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人圍繞冥閻殿內的清澈池子,每個都相當冷靜,黑棺從正中央走出,臉上覆了黑紗,表情沒有波動。

「血祭、正式開始。」稍微低沉的聲音在寂靜的殿堂內格外清晰。一如往常的,由身為天使加百列帶頭,他稍微走上前「加百列.艾格耳,天使。」執起一旁侍女所遞的小刀,他從掌心劃下,金色血液緩緩流下,滴入水中順著水波散開。退回原位,加百列拿起侍女遞交的黑色布料止血。

下一個是米迦勒 她依舊帶著面具,只露出那雙金色眼眸「米迦勒.唯刻特,天使。」踏出約莫一步左右的距離,她的聲音輕柔,鋒利的刀尖自掌心劃開,米迦勒伸長臂膀將血液送入池中。

照著拉法葉、拉裴爾最後則是烏列爾的順序做,天使的部分完成,來到潔世的各國領導者。

「玄嚴,虎族、琥國元首。」褐髮男子上前,將掌心的血灑入池裡,紅色和金色的在加上原本透明的水,形成一層淡淡的橙色。「朴辰緍(ㄇㄧㄣˊ),血族、赤墨元首。」墨髮中混雜一點紅色的血族男子握住小刀,用力的劃開掌心,以免血液還沒滴落至池中,傷口就已經癒合,只不過場面有些血腥。金泉䕕想起朴智旻、他今天沒來,或許這個就是他的弟弟。

隨著紅色血液的比例上升,一開始的橙色逐漸變成赤紅。下一位就是金泉䕕了,她今天並沒有戴手套,因為 如果戴了 還要在眾目睽睽之下脫去,實在有些不舒服 反正活動結束後,黑棺會負責提供「...炎烈元首。」

「瑔霜.金,雪族、雪國元首。」金泉䕕接過一旁侍女遞過來的東西,那不是刀劍,而是銀針 因為她的血液有毒。用力扎下,白血汨汨滴落,池裡的赤色逐漸被稀釋,墨黑覆上手心,白色血花在止血的黑料子綻放得特別明顯。

金泉䕕結束後便是閔玧其,站在她身旁,閔玧其稍加向前「閔玧其,九尾、逝瑩元首。」臉色不變的、他拿起小刀用力割下。

閔玧其知道金泉䕕的真實身分,冀米也曉得,他們很信任彼此,未告訴朴智旻他們是因為金泉䕕和閔玧其跟冀米認識很久,幾乎把對方的一切都摸透了,至於朴智旻、她沒有把握 更不用說其他人。金泰亨和田柾國是因為她到之前才知道他們也是潔世的人,金泉䕕非常驚訝,她會找時間說,甚至回國就講。並不是不信任朴智旻和金碩珍,而是她還沒有真的知道到底他們值不值得,就她目前觀察,他們、很值得,但時間 還沒到。

「拉蕥絲.忒(ㄊㄜˋ)格.檷(ㄇㄧˊ)克蘭,妖精、圖維亞蕾司元首。」金髮女子上前,將血液滴下。她是最後一名元首。

「以血為證。」黑棺道,他的聲音溫柔,但有力、清晰。池子上方浮現了層紅色的薄膜,可以從薄膜向下透視,可以看見池裡的血。

各國元首紛紛退後,這次血祭共有七場表演,上三下四,金泉䕕是壓軸。

音樂演奏,一名國家元首站在那層赤色薄膜上,那位元首是名女性,身着他們國家的服飾,相似於中國古代宮廷的衣飾,嫻熟、端莊卻不失華麗,又兩位元首跟進,兩位元首也皆為女性,一名身着日本振袖和服,褐髮間插著白色髮簪、一名身穿半改良是旗袍,結合以上兩位元首的服飾特徵及的裝飾。

隨樂起舞,除了原本的三人,慢慢加進了其他元首,五位、七位、九位、十一位,最後是十三位,隨著音樂演奏越來越激昂,速度越來越快,十三個人個身穿自己國家的服飾,整齊劃一的動作令人看得目不轉睛,金泉䕕勾起淺淺笑容,執起一旁小茶几上的酒觴,輕啜一口。音樂倏地停止奏曲,十三位元首同時靜止,為第一場表演畫下休止符,場面壯觀浩大,熱烈的鼓掌聲在冥閻殿迴響,十分熱鬧溫馨。

一場一場的表演上台再下場,直到中場休息,金泉䕕都沒有離開自己位置半步。到外頭透透氣,她瞥見苑扇向她走過來「金大人。」「怎麼了?」行禮,苑扇遞出手上的東西,金泉䕕將她扶起,苑扇也欣然接受,站直身子「棺大人要我交代給您的。」打開木盒定睛一看,是一雙淡藍色的薄紗手套

金泉䕕笑了笑「幫妾身跟他說聲謝謝。」「是的。」苑扇點頭,然後很認真的凝視她,那眼神讓金泉䕕不自覺的移開視線「小瑔、我現在用苑的身分告訴妳。棺大人的心意妳很清楚,所以 不要辜負他,好嗎?」她的語氣像是在懇求,金泉䕕背對苑扇,不敢注視她的雙眼。

她當然清楚 但他們的身分、可以嗎?一個冥神、一個女王,她沒有把握。真的。

「謝謝妳,小苑。我不會的。」她勉強的揚起笑容。金泉䕕很了解苑扇、她們幾乎從小一起長大,直到中途分道揚鑣。苑扇不想看到自己的主子受傷,而金泉䕕自己 也希望讓他受傷,可是無奈,這不是所有人會祝福的關係。

看著苑扇離開後,金泉䕕獨自一人看著獄府變化莫測的天空,在望著自己手上的木盒子,半晌、她轉身進門。

_

「金」聽到有人在叫她,金泉䕕轉過頭「壓軸喔。加油」閔玧其淡淡的笑,右手握拳,做出打氣的樣子「當然啦。」露出淺淡的梨渦,金泉䕕做出同樣的手勢。

輪到她上場,金泉䕕走向冥閻殿最前方的管風琴,她坐上琴椅,雙手放上鍵盤,空氣凝結,每個人的屏氣凝神的看著她。

輕柔但高亢的嗓音迴盪在冥閻殿「La Speranza(希望、譯自拉丁文)」金泉䕕看向走到她身旁的米迦勒,笑了笑,金泉䕕也跟著唱起歌,雖然沒有譜,但她們卻能合音,而且合作的十分完美,彷彿一開始雙方就已經說好了。

「아침 가장 어두운하기 전에 태양 상승(譯:太陽升起前的凌晨最黑暗。歌詞擷自BTS_Tomorrow)」米迦勒接著唱道「But it also still unable to prevent my faith.(譯:但那也依然無法阻止我的信仰。)」音符轉調,變得溫柔 但一開始的莊嚴卻還在「My soul desire that you.(譯:我的靈魂渴望的是你。)」兩人對唱,相互凝望,而琴聲依然在彈奏。

「My heart love you.(譯:我的心所愛的是你)」時不時的高低音,米迦勒和金泉䕕合音的很美,沒有被對方拉走,音色乾淨而清澈「You are my dream,my faith.(譯:你是我的夢想,我的信仰)」金泉䕕先起頭「You.」米迦勒接著重複「You.」兩人同時吸氣,接著合唱「『My,faith.(譯:我的信仰。)』」

音尾結束,金泉䕕起身和米迦勒一齊行禮,鼓掌聲熱烈迴響,方才那三分鐘的靜謐不復存在,金泉䕕淺淺一笑,而一旁米迦勒則彎起眸子,雖然看不清楚表情,但金泉䕕望向那彎起的眸,應該是在笑吧。

「謝謝妳。」「也謝謝妳」米迦勒再次彎起眸,金泉䕕的唇角浮起淡淡的笑意,若有似無。四周的元首開始解散,金泉䕕瞄到閔玧其也打算離開現場,但似乎被血黛攔了下來。

「小瑔!小迦!」黑棺出聲叫她們「去我那、羅鄍閣,要不要?」「我等一下有事,抱歉 沒辦法和你們一起去了。」米迦勒不好意思的說,那雙漂亮的眸子寫滿歉意。

「好吧,小迦、祝妳好運囉」黑棺微笑揮手,米迦勒同樣揮手,接著就匆匆離去了。

「嗯...黛把玧其抓過來了,等一下智旻也會到。我有請扇先幫我們準備酒了」「太好了。」金泉䕕笑了笑,看著偌大的冥閻殿只剩下他們,她把皇冠和遮住她顏面的黑紗摘下,連同權杖一起拿著,黑棺所贈的薄紗手套已戴上「輕鬆多了。」

「小瑔,」黑棺輕聲喚她,金泉䕕抬眸望向「嗯?」

「妳這酒鬼。」說完,黑棺一溜煙就跑了,閔玧其不明所以得看著黑棺笑嘻嘻的逃離有點無言的金泉䕕身邊。

移動到羅鄍閣,他們幾個和隨後趕來的朴智旻一起喝酒「好可惜啊,小迦不能來。」黑棺拿著酒瓶,瀟灑的倒進杯子內「你等一下喝醉喔」朴智旻看著黑棺,帶點警告意味的說「扇和黛可扶不回去。」閔玧其再補一槍。

金泉䕕伸手一勾,把黑棺的酒全放入自己懷裡,然後笑「那就我的了。」

三個男人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酒被正大光明的"拿"走,放在人家懷裡的東西,也搶不得「算了、算了」閔玧其無奈的笑了笑

「對了,泉..」金泉䕕橫了他一眼,彷彿在警告他,不要叫她金泉䕕「瑔霜.金。這裡別叫墨世的名字」愣了愣,朴智旻回神「瑔霜姐...?」金泉䕕皺皺眉,似乎有點不滿甚至嫌棄

「你要跟他們一樣嗎?叫我"金"或"小瑔" 不過在墨世一樣要叫我"泉䕕姐"!」金泉䕕特別在句尾強調,加重了語氣。朴智旻不管怎麼想,還是金比較好。

「...金...。」金泉䕕給自己倒酒,隨性間帶點優雅「要問什麼?」「我今天才知道,原來妳是,嗯...雪國女王。」朴智旻頓了頓,繼續接下去。金泉䕕笑,回答「我沒有說過。」「況且我之前和你說的時候有說過種族不方便透露,因為我們雪族在這,很少、不是嗎?」嘴角浮現一抹淺笑,有些哀傷但從容。

「玧其呢、你不也今天才知道他是逝瑩的君主嗎?」金泉䕕的雙眸望向閔玧其金色的眼睛,而他一邊喝酒一邊看著她,兩人互望「是...。」朴智旻抹臉,執起酒杯一口喝下。

「冀米今天請假吧?」替在場的所有人倒酒 金泉䕕問「嗯。妳怎麼知道?」點頭向金泉䕕說了聲謝謝,朴智旻回答「她有先跟我報備,說是有事情。」金泉䕕拿起酒杯向在一旁喝悶酒的黑棺敬酒。

「別無視我啊。」他無奈的笑著說,黑棺小啜一口「這不是在跟你喝了嗎,」金泉䕕笑,瀟灑的一次灌完杯內剩下的酒。

_

「號錫哥。」冀米雙眸彎彎,看著眼前的鄭號錫,臉上洋溢著幸福甜蜜

聽到在喚自己,鄭號錫轉過頭 正好和冀米對上眼神,他雖然感覺自己臉上浮起一陣燥熱,但還是不自覺的看著她。

這樣的感覺、幸福的好不真實。

「怎麼了?」溫柔的看著她,鄭號錫問道「我們去海邊走走,好不好?」冀米指著不遠處的海岸 問道。

「好。」語畢,他倆一起並肩走下坡道,直直的朝著海岸邊走,沿岸欣賞海邊的美景

「號錫哥,泉䕕姐要生日了,我想幫她辦個派對。」半蹲坐在沙岸邊,把玩著手上的貝殼,冀米說。

「幾月幾號啊?」「十一月二十九。我想辦在淳扇,䕕䕕很喜歡那裡,還有那邊的食物。」邊說邊笑,冀米臉上寫滿愉悅

「那妳的呢?」鄭號錫跟著蹲下,找尋貝殼,找到了一個晶瑩剔透的藍色半透明貝殼 他遞給冀米,說了聲謝謝,冀米回答他的問題「我的嗎?我的已經過了 十月十九。」

「妳想要送什麼給泉䕕姐?」冀米和鄭號錫同時站起身子,冀米用雙手各比個七,組合成相機的模樣,把夕陽餘暉給框住「嗯..還不知道,號錫哥,等一下陪我去挑 好不好?」

手依然定格,冀米把視線望向她號錫哥,水靈靈的雙眸中倒映著他的影子。

不用想也知道鄭號錫不會拒絕她

「好」露出可愛的淺淡梨渦,鄭號錫彎起漂亮的眸。冀米放下雙手,俏皮的行三指禮「謝謝號錫哥」

「等一下我回去要問碩珍哥、玧其哥、智旻、泰亨、柾國...啊、還有黑銘哥、黛跟小苑的意見,如果半數通過就問問南俊哥的意見...」跟鄭號錫一起走回街上,冀米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掐指計算人頭,看著她的樣子,鄭號錫不禁勾起微笑

「可以的話,我們等一下順便繞去看南俊問問看吧、先買禮物。」順手幫冀米把散落的髮絲掛回耳後,鄭號錫輕揉她的髮「好。」冀米抬首看著鄭號錫,她淺淺一笑

「嗯...禮物...禮物...禮物...要買什麼好呢...」再次自言自語了起來,冀米有些苦惱的皺起眉頭,撐頰思考「泉䕕姐喜歡什麼?」鄭號錫問「她喜歡酒、美食、音樂、鋼琴、唱歌...」列了不下十個,冀米恍然大悟的拍掌「可以送䕕䕕空白的樂譜跟筆記本!!」

「空白樂譜跟筆記本?」鄭號錫疑問了「䕕䕕副業有在作詞作曲。」「是喔 我可以聽看看泉䕕姐的音樂嗎?」稍微停下腳步,冀米從包內掏出手機,她熟練的點開。悠揚樂聲從手機傳來,鄭號錫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眸「Yaweis!?」冀米點頭,鄭號錫笑開「我是她的粉絲!」

冀米也跟著笑,他倆愉快的開始討論金泉䕕的曲子,一路討論到直到他們離開文具店。

「號錫哥,你覺得南俊哥會答應嗎?」冀米癟起小嘴,看著不願處的淳扇,問「會啦,別擔心,嗯?」聽到冀米的問題,鄭號錫用空著的手揉揉她的髮。

「南俊!」一開門鄭號錫就向著吧檯大叫,幸好門和吧檯離得很近,所以並沒有整間都聽到鄭號錫在叫金南俊。無奈的抬起頭,所幸他現在手上並沒有在切菜,不然他肯定"抖了很大的一下。"「號錫...」
_
呀~~~~不知不覺默來到了第14集,目前預計32集不包括番外外傳完結,希望不會太久,因為等我填滿這坑還有深陷於你跟Stigma以後,我要正式把深陷於你跟Stigma的系列一次丟兩坑上來折磨我自己(M?!)
總之七個坑扣掉深陷和s的我也都想好故事軸了,敬請各位期待吧(才不要

今日也謝謝觀看!

#旻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