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慎,不喜勿入(從來沒有正常過#)

「上尉。」金泉䕕所到之處皆有許多官兵向她行禮,而她只草草的看了眼便快步離去。

金泉䕕,一九九三年出生、二十四歲,十一月二十九生日。在軍衙擔任上尉 名字、婭溦珥。

拐彎走入指揮所,她向大將行禮「大將。」同樣行禮,墨髮藏在軍帽下,軍裝穿在男人身上,剪裁十分合身,眼神非常溫柔的,但凌厲起來 是可以殺人。

「婭溦珥上尉。」男人身高大概179左右,年齡約比金泉䕕年長幾歲,臉龐近似娃娃臉,五官較柔和。相較之下,金泉䕕的臉蛋屬於陶瓷娃娃那方面的、精緻的沒有瑕疵。「報告。雪國邊境....」

「小瑔」面對指揮所,金泉䕕待門關上,便轉身準備離去,怎知一回頭就看見一名左頰有漂亮的圖騰以及右眼下有血色淚滴的男人 很好認,他是黑銘,也是黑棺。

和在墨世一樣,黑棺依然雪髮紅瞳白皮膚,不過就頭髮是長了..."些"

長及拖地,黑棺有幾綹髮絲掉落於地,整頭白髮用黑色緞帶繫著,他身着深紅色正式西裝,然後再另外加上華美的裝飾品,頗有藝術品的感覺。

「別在這叫我小瑔。」橫了他一眼,黑棺看著金泉䕕身上剪裁較為貼身的軍裝及軍帽被整理的一絲不苟,挺是搭配平日的冷面嚴謹形象。

「是是是、都聽妳的。走囉」笑了笑,黑棺轉過身,走在前頭,金泉䕕跟在他身後,她冷冷飄過一句話「身分曝光算你的。」

「我可不保證」黑棺說這句話的同時,金泉䕕甚至可以想像他的表情、嘴角上揚的模樣

「......」果斷地先踹一腳再說。

_

「小瑔,妳好了嗎?」站在房門外,黑棺敲門問正在裡頭更衣的金泉䕕「還在穿。」在裡頭的金泉䕕語氣煩躁的回答

又要換衣服,又要綁頭髮 重點是衣服還很多,你要我怎麼在三分鐘內換完 光是軍服就有五件起跳,你說我的正裝又會少多少...。心中奔騰過萬隻雪人後,金泉䕕終於冷靜下來,乖乖的把衣服做最後整理。「可以進來了。」

坐在鏡子前,金泉䕕讓金髮傾瀉而下,脫去手套用指梳理,指尖經過的髮絲全成為上藍下白的髮色,雙瞳在閉上再睜開後變為冰藍色,清澈且透明。

長髮放於肩後,金泉䕕看著鏡中的自己,不斷低聲唸道「妳現在是瑔霜.金,妳是一國之君...」黑棺看著她的背影,抿唇不語。

金泉䕕,她一個人擁有太多身分,就他知道的 至少有四個,都是不同時候,類似不同個性的角色。金泉䕕、普通人類;S、KL幕後;婭溦珥、軍衙上尉;瑔霜.金、雪國之君。突然要她在短時間扮演好就其中一個特定的角色、太難。

「小瑔,不要緊張。」黑棺站到金泉䕕身後,輕輕用手掌蓋住她的雙眼,溫冷柔軟的觸感讓金泉䕕靜下心,感受從手掌傳來的血液流動和心跳聲「誰跟你說我緊張了。」等情緒穩定後,她拿下黑棺的手,從鏡中看著他。

「妳告訴我的」黑棺彎起眸 「少來。」金泉䕕拿起梳子處理長髮,梳理好的髮絲用雪花造型的髮簪固定,髮尾綻開漂亮的白玉色。

「好了,走吧。」從梳妝台前起身,黑棺叫住她,金泉䕕疑惑的看著他「怎麼了?」他伸手幫金泉䕕扣上項鍊的扣子「沒有扣好」

「謝謝。」邊說邊帶頭走出房間,金泉䕕的鞋跟在地面喀喀作響,黑棺走在她身後,凝視著金泉䕕的背影

像倔強但又惹人憐愛的花朵,縱使金泉䕕在如何不愛笑,可黑棺知道她有顆柔軟的心,金泉䕕並不善於表達,因此常常只能看著別人的雙眼,而選擇不說話,所以許多人對金泉䕕的第一印象都是高傲、冷淡,往往那些人都不會再想要深入了解她,所以金泉䕕的高冷形象就這麼被定下來。

「到了,再見。」金泉䕕的聲音將黑棺的意識拉回 他們已經走出獄府,金泉䕕現在要前往雪國宮殿。

「好,再見。」目送金泉䕕離開,黑棺直到她離開他的視線盡頭之後,再次進入獄府。

「扇。」叫住正好走在前頭不願處的苑扇,回首,她彎腰傾身向黑棺行禮「棺大人。」

「妳等會幫我跟衣商訂衣服,下午讓黛來找我,跟她說送設計圖給廠商。」讓苑扇起身後,他簡單的交代「是。」再次行禮後退下,苑扇先行離去。

回到居所《羅鄍閣》 黑棺一腳踏入酒紅色地墊,上方鋪張的黑色地毯繡著神話故事,放滿各種東西的書櫃旁擺了張加大辦公桌,鄰近書櫃方便取用物品。

辦公桌上擺設扣掉少數的公文,多數都是設計圖,有禮服,女式西裝,襯衫,外套,下裝,正裝,長、短袖還有手套,還有幾張是未完成的設計稿,上面有許多塗塗改改的痕跡,黑棺提筆準備完成它,他早在畫這些稿子前就想好他要送誰了。

他的心意很明顯,他很清楚她喜歡什麼風格什麼款式,又或者"必須"是什麼款式。

每次參加正式活動時 她都必須着華美厚重的服飾,以代表國家的富強,大多藍、冷色系。

她喜歡的款式大多偏向歐美的簡約時尚又或者中國古風的端莊嫻熟。她喜歡稍微簡樸但又帶點華麗配件的衣著。她喜歡黑白色、藍色及淡紫色,所以他的設計圖大多以這些為主。她總戴著手套到處走,免得真的要肢體觸碰時,別人被她的體溫嚇到。她喜歡右手中指上戴戒指。她總在需要露臉時,只露出朱紅的唇,然後出席。

他對她觀察入微,他注目她很久了,真的、很久,很久。

只是或許她都沒有發現罷了,又或者她視而不見。

他喜歡她很久了,甚至是愛她。

他可以期待嗎?

答案是——

_

金泉䕕頭戴王冠,那感覺總讓她不習慣,隔層紗,她和臣子交談,身邊的侍女也沒幾個「下去吧」把官員打發下去,金泉䕕揉著發疼的腦袋「是。」

太久沒踏入自己的國土,金泉䕕覺得他們變得陌生了。最近國內人心惶惶,不為其他,只因鄰近國家摩擦,有可能發起戰爭,軍衙那正加緊訓練,就連獄府也相當緊繃,因為每每打仗,戰死的病死的 永遠難以計算。

軍衙並不清楚她的真實身分,自從軍開始,她用自己的實力拼進少尉後,便不打算向上升等,再升,後續只要揭露身分,就會很麻煩。

如果真要打仗,她很有可能要親自領軍上戰場,畢竟金泉䕕是軍衙內唯一會治癒的前線作戰;不只治癒,還有淨化及血幕都十分出色。

實戰也是金泉䕕的專長之一。能動能靜,除了動態以外,金泉䕕的靜態更是多才多藝,不只是演奏、歌唱、繪圖還有書法,她樣樣精通。每每在血祭都需要演藝,來代表各國家的感情穩定,不會有戰爭 血祭將近,雪國附近的國家又發生爭執,這次血祭若非平安落幕,即為爆發戰爭。

若血祭前後並沒有打仗,就代表是個緩衝期。血祭後馬上打,那必定會有人認為是內亂。如果血祭前爆發,一直延燒至血祭時雙方見面一定會有摩擦。血祭時正好遇到戰爭的話,那麼金泉䕕就絕對是無法出席的,部分國家元首也將會一同加入戰局。

「女王,有人求見。」從外頭來了一名大臣,金泉䕕答應,因為她現在非常需要離開這個沉悶的地方。

步出她所居住的雪妃殿,金泉䕕來到主要殿堂。只要有人求見或正式公開場合活動就通通辦在主要殿堂

從側面走上王座,她直視前方廣闊的殿堂「宣。」一聽金泉䕕這麼說,一旁的宣侍馬上傳入方才所求見之人

走入殿堂的兩人皆着深褐色的衣飾,這顏色鮮少在雪國境內出現,雪國的衣著大多為藍、白、包括她自己的 她全身上下唯一並非藍色的服飾就是黑色面紗。所以她猜想兩人大概是鄰國的使者。

使者向著金泉䕕行禮後,其中一名便開口說話「敬愛的女皇,吾國與鄰國已和解,您可不必在擔心。」另外一名接著道「後日我國將會送達歉禮至雪國,請您務必收下,吾皇將擇日來訪致歉」

「辛苦貴國了,妾身會期待與貴國領導會面。」嘴角勾起淺笑,金泉䕕微微傾身。

目送走兩位使者,金泉䕕的手跨在王座的扶手上,滿腦都是方才他們所說的話。鄰國和解,兩方的鄰國使者同時出現致歉,真的有那麼簡單嗎?

總之,她的煩惱消去了一個。

回過神,金泉䕕走出殿外,在外頭走走,她實在太久沒有走進雪殿,或者停留、好好欣賞身邊的風景。

宮殿跟她離去時依舊相仿,只不過季節變化,由秋末轉夏末。夏秋時雪國的冰華盛產,常常出口國外,也吸引許多遊客來到雪國拜訪,冰華花海也相當壯觀,看上去是整片的晶瑩剔透。

血祭正好是在夏末初秋時,近期雪國會有一連的活動,短則一天左右就好,長則需要幾個月,甚至有許多活動金泉䕕都必須出席、代表支持。不過也慶幸她可以只參與開幕式與結業式

但最近真的太多事,有太多地方要跑,軍衙、獄府還有天界。軍衙那好辦,軍令發下去,抓準時間到指揮所就好。獄府去以前和黑棺、血黛或苑扇說一下就行了。麻煩的是天界,天界需要登記手續,還要檢查

算了,獄府每個月都會有天界的人去接新任天使,到時候再打招呼就好了。

「緋,等會送酒和軍狀到雪妃殿。」一旁名為緋的侍女,在行禮後便退下。

_

「冀米?」朴智旻在冀米面前揮揮手,回過神的冀米,看向朴智旻,只見他一臉無奈

「抱歉。」笑著向朴智旻賠不是,冀米目光轉向筆電的信件夾,點開「啊、泉䕕姐傳了個音檔給我,幫別人的作曲,已經公開了,說喜歡給點意見 智旻你要聽嗎?」把自己正在聽的音樂按暫停,她拔掉耳機,並打開音檔

「泉䕕姐有自己作曲,還有部分是幫別人寫的,而且泉䕕姐還兼作詞,唱歌又很好聽。厲害吧!」說到金泉䕕,冀米笑到都快看不見眼睛了,看她驕傲成什麼樣子。

朴智旻很明顯的呆了半會,然後尷尬的咳了聲「放小聲一點,我們還在公眾場合。」朴智旻不提醒,冀米還當真忘記了。他們現在和金碩珍在淳扇,現正中午。

和金碩珍聊天的金南俊恰巧聽到他們的話題,問道「要不要幫你們放?」「可以嗎!抒情樂喔?」每當用餐時間,淳扇人總是很多、很熱鬧,冀米擔心音樂會和氣氛格格不入

「可以的」金南俊微笑,將正在播放的音樂到一段落時暫停然後接上冀米的筆電。一陣悠揚琴聲傳入耳,餐廳原先熱鬧的氣氛頓時降下聲音,有人"耳尖"發現是金泉䕕的作曲,頓時興奮大叫「Yaweis!(中譯:亞薇絲)」

「有眼光」冀米望向聲音來源,滿意的笑了笑「Yaweis?」好心的替朴智旻解答疑惑,冀米繼續說「泉䕕姐作曲的名字,作詞的話叫CSK。」

「泉䕕姐是個工作狂,常常泡在文字堆裡,正職之餘就是寫曲和作詞,雖然也是工作。」冀米說完無奈的笑了笑。朴智旻回想起金泉䕕在朴宅,好像除了吃飯跟早上出門工作外、他倆就連回家時間都是錯開的,其他時間都沒有看到她的身影,都原來都在房間作詞作曲。

「而且䕕䕕還是全能!!工作能力也很好。」冀米揚起燦爛的笑容「國文造詣優秀、腦袋聰明、南韓第一大學畢業,樂器樣樣精通,跳舞厲害,學業成績優異,就連外語也很流利!」想起金泉䕕的優點,冀米掐指一個一個慢慢算,朴智旻看她那麼聊得那麼起勁,其中也有幾個他有興趣的話題

「妳有泉䕕姐跳舞的影片或照片嗎?」此話一出,冀米裡面從筆電內找出一部影片,時間是三個月前左右,片中的金泉䕕全身雪白,一雙碧綠眼眸特別明顯。將影片按靜音,她和朴智旻開始欣賞。

片中的金泉䕕身在一處完全空白的地方,不管是地面、牆壁還是天花板,無一不是。

「要開始了。」兩人四眼全神貫注在金泉䕕的舞蹈影片上。金泉䕕原本低下的臉緩緩抬起自左到右向上望,雙眼緊閉,右手慢慢由腹前用指尖步向脖頸,背部配合著手指的步伐,拱起漂亮的弧度,右手向外伸展,視線跟著右手望著遠方,彷彿在渴求某種東西

機械般的停頓兩下,她將右手收回,轉而攻向左側,接著左右手整齊劃一的向上延伸,那完美的臉蛋也跟著望著上方,做出祈禱的動作 金泉䕕戴著手套的雙手交疊

突然 氣氛驟變,她整個人疊坐於地,彷彿失去生命

右手緩起,左手上抬 朴智旻似乎能夠看到那牽起她動作的銀色絲線,整個人柔軟的從地面只用腳及腰部的力量撐起,倏地下墜在向上延伸,用右手撐起全身重量,金泉䕕向後翻,優美的身體線條在空中畫了漂亮的拋物線,單膝半跪左手向右側畫了個漂亮的半圓,然後順著頭再來是臉龐,延著脖頸向下畫,最後是地面

稍微停頓,直接跪上地板,視線坐落於地,猛地抬頭,她半跪,雙手朝上,想要抓住什麼東西似的,再收回手臂,她整個人向後倒,用下腰起身,線條優美,沒有任何的不穩和歪斜

從空中劃出線條,她抬起左腳向前墊尖,指尖順著腿部緩緩上移,左手上升,再緩緩下降,最後 金泉䕕的右手托住下顎,視線放在右側地面。

影片到此結束,約兩分鐘的片子,讓朴智旻打從心裡佩服金泉䕕、不只動作有力,連線條都很美,有些需要柔軟度的動作她也都在瞬間做到了,還有那傀儡娃娃,讓他印象相當深刻。

「泉䕕姐好厲害」腦袋內不停播放金泉䕕跳舞的畫面,朴智旻讚嘆道「對吧?還有歌!」冀米笑了笑,用手指了正在播放音樂的喇叭

「冀米,妳是她的狂粉喔?」朴智旻開玩笑道「是的!!」冀米回答,露出梨渦,甜甜的笑容透露她對金泉䕕的滿滿崇拜。
_
今日1111光棍節,大家有開心嗎(啥鬼)
沒關係,我們有防彈陪我們過(什麼歪理)
咳嗯,總之 回歸整題,我現在正在努力處理我的,嗯...CP H文,希望各位不要嫌棄我肉文的文筆,拜託,肉肉真的好難寫,寫完又很有成就感,但是感覺很沒節操是真的😂😂😂

好啦,今日也謝謝各位的支持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