝瀰恩身旁。

.

謝瀰恩坐在書桌前,筆電連結著耳機,手上打著字,表情毫無波瀾,沒有起伏。

聊天室、閔Suga 已婚玧其哥(泰亨妻)

已讀【玧其哥】

【幹嘛】已讀

謝瀰恩手裡的筆電鍵盤一次次被敲,刪除鍵被按的特別多次。最後乾脆煩躁的闔上筆電,謝瀰恩雙手交疊讓下顎靠著,耳裡的音樂情緒悲傷。

「"Unture,unture.You,you,you."」

"叮咚" 訊息的聲音透過耳機連同音樂傳來。謝瀰恩打開筆電按出應用程式視窗

訊息、閔Suga 已婚玧其哥(泰亨妻):

【快講,不然老子殺去妳家】已讀

雖然毒舌,但他是刀子嘴豆腐心,而且說話算話......。

算了,在說。反正他們現在應該也是準備吃晚餐了吧,現在都快到吃飯時間了。況且他們住市中心,而我們可是住郊區,少說也要半小時才到。

下樓,謝瀰恩看著鄭號錫坐在沙發床上,整個人被抱枕圍著,懷中還摟著一個藍紫色的小馬造型抱枕,認真的盯著電視,那模樣很是可愛。她笑了笑「號錫啊、」

他聽見謝瀰恩在叫他,馬上把渾圓的腦袋瓜轉了過來,那雙清澈的眼瞳直勾勾的看著她「加些衣服,晚上會冷」

乖巧聽話的點點頭,鄭號錫把壓在枕頭下的毯子穩妥地蓋在身上,而謝瀰恩也轉身走進廚房。

謝瀰恩穿上圍裙綁起墨髮,尾端的深藍色稍稍捲曲,白皙的頸子微微露出,手上的動作沒有停過,她眼神專注在手上的食材。

謝瀰恩快速的處理好晚餐,從下樓到處理完畢大約過了二十幾分鐘,正好門鈴響起。

謝瀰恩這才想起來,閔玧其好像有說過要殺來她家之類的話....

啊呀、完蛋了。

「號錫你先坐好吃飯,我去開門」

順從的放下手上的東西坐到餐桌邊,鄭號錫拿著筷子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

深吸了口氣,謝瀰恩把解下的圍裙順手丟在一旁,門慢慢的打開,出現在門板後的第一張臉,表情並不怎麼好。

閔玧其皺著眉頭,幾乎是瞪著她的,而金泰亨把手放上他肩上,希望閔玧其稍微平復一下心情「謝、瀰、恩!」謝瀰恩笑著把他們推入房間「玧其哥、泰亨。」

「吃過晚飯了嗎?」謝瀰恩把手洗乾淨,看著坐上沙發床疑似昏昏欲睡的閔玧其,及被靠上肩膀的金泰亨「玧其哥為了妳把我拖出去,沒吃」再添了兩碗飯,謝瀰恩把他們兩個叫上飯桌「而且還闖了好幾個紅燈,收到罰單妳負責!」

飛咻夫夫坐上餐桌目不轉睛的看著鄭號錫,金泰亨給他一抹友善的微笑「號錫,我跟你介紹一下。這個是閔玧其,九三生,你要叫他哥,這個是金泰亨,九五生。」

「玧其哥、泰亨,這個是鄭號錫,九四生,現在和我同居」鄭號錫怯生生的打了招呼,眼前的那兩個人。玧其哥看起來好兇.... 金泰亨感覺很好相處...?

謝瀰恩看著鄭號錫的腦袋瓜不知道又在想什麼便輕笑出聲「玧其哥跟泰亨都是我的工作夥伴、泰亨是我上司,玧其哥負責接案子。別看玧其哥這樣,他外冷內熱,久了人很好的 至於泰亨...你們應該能夠成為很好的朋友。」

「好了,吃飯吧!因為不知道你們會來,所以沒有煮太多,加減吃,要是不合胃口我等會去幫你們帶」閔玧其揮揮手,執起筷子吃了一口「不必了,吃妳煮的就好。」金泰亨微微一笑「挺好吃的」

晚餐很熱鬧,鄭號錫也覺得很放鬆。

或許他們能成為很好的朋友。

「你們會一輩子這樣嗎?一起住。」餐後不知道是誰丟了這個問題,房內瞬間安靜,只剩下電視節目的聲音,謝瀰恩看著又窩回沙發床的鄭號錫,輕聲回答「看號錫的意願。我無所謂」

洗好碗盤後,謝瀰恩也跟著鄭號錫坐上沙發床,而飛咻夫夫則是在另外一張雙人沙發上。輕撫著鄭號錫的腦袋,謝瀰恩替他蓋了張毯子「瀰恩姐這樣好像媽媽」謝瀰恩笑而不語,沒有反駁。

鄭號錫揉了揉眼睛,好似有點想睡覺了「剛吃飽,先坐著睡。等會在上樓,好嗎?」輕輕的點點頭,鄭號錫閉上眼睛,沒多久就傳來平穩的呼吸了,讓腦袋瓜靠上自己肩膀,謝瀰恩把電視關閉。

「小恩,明天要上班」一樣靠在金泰亨肩上的閔玧其說「我知道、玧其哥。後天也要。」謝瀰恩垂眸,頷首表示了解「明天晚上要潛入舞會,目標是關燁、董事會成員之一。」

「我準備好了,該帶的、要用的。傳訊息吧、以免號錫突然起床。」

三人同時拿出手機,寬大的房子安靜的連水滴落都聽的見。

聊天室、Kings:

已讀2【我東西都準備好了,明天槍應該是綁腳踝或放大腿旁,不會被發現的。】
閔Suga 已婚玧其哥(泰亨妻)
【跟號錫說了沒?】已讀2

謝瀰恩停頓,並抬眸看了眼閔玧其,然後繼續打字。

已讀2【還沒。】
已讀2【我跟號錫說我是自由業,但大概的工作時間已經跟他說了。】
金泰V 已婚泰亨(玧其哥夫)
【雖然說謊不太好,但殺手確實算是自由業】已讀2
閔Suga 已婚玧其哥(泰亨妻)
【什麼時候講?】已讀2
已讀2【明天,但我也不放心他一個人在家】
金泰V 已婚泰亨(玧其哥夫)
【不然玧其哥代替?】
閔Suga 已婚玧其哥(泰亨妻)
【別傻了 老子不幹。】已讀2

只聽見訊息的主人重重的嘆了口氣,想來是很崩潰。謝瀰恩挑眉,嘴角勾起玩味的弧度。

已讀2【不錯的提議】
金泰V 已婚泰亨(玧其哥夫)
【對吧對吧】貼圖。已讀2
閔Suga 已婚玧其哥(泰亨妻)
【不錯你妹 金泰亨你今晚別想上老子的床】貼圖 已讀2
金泰V 已婚泰亨(玧其哥夫)
【別別別!老婆我錯了、老婆!】貼圖 已讀2
已讀2【那就這麼定了,謝謝玧其哥】
已讀2【衣服會幫你處理好喔🎵】貼圖

感謝瀰恩姐。金泰亨放空,並且做好晚上睡沙發的打算...不對,更正 他腦袋裡面是閔玧其穿著女裝在他身下的畫面。

看來明天結束回來有他好受的了。

看著謝瀰恩把手機放著,輕輕叫醒鄭號錫,並扶著他上樓的樣子,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因為她嘴角的弧度很、詭、異。

閔Suga 已婚玧其哥(泰亨妻)
【Shit...】已讀2

無力的掩面嘆氣,閔玧其關閉手機,然後出手打了金泰亨,被打的金泰亨現在心情可好了,這點力氣是沒辦法粉碎他得好心情的!

蹦蹦跳跳帶著一件黑色絲質長裙和一雙同色系低跟鞋,謝瀰恩愉快的拿著量尺替閔玧其量尺寸「稍微處理一下就好了,最慢明天可以拿給你們。」

「鞋子是之前買錯尺寸的,玧其哥應該能穿」到底怎樣才能買錯?閔玧其崩潰到完全沒力吐嘈

把閔玧其攔腰抱回,金泰亨將他的腳放上自己的腿,稍微彎腰接過謝瀰恩遞來的鞋給閔玧其套上,然後細心檢查「差不多,剛好。」

「頭髮跟妝怎麼辦?」閔玧其已經處於放棄狀態,他懶懶的問,任著金泰亨玩著他的頭髮謝瀰恩揚起笑容「我可以幫忙。」

.

閔玧其覺得自己是砧板上的魚了,任人宰割。

「明天的目標好女色,除了接近女性以外保鑣都會在,所以玧其哥絕對不能穿幫。我會幫你打點好所有東西,包括聲音。聲音只要吃變聲藥就好了,所以不用太擔心。」

坐在謝瀰恩房間的梳妝台前,他閉著眼試妝,而金泰亨坐在閔玧其旁邊盯著他,老實說他還真有點壓力。

「好了。」張眼看著鏡中的自己,閔玧其邪肆的笑了笑「真的像個女人。」站在閔玧其面前替他處理好假髮,謝瀰恩弄好後還拍拍閔玧其的頭,示意讓他睜眼,然後遞過被盯著處理了一個多小時的衣服、鞋子及首飾等,以及其他明天會用到的東西。

「明天你就叫閔玧智,金泰亨的妻子。要自己製造機會和他獨處,但必須和泰亨分開行動,否則他的保鑣不會離開。」背對飛咻夫夫,謝瀰恩讓他們自己穿上明天要用的衣服「可以嗎?」

「可以」拉上拉鍊的聲音從後頭傳來,謝瀰恩聽見閔玧其坐上床,看來是在穿鞋吧,畢竟站著不好穿。

「妳可以轉過來了。」閔玧其一邊確認自己衣服有穿好,一邊讓謝瀰恩轉回,面對他們兩個「噢~很完美。」

語氣明顯帶了點戲謔,謝瀰恩笑了笑,她替閔玧其把腰帶繫好,並且讓金泰亨替他帶上首飾「今天住我這吧,很晚了。」謝瀰恩幫閔玧其把黑褐色的假髮挽成優雅弧度,然後插上藍紫色的髮簪。

抬眼看向時鐘,閔玧其點點頭「也好。」小心翼翼的扶著閔玧其,金泰亨把閔玧其帶到謝瀰恩房間的全身鏡前

「還不錯。」「而且看起來很可口」抬起手肘撞了金泰亨的肋骨,閔玧其仔細的看著自己的女裝扮相是否有何不妥。

「玧其哥要順便吃變聲藥看看嗎?」看著閔玧其的舉動,謝瀰恩從梳妝台的某個抽屜中拿著了藥罐並遞給他。閔玧其看向撫著肋骨的金泰亨開口問「要嗎?」那隻大型犬立馬點點頭,而且如搗蒜「要!」

無奈嘆了口氣,謝瀰恩叮嚀道「我先幫玧其哥卸妝,之後就還給你了,但是,絕對、不要、弄髒衣服!」把閔玧其拉回梳妝台前,謝瀰恩把水遞給他,讓閔玧其配著水連同變聲藥一起吞下「還有不要太過,明天還要上班。」

「知道噠!」金泰亨燦顏回答

嗅著空氣中越發強烈的罌粟味,謝瀰恩在心裡吐嘈。

你知道才有鬼。

感謝瀰恩姐讚嘆瀰恩姐。金泰亨免於不能上閔玧其床的命運了,房間也就那麼大,怎麼可能把他趕出去,況且還在別人家做客。

不客氣,不必謝謝我了。幫我付掉罰單錢就好了。謝瀰恩用眼神如此傳達。

成交!

.

飛咻夫夫晚上睡她房間,鄭號錫睡原本是客房但後來成為他專屬的房間。

家裡房間並不多,扣掉主房、也就四間,其中一間被當成酒品展示區,至於另外一間則被當書房,甚至還有客房被當倉庫的擺東西。

呀,所以我今晚可能要睡客廳的沙發床了呢。

坐在沙發床上,謝瀰恩打開從自己房間帶出的筆電,重新放出音樂,並翻開看到一半的書本喬了個舒服的位子繼續閱讀。

幾乎是皺著眉看的,因為他們訊息素的味道實在太濃了,謝瀰恩從沙發床上下來,翻起床墊拿出Alpha抑制劑,趁還沒有感覺以前給自己施打,謝瀰恩蓋上床墊後又重新爬上沙發床。

果斷放棄繼續看書的謝瀰恩隨手抓了個抱枕,並且蓋上自己的臉。

靠,早知道不留宿了。味道好重!!!!!!幸好自己有在房間裝隔音設備...... 不然就是雙重折磨。

鄭號錫一下樓就看見謝瀰恩一個人躺在沙發床上扭動,還不停的踹著眾多抱枕。

我只是下來裝個水喝要而已ˊ0ω0ˋ

好險只維持了幾秒,所以鄭號錫好心的裝作什麼都沒看見「..瀰恩姐?」

「號錫?怎麼了?」抬頭尷尬看著睡眼惺忪的鄭號錫,謝瀰恩趕緊坐正「喝水。順便透透氣」

走進廚房裝水,鄭號錫隨口問「怎麼不上去睡?」謝瀰恩頭疼的扶額搖頭,捏了捏眉間「玧其哥和泰亨睡我房間,所以我睡這。有點後悔留宿他們兩個」

「還是要睡我那?」鄭號錫拿著水杯坐上雙人沙發望向謝瀰恩,謝瀰恩瞪大雙眸,嘴巴也張得大大的「不怕我對你怎麼樣?」

鄭號錫淡笑,搖搖頭「反正在一起久了還是要面對的。」謝瀰恩簡單收拾後,癱坐在沙發床上「外頭Alpha那麼多,怎麼不找他們」

「我的命是妳撿回的,沒有理由去找別的Alpha。但如果妳希望的我,我會去的」謝瀰恩閉上眼睛,嘴角微微上揚「我不希望你去找別的Alpha。」

「我也不希望妳找別的Beta或Omega」鄭號錫的聲音很輕,若沒有仔細聽還可能聽不見,但謝瀰恩並沒有聽漏。

「如果跟我在一起,壓力會很大,因為我是惡魔的孩子。」她睜眼朝著鄭號錫指了指自己的紫色眼瞳「妳不是惡魔。」

謝瀰恩笑了笑,折好毯子後站起身「在你房間如果發生什麼事我可不管喔?」

被鄭號錫拉著上樓,謝瀰恩看著他的背,覺得很有安全感「號錫啊、」

「嗯?」

「謝謝你。」

「我才要說謝謝呢,瀰恩姐。」

全站熱搜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