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智旻和冀米等人回到朴宅「那、那個,泉䕕姐!」朴智旻叫住金泉䕕「嗯?」停止準備上樓的步伐,金泉䕕回過頭望向他「...生日快樂」她勾起淺淺弧度「謝謝你。」

「別熬夜 早點睡」貼心的叮嚀朴智旻,金泉䕕待弟弟進房後才上樓「好。」

回房後,冀米早已坐在金泉䕕平時使用的書桌旁,幫她把一些東西收整齊。輕輕關上門,金泉䕕坐上床緣,看著冀米的背影啟口道「小米 我打算告訴泰亨跟柾國,我在雪國的事。」冀米一震,緩緩放下手上的東西,然後面向金泉䕕

「䕕䕕 這種事不是開玩笑。」金泉䕕抿唇,把冀米拉往她身邊,很認真的看著她 碧綠的眸子裡倒映的是她的面孔「我沒有開玩笑。」

「...如果」「這樣對他們不公平。同樣都是潔世的人,同樣都是我認識很久的人 但玧其、智旻還有妳都知道了,偏偏只有他們兩個被排除在外。如果他們知道了,會怎麼想?」金泉䕕打斷冀米「換作是妳呢?小米。」金泉䕕抓住冀米的肩膀,雙眸映出她的臉龐

「...抱歉......。」冀米垂首,金泉䕕放開她的手,轉而輕揉冀米的褐色髮絲「小米對不起,讓妳擔心了。但是妳知道的、我的實力妳最清楚。」先撇開金泉䕕在潔世權勢及影響力,或許她並不是真的全能,但十項內,她所擁有的有是七、八項起跳,冀米和她相識多年,這是她所清楚的。

她也曾經去過,作為貴賓被"瑔霜.金"招待。雪國是個非常漂亮的國家,因女王不常出席公開活動因此被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就算神秘,潔世的任何人也都知道——

雪國是個強盛的國家。

不只鄰近國家所知而已,就連方圓百里外的的國家通通知道,所以並不會主動挑釁雪國,大多以和平為主要,不挑起國與國之間,甚至是只有單人也不小覷。雖如此,雪國人民卻依然客客氣氣,且性格大多沉穩

「我知道妳是為了保護我,不過面對他們妳可以放鬆一點,他們不會對妳怎麼樣的。」金泉䕕心疼地輕撫冀米的臉龐「但是唯獨不能把妳那副姿態在他們面前出現。任何一個都不行。」除了閨蜜,她們兩個人的感情更可以用姐妹來比喻,金泉䕕是替人設想的姐姐,而冀米是幫姐姐處理家務的妹妹

金泉䕕也很清楚冀米的狀況,她的那副模樣所指的是白絲金瞳的樣貌。她的白髮被看見倒能以白化症來帶過,反正冀米的膚色本來就白皙,至於金色眼眸,不管如何都無法解釋。

「我今晚就會跟他們講。待四更之時。(晚上一到三點)」金泉䕕替冀米把髮色及眸色恢復原本,她說 冀米聽了抬起頭,望著半跪在她後方的金泉䕕「我能一起去嗎?」

「當然好。」親吻冀米的額際,金泉䕕輕揉冀米的白髮,唇角勾起淡淡的微笑「但是妳不能這樣出現」冀米乖巧的點點頭,金色的清澈眼眸映著金泉䕕的臉龐「好。」

「快去洗澡吧,洗完先睡,時間到在叫妳。」從柔軟的大床上起身,金泉䕕伸展四肢「嗯。要幫妳放水嗎?」順手從衣櫃撈了幾件換洗衣物,冀米問

「不用了,謝謝妳。」看著金泉䕕走向書桌坐下,她就知道金泉䕕又要做什麼了「早點睡,別熬夜。」她拿出冀米和鄭號錫合送的筆記本以及金南俊送她的筆組,隨即抽起一隻鋼筆,她再拿起筆電準備尋找靈感「會的」

兩人所說的話一模一樣,不過是順序顛倒了而已。

.

重新換回褐髮墨瞳的冀米端坐在以沐浴完畢、將頭髮放下的金泉䕕身旁。

淡淡的清香擴散至書閣的每個地方,坐在她們對面的金泰亨和田柾國瞪大雙眸。自金泉䕕口中親自道出,自己的真實身分並非一名普通的雪族...噢不、更正,是從一開始看到冀米在場便很驚訝。

「雪國女王..?」金泰亨愣在原地「那個瑔霜.金?」田柾國問,金泉䕕點頭回答「是。」「我沒記錯的話瑔霜.金好像是第一任建國女王..」田柾國呢喃的自言自語,細小的音量卻能讓整個書閣內的所有人聽見「是的。」

片刻的寧靜,在場的所有人不語,最後由是金泉䕕最先開口,她彎身致歉「抱歉,這麼晚才和你們坦白。」金泰亨頓了頓,而田柾國沒有講話「其實每個人都會有一兩個秘密的」

冀米不安的看著田柾國,他眉頭深鎖,而金泰亨倒是不以為然的樣子「柾國....」「冀米姐,我沒事。」停頓下來,他再次重複「我沒事,真的。」

「...柾國,早點睡。你明早還要開會對吧。」把田柾國趕出書閣後,金泰亨坐回原位

「...呀...沒想到泉䕕姐竟然是雪國女王,真的有些嚇到我了呢。」金泰亨笑,一如往常的笑容。

「抱歉。」金泉䕕充滿歉意的說,眉頭輕輕皺起「沒事的。柾國那邊我會負責好好跟他說的,他一時間還沒辦法消化」在一旁的冀米也低頭道歉「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

「不,不過我比較想了解智旻、玧其哥和碩珍哥知道這件事了沒」抿了抿朱唇,空白了一段時間後,金泉䕕開口「...他們知道了。」

「......這樣啊。」金泰亨先是愣了愣,隨後回過神來,恍然大悟般的點點頭「這樣原因的..。我之前就知道他們是潔世的,而你們是最近...」越說越小聲金泉䕕抬手遮住半邊臉頰,視線也特意放在一旁「泰亨,對不起。」

金泰亨笑,彷彿沒有發生過任何事。「呀...我們這棟就只有冀米一個人是人類啊」他說,搔頭的樣子似乎很困擾「啊、這點你可以不必擔心。我適應能力很強,在外面的話也可以,泉䕕姐也有拿護符給我,就是每次掛我包包上,羽翼的那個。我身邊也有很多的各種護身符之類的東西」

「而且我們基本上會一起活動。」金泉䕕補充。

_

隔日,一如往常,早上聚集在一起吃早餐,然後分開上班,接著晚上在相聚,然後由金碩珍和冀米一起準備晚餐,一切都一如往常。

嗯?你說真的嗎?

才怪呢。

除了原先的七個人,金南俊、鄭號錫、黑棺、血黛和苑扇全數被邀約至朴宅吃晚飯,而金南俊和金碩珍被金泉䕕特意的安排,坐在隔壁

「吃飽了,就玩個遊戲吧!」冀米邊和金碩珍一起收拾晚餐殘局,有時接過金泉䕕幫忙遞送的盤子,看著金泰亨等人說道「反正我們大多的人應該都很久沒有放鬆了吧?畢竟很忙。」金泉䕕覺得有趣,倒也接下去,準備順水推舟,反正能夠順便促成南碩做好「工作狂」冀米小聲嘟噥,卻被聽覺敏銳的金泉䕕橫了眼。

_

「哈啊......好想睡啊..」冀米揉著帶著睡意的雙眼,打著哈欠「還不是妳昨天玩太嗨了」金泉䕕從後照鏡內看著坐在後座的冀米,吐嘈道。

回想他們昨天在朴宅玩遊戲玩的盡興的樣子,金泉䕕不禁嘴角上揚。

「妳昨天不也很高興嗎..」冀米嘟起紅唇「至少我精神還不錯」金泉䕕淡淡的勾起笑,趁著紅燈幫冀米把服裝打理整齊,而冀米恨恨的盯著金泉䕕那有著明顯的黑眼圈卻看不出倦意的雙眸「那是因為妳熬夜習慣了嘛!」

金泉䕕笑而不語,回頭繼續把手放回方向盤。

「護符要掛好,如果有需要在跟我講」

「好」冀米乖巧的點頭,把還未梳理的頭髮束起「䕕䕕啊」「嗯。」「昨天...」還未聽完冀米到底要說什麼,一個人影竄出撞上她們的車,在翻滾之後倒地

下車查看,金泉䕕望著那躺臥在柏油路面的黑髮男子,瞇起雙眼

「還好嗎?」伸手將對方拉起,金泉䕕問

感覺到手中的刺痛感,直覺不對,不著痕跡的換手扶起男子,金泉䕕抬手看了眼,果然手上有個小洞,白血汨汨流出,而且、似乎有毒

冷下臉,自金泉䕕扶著對方的掌下冒出冰花,一路延伸至男子的脖頸,冰花的尖端抵著男子的脖頸動脈,鮮血沿著冰花滴落「你是誰指派來的」

跟先前金泉䕕所遇到的"扇"一樣,這個男子也沒有回答「那就再見吧。」

「䕕䕕,現在人還沒有很多,可能晚一點就要遲到了」從車內探出頭,看到金泉䕕手上的金色石子瞬間明白方才那撞上她們的,並不是人類「嗯,今天我會在家,下班前打給我,我會來接妳。」

「好。」

_

月末我來更文了(##)其一,其實我今天開始放假(手舞足蹈(####)
其二,我終於把我這篇的靈感處理的好一點了,雖然依舊文筆渣(笑

總之,希望各位閱讀得愉快

#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綹旻 的頭像
綹旻

BLYFARMY.Young Forever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