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啊、」你站在他面前轉了圈,想讓他誇誇自己。

當然、你是因為他生日而精心打扮,否則換作是平常的你,你連一跟手指都懶得動。

打開衣櫃,從清一色的深色上衣隨便抓一件,然後素色長褲、大功告成。

雖然平時總是胭脂未沾,但你保養得宜,因此他總是對你總是細心呵護,常常把你抱在自己懷中 彷彿在宣示主權。

他掛起淡淡的小酒窩「好看。只要是你都好看。」

「少來」笑了笑,你輕輕槌打他的胸膛。這點力道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但金南俊還是皺了眉頭,一副很痛的樣子。

「痛嗎?」你有慌張的抬頭看他的表情。

「痛」他皺眉抓著你的手放向他的胸口「親愛的我需要治療。」

知道自己上了賊船,你嘆了口氣「怎麼治療?」把自己的臉頰湊向你,他說「吻我」

「....BOBO和Kiss的差別在於???」你呆呆的問他,一聽到"吻" 你馬上想到這個金南俊金句語錄。

好吧、雖然有點煞風景。

「舌頭的有無」他還很真摯的一臉認真回答你。

「......。 你要..吻?」抓著他的臉,你湊上他鼻尖,撒嬌似的蹭了蹭「要。」他低低的回答你,雙手搭上你的腰,把你往自己身上拉。

真是的、原本不是說要治療的嗎

把他的頸子輕輕的稍微往自己壓,你不必墊起腳尖就能吻上他,對你來說很是輕鬆。

把手從頸部移至他那渾圓的後腦杓,你霸道的把他的頭往自己壓。

熟練的兩人親吻著,彷彿世界只剩下你們兩個 ——雖然確實只有你倆而已。

「...好了、停了。不然你就是在玩火」他抓了個空檔拉開你們的距離,順道把你掛在他腰上的手不著痕跡的放開以免等等自己腦充血然後激動之下就把你丟上床辦事去了。

生日就不用慶祝了ヾ(๑・v・๑)ノ

你邪魅一笑,暗示性的往他耳珠咬了口,並朝耳窩吹口氣。然後,就跑了,留下金南俊自己在原地爆炸。

他家親愛的什麼時候會玩這種招了????????

晚上抓過來懲罰懲罰,不過我應該要先處理一下才對......。

無奈的金南俊只好自己召喚浴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綹旻 的頭像
綹旻

BLYFARMY.Young Forever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