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妹」金泰亨靠在牆邊向鄭愉打招呼,有些詫異的指著自己,然後在對方點頭過後她快步向前

「毯子。」他遞出手上的袋子,鄭愉稍微往裡面探,發現是鄭紫珉昨日拿給朴智旻的毯子,看起來是已經洗乾淨了「謝謝學長。」鄭愉淺淺的勾起笑

現正放學時間,許多人看著站在門口的他們,更多的眼神是盯向金泰亨的。

「智旻好像很喜歡...嗯..紫珉?」中間稍微停頓,金泰亨似乎是在思考如何稱呼鄭紫珉「不知道。我對這種事情很遲鈍」有些自嘲般的笑了笑,鄭愉把頭髮勾到耳後。

「要去別的地方說嗎?我知道有一間店氣氛很不錯」不出所料的,金泰亨點點頭,讓鄭愉替他帶路。

_

「..內...從哪開始說好呢..?」鄭愉半自言自語的一邊說,一邊攪拌服務生送來的抹茶巧克力,突然間、鄭愉停止動作 極其認真的看著金泰亨

「學長..」「叫泰亨哥」「金學長..」「泰亨哥。」在金泰亨的堅持下,她深吸口氣,改口喚道「泰亨哥......。」

好不容易準備好的情緒被打亂,但鄭愉發現其實她的心情變得輕鬆許多「ㄒ..泰亨哥,其實我要告訴你,紫珉她其實..」

金泰亨很專注的聽著她說話,望著鄭愉的雙眸。她深吸了口氣,緩道。

「...有輕度社交恐懼...。而且這件事還是醫生跟我說,而不是她親口跟我講。還有沒有其他病症我不知道。」鄭愉面色凝重。

金泰亨很意外的看著她,腦中突然閃過在鄭紫珉在辦的那場舞會,她的一舉一動都因為這番話鮮明了起來「真的假的?」鄭愉頷首「紫珉之前還曾經得過憂鬱症,後來才慢慢恢復,可是好像還沒完全恢復。」

金泰亨不語,此時服務生送來餐點適時的稍微減緩凝重的氣氛。

「紫珉她有點潔癖,而且除了在家幾乎都帶著手套,在舞會的時候也是如此 她那天戴了黑色的手套」喝了口抹茶巧克力,她繼續說。

「剛進公司接代理的時候,紫珉在家裡背公司職員的臉和名字,還記了所有合作企業的相關資料,那個時候常常半夜經過她房間燈都還亮著,裡面還時不時傳來打字的聲音。」

「剛接任的時她常常把公務帶回家處理,幾本上除了吃飯洗澡以外都在處理,為的就是要幫爸減輕負擔。」她側首,視線落在一旁的畫,那是她們父親最愛的畫 "迷霧森林"

「紫珉她很尊敬爸,常常把他當成模範,覺得自己做不好的時候會反省,覺得自己不夠的時候會再模擬一次事情現場,然後推出怎樣才能顧全大局」她的聲音有些哽咽「但她都不想自己。」

「總是不想告訴別人她在想什麼,我們也摸不透,等到她真的要說的時候又不是我們想要聽的。我真的很不了解她。」鄭愉抹掉流下的眼淚,最後乾脆掩著面 把手帕放在掌心待命

「她可以笑笑的跟你說沒事,那時她就已經把自己罩上防風防水的衣服,因為裡頭已經血流如注了。」

「我很愛這個人,就算她不珍惜,但我不後悔 畢竟、是家人啊。」最後一句 鄭愉的語氣很輕、很輕,甚至帶點憂傷和感慨。

金泰亨一直靜靜的看著她,然後輕聲說道「不要逞強。」

「她..」金泰亨打斷鄭愉,然後溫柔的跟她說「我是說妳、學妹 不用逞強了。」

語音剛落,鄭愉遮住漂亮的臉蛋,淚水不受控制的滴下「抱歉,我先離席一下。」

看著鄭愉暫時離席,金泰亨的視線依然停留在她最後消失的那個位置。或許他突然了解為什麼她要選擇這間店了。

因為有她父親的迷霧森林、有她妹妹的寂靜感,還有鄭愉自己喜愛的音樂和書籍。

不是他在說,而是她們真的有很相似的地方。

倔強、愛逞強。

「唉西、妳要讓我拿妳怎麼辦啊...」金泰亨把視線轉回,無力的搔搔頭,他喝了口送來的飲料

金泰亨想、確實。

鄭愉身為長女卻沒有代理父親所張羅的公司,而是由身為妹妹的鄭紫珉上任的確很奇特,但他怎麼也想不透到底是為什麼。

如果朴智旻真的對鄭紫珉有戀慕之情,那他大概會想辦法湊合他們。

以鄭愉的個性應該會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夠幸福,所以或許能夠成功。不過她們父親的那方面才真的是問題;到底她們父親是會支持她們,還是禁止戀愛。金泰亨不知道,完全不確定,機率是二分之一 可能性都很高。

「我回來了。」回座時鄭愉已恢復平時的模樣,臉上也找不著淚水的痕跡

「鄭愉、我,可以這樣叫妳吧?」金泰亨有些試探性的問,接收到對方的同意後他露出笑容。

「如果我們來湊合他們會怎麼樣?」愣了會,鄭愉回答「智旻哥我不太確定、紫珉的話要問看看她有沒有感覺。」鄭愉偏頭思考,掏出懷裡的手機,點開KAKAO,在點進她和鄭紫珉的聊天室

「泰亨哥,現在問好不好?」她晃了晃手機螢幕,問金泰亨的意見「好,我也現在問。」

同桌的兩人同樣滑著手機,看似疏遠卻又很親密的關係,如彈簧,拉長就距離遙遠,放開時又緊密依靠在一起

「泰亨哥,在我剛剛去洗手間的時候 你有什麼想問的嗎?」鄭愉一邊打字,一邊把眼神瞄向金泰亨

「紫珉她現在還有在讀書嗎?」金泰亨問了一個他很想知道的問題「目前中斷,不過她學業的成績讓我們很放心,教育部也來看過了 所以學校批准她中斷。她跟我們都同校、在高中部 暑假時她有找時間去跟學校申請。」鄭愉回答,視線回到手機螢幕上

「紫珉之前有說過她會直升,只要成績會過。但是以她不可能不會過,紫珉的成績非常好」邊說、鄭愉唇角浮起淡淡笑意「目前校內真正知道紫珉是我親生妹妹的沒有幾個,目前扣掉我跟紫珉,就我確定的只有四個。你、小曦、田柾國還有一個是智旻哥。」

「小曦?」田柾國他知道 倒是不認識什麼叫小曦的人。

「鄭緣曦。跟我同屆的一個親戚 她在我隔壁班。」「鄭緣曦喔?那我知道啦 她是妳們這屆的女神之一誒,我們有很多人在討論她。」金泰亨笑,被鄭愉瞪以後他馬上停止笑聲,但嘴邊的笑意依舊。

「田柾國第一天就蹺課,開學典禮的時候沒有來,從早上就不見了,只有中午的時候回來說要跟我借領夾,然後又消失了。之前田柾國跟他爸爸有出席紫珉辦的舞會。」

鄭愉癟起嘴,似乎有些不甘心「而且田柾國還是班長,好像是因為他是直升上來的。」金泰亨見狀,笑了出來「泰亨哥」鄭愉皺眉,忽然一陣鈴聲傳來,鄭愉一看 是鄭紫珉傳的。

「別笑了 紫珉回覆了」幾乎是同一時間,金泰亨的手機鈴聲也響起,兩人停止交談,雙雙望向螢幕「智旻也回覆了。」

_

「......」朴智旻和鄭紫珉雙雙看著對方,誰也沒有說話,鄭紫珉瞄了一眼朴智旻,又看向自己的手機螢幕,默默的打了字

「怎麼了?」朴智旻問,鄭紫珉搖搖手,低頭打字「不,沒事。」

"怎麼了?"
"沒有啊,問一下而已"
"妳心虛喔?"鄭紫珉挑眉
"沒啦!"鄭愉傳送了一個貼圖,是一隻很可愛的黃色小狗狗
"好吧。講電話比較快 妳現在方便嗎?"

等了會,鄭愉回覆

"OK!"

起身跟朴智旻稍微交代後鄭紫珉便走出辦公室,來到附近的茶水間「喂,紫珉?」「嗯,怎麼突然問了那個」鄭愉心一驚,果然是鄭紫珉,講話都很直接奔向主題..。

清了清喉嚨,她回答「只是因為很少看妳和一個男生處得那麼好嘛!怎麼樣?有沒有感覺?」

把手機夾在脖頸之間,鄭紫珉拆開咖啡包,謹慎的用熱水細心沖泡咖啡,淡淡的咖啡香飄散,她滿足的笑了笑,把手機重新拿好,稍微思考了一下,手機另一端的人兒似乎因為得不到的回答有些慌張

「珉?」「智旻哥待我很好,事事照顧我,也常常陪我在公司熬夜,我很謝謝他。但是如果真的要交往 我目前並沒有打算,要的話、也是妳先,我再來考慮。」

小啜一口咖啡,鄭紫珉因為苦澀而輕皺起眉頭「妳覺得呢?現下對談戀愛有興趣嗎?」鄭愉在另一邊靜了下來

「應該...」

「對象呢 泰亨哥對吧。」「!...珉!」鄭紫珉可以想像到鄭愉正滿臉通紅的嬌羞模樣「妳和泰亨哥的話我會支持的。泰亨哥,愉她很遲鈍,所以還請正面出擊」

「噗..」「鄭紫珉!!!!」手機另一頭傳來了金泰亨的嗤笑聲和鄭愉慌張的反駁「才、才沒有!而且妳怎麼怎麼知道泰亨哥在的?!」輕輕墊起腳尖,鄭紫珉伸長了手,壁櫥的上層拿出糖包「他剛有打噴嚏。」鄭紫珉半靠上流理檯,輕笑了起來

「擴音很明顯。」把糖粉的包裝丟入垃圾桶,然後用攪拌棒輕輕拌勻。話筒的另一端出來咖啡廳的喧鬧和研磨的背景聲音,他倆都沒有說話,半晌 鄭紫珉開口「如果沒有事的話 我要掛囉?」

「等、等一下!」手機另外一端傳來鄭愉驚慌的回答,在幾秒過後,由金泰亨問「紫珉 妳對智旻的感覺是什麼?」把手機拿離耳邊,鄭紫珉皺起眉不可置信的看了眼手機,確認自己並沒有聽錯問題「......」

「那我和妳姐就要湊合你們倆了喔、拜。」重回耳邊後,金泰亨流暢的說完一句,不等鄭紫珉有所反應,他們掛掉通話。

「...嘟嘟嘟嘟嘟...」關閉手機螢幕,鄭紫珉揉了揉眉頭,輕敲腦門,然後從口袋掏出隨身攜帶的糖果,拆開後丟入口內。扶著流理檯的邊緣,鄭紫珉有些痛苦的靠著 她盯著自己手上的錶,看著時間一點一滴的前進

「...藥...藥。..在..包裡..」痛苦的緊抓胸口前的衣服,她鬆開領帶,顫抖的手一晃一晃的點出朴智旻,很快的,朴智旻接了電話「喂..代」

「..包...幫我帶包..我在茶水間...快點..」意識到鄭紫珉身體狀況有問題,朴智旻沒問什麼 掛掉電話後很快就來到了茶水間。

一進茶水間就看到鄭紫珉靠著流理檯坐在冰冷的地面,臉色蒼白而有些喘不過氣的樣子,他趕緊把包包遞給鄭紫珉

從包包的隔袋內找到用透明夾鏈袋裝著的藥後,鄭紫珉打開並倒出純色藥丸,放進嘴裡,和泡好的咖啡一起服用「好點了嗎」看著鄭紫珉狀況好些,朴智旻輕聲詢問她「..是的..謝謝智旻哥。」

扶著邊緣,鄭紫珉有些吃力的從地面爬起來,朴智旻見狀稍微幫了她一把「藥不要這樣配,對身體不好。」

微微一個彎身,幫她撿起黑素的雙肩背包,朴智旻遞給鄭紫珉,看著她再拿出全新手套,戴上,然後把原先的折好放入夾鏈袋內,在丟進包包裡。

對於朴智旻的提醒,鄭紫珉只抿緊唇,並輕輕點頭。

朴智旻再幫她倒了杯溫開水,然後督促她好好喝下,手持透明清澈的玻璃杯,鄭紫珉望著遺落在杯底的水珠,半晌,她開口輕道「謝謝智旻哥。」

「身體不舒服就去醫院檢查看看吧」他用的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如果不能自己一個人 就找人一起去。」

鄭紫珉抬眸,望向朴智旻,也沒有說話 只是看著他。嘆了口氣,扶額說道「我到時候陪妳去吧。」聽到朴智旻這麼一說,鄭紫珉馬上笑顏逐開「謝謝智旻哥。」

「走吧。還有很多東西要用」一起走回辦公室,朴智旻關上門「要去醫院檢查的事 不要跟我姐姐說」

稍微撥開窗簾,陽光灑落在辦公室內的素色地毯「為什麼?」坐在沙發椅上,鄭紫珉伸懶腰,展開身體,試著讓它放鬆「我不想讓她擔心,她不知道我生病。」

「生病?」朴智旻抓準她的語病,鄭紫珉故作沒聽見,繼續自己手中的工作。

「哥,你知道為什麼我要帶手套嗎?」或許是因為突然想到朴智旻在咖啡廳所提的問題,鄭紫珉反問他「不知道。」

閉上眼深吸口氣,鄭紫珉認真的看著朴智旻「哥,我有些事想和你坦白。」

美眸裡,裝了許多複雜情緒。

.

「..啊...鄭紫珉啊!!!!」鄭愉半崩潰的捂著臉龐,弓起背,讓自己的後腦杓面向天花板「呵呵。」在對面的金泰亨笑容異常燦爛

「泰亨哥!」從指縫中看見了金泰亨的表情,鄭愉羞澀的喚他他「我覺得紫珉的提議不錯啊 怎麼樣?接受嗎?」

金泰亨在鄭愉腦袋內投入了震撼彈,她的腦袋正式宣告罷工

「嗯??!!!!!!」

我被妹妹所提議而贊成的男人給追求了,而且還是個學長。

「我們不是在說紫珉和智旻哥的事嗎....」紅著臉,單用一隻手遮著,鄭愉拿起手機,看了訊息

「原本是。」他笑

「現在還是!!」傲嬌的回答,鄭愉瞪了眼金泰亨。

當然、一切是為了掩飾嬌羞。
_
我回來了各位0w0,現在是17.12/21 晚上10:25分 距離我上次放文 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再次 本人要鄭重的道歉。

因為最近需要加緊賀文(BL、H),所以耗盡了我非常多的腦細胞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 我才快寫完前戲。
是的,你沒看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對不起,因為我私人的各種原因,所以導致拖稿...

在想到底要不要月二更,但是感覺又太少...

最後!最近天氣冷 各位要多加保暖衣物!
依舊謝謝各位收看♥
#旻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