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結束後,我和智旻哥留下來處理後頭的事情,包括員工、禮物以及合作企業的事

「代理。」稍微替我擋酒,智旻哥臉有些紅,但意識是十分清楚的「智旻哥,你這樣還能開車嗎?」我皺起眉,替他擔心,比較酒駕釀禍,還不如不要坐車

他看著我呆了半天,沒有反應。

更正。意識不是十分清楚,而是有些模糊「先休息一下,我們等一下攔計程車。我記得這附近有間咖啡廳」輕輕扶著他,我帶著智旻哥一步一步慢慢走

來到會場不遠處的咖啡廳,我們點了些茶點,和一些可以醒酒的飲料

「智旻哥,以後不用在幫我擋酒了 尤其要開車。以後在我父親回來以前 如果我不在 沒人提醒你怎麼辦?」喝著送來的東方美人,我看著對面喝著醒酒茶的智旻哥

「..嗯...不知道。」他笑了笑

「以後說不定我也會在,所以不用擔心」我笑,輕啜一口東方美人

「代理,請不要說這種話」智旻哥皺起眉頭,放下手上的杯子,認真的望向我「在外面不要叫我代理,這樣很奇怪」我從容不迫的笑,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世事難料。」我放下手上的茶杯,拿起叉子戳向一旁的小蛋糕「可是...」智旻哥似乎還想說什麼,可是卻被打斷「啊呀,美人。」那人聲音有些低啞,我完全沒有印象。他是個陌生人。

「閔玧其。」輕輕拍掉放在我那換成乾淨襯衫上的手,看著智旻哥準確的叫出那人的名字,很意外。他的神情有些慍怒

「智旻、別生氣。」我沒有抬頭,但是他的語氣有些戲謔,又或者是安撫。他逕自拉了個椅子,在我們這桌坐下。這時、我看清他的樣貌,很美,皮膚白皙,四肢修長,身高挺高

「代..紫珉她沒有很喜歡陌生人」「是嗎?那正好,帶刺的玫瑰、我喜歡。」那個被智旻哥叫閔玧其的男人笑,我說、語氣冷淡「我討厭。」

「...玧其哥你怎麼在這..。」淡淡的回答,他招來服務生「我 高 興。」看來他坐定了。我附近呈現低氣壓,而且非常、非常、非常想要爆粗口「美人不可以罵髒話喔。」他豎起食指放在那形狀完美的唇瓣前,我有那麼好懂嗎?他怎麼知道我想罵髒話?

「我不認識你,所以請不要和我裝熟,尤其花、花、公、子。」最後那四個字,我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可是我很專情。」他撐起頰望向我,唇角勾起小小的幅度

「管你專情不專情。」智旻哥的手從中間劃過,最後是停在我倆之間「Stop it!兩位、火氣不要那麼大。」「我很冷靜。」我望向智旻哥,有笑容,沒有笑意。

「呃...紫珉,我先跟你介紹,這個是玧其哥,他年紀比我們大,他是個作家」

「......作家...」我拿著叉子戳向蛋糕,切了一口,放近嘴裡,很不錯 等一下要多點幾個,然後帶回家

對著送來餐點的服務生追加幾個餐點,我笑了笑,仔細打量咖啡廳內的擺飾,咖啡廳內的擺設幾乎是彩色的,但是不會太花俏,牆邊擺設了幾個書架,旁邊還放了幾個沙發和小桌子,光線比較昏暗的地方還放了幾盞檯燈,整體看起來很有格調,但又不會太悠哉

「紫珉」我停下動作,看向智旻哥「嗯?」「為什麼會帶著手套?」「時機成熟,自然會說明」我笑。

「美人...」「我不叫美人,我有名字!我叫鄭紫珉」我橫了他一眼「鄭紫珉..?好名字。」「謝謝。」智旻哥把送來的咖啡遞給閔玧其,而我則是拿走外帶的蛋糕。

在咖啡廳我揮揮手,招來計程車。把智旻哥硬是放上車以後,我也坐上後座,他現在的腦袋昏昏沉沉的,意識比一開始還要不清楚的許多。喝了醒酒茶 智旻哥的狀態卻更嚴重,我也不知為什麼

「哥。還醒著嗎?」智旻哥的頭靠著窗戶,很不舒服的樣子「...嗯...」他軟軟的回了聲「還好?」我又問「......」他這次沒有回答了

拿出水瓶和手帕,我把水撒到手帕上,然後貼在智旻哥的額頭上。冰冰的應該會比較舒服

「有好一點嗎?」把水瓶蓋上後我問他「..有...」「暈?」「嗯..」他皺著眉頭,嘴唇翹得老高,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我

「智旻哥,先睡一下。等一下到了會叫你」他點點頭,然後閉上眼,我拿了件外套蓋他身上,免得智旻哥著涼「晚安。」

_

「..哥,哥、智旻哥!快到了!」我搖了他搖好久,終於把他叫醒了,他迷迷糊糊的望向車窗外面,然後突然驚醒「這哪!?」「我家。等一下會請泰亨哥載你回家 智旻哥,你明天就請假吧」我掏出錢包,把錢遞給司機大哥「謝謝。」

扶著智旻哥,我們看著著計程車揚長而去,我掏出手機,傳了訊息給泰亨哥,他很快的回覆,我看著手機螢幕,把上面大致的內容跟智旻哥講「他說等一下會過來接你回家,先進我家等」

把智旻哥安頓在沙發上以後,我泡了些茶給他。現在是十點多快十一點,愉在樓上房間,朴姨應該已經睡了

「智旻哥,等我一下」這麼叮嚀智旻哥以後,上樓,我打算把身上的衣服換掉

「姐。」從愉的房門口探頭入內,她正戴著眼鏡坐在書桌前,手上拿了本書「泰亨哥等一下會來,妳要先下去陪智旻哥等嗎?」她點點頭,拿下眼鏡,揉揉發酸的眼睛「知道了,等一下就下去了。」「幫我跟智旻哥說我很快就會下去了,先等一下。」她伸了個懶腰,離開書桌拿了外套套上「好。那我先下去了」「嗯。」

接在我後面出房間,我看著愉下樓,我逕自走回房間,隨意抽了幾件衣服起來就往浴室走

_

快速的把自己洗乾淨以後,我下樓,智旻哥正昏昏沉沉半夢半醒的樣子,一雙眼睛看起來就是半闔,但就是死不閉,而愉坐在他對面,依舊拿著她的那本書,閱讀得津津有味

安靜快速的走向智旻哥,我把他扶正,拿了個枕頭給他,然後把他的頭小心翼翼的放上我的肩膀,然後做我的事。

把筆電放在我的膝上,我看了這幾天的公文及關於今天的各種文件等,盡量小聲的打字、回覆

處理完公文,我把筆電蓋上然後看著智旻哥的睡臉,想著方才我們在咖啡廳的對話 ..如果以後我真的出事,應該會在交給愉代理,畢竟父親人還在處理瑞士那裡的事情 能的話是盡量不要讓他擔心我們,我們可以自理就是自理,真的不行就請朴姨幫幫忙

想著想著,我竟然也睡著,睡了快十分鐘而已,而且還是自己驚醒的方式起床的...

「愉,泰亨哥快到了嗎?」小聲的問了愉,她拿起手邊的手機,傳了訊息

在幾分鐘的寧靜之後她說「他現在路口那邊的紅綠燈 快到了」我揉揉眼睛,稍微伸了個懶腰「好,謝謝妳。」

「智旻哥,起床了」我輕輕搖了搖智旻哥,還附贈幾個非常非常輕的小巴掌「起床了」

把他放正,我挪開身體,結果智旻哥竟然嘟囔了句「我要好香的枕頭....」

這哥怎麼那麼難叫啊..?

算了。「愉,問泰亨哥看看能不能請他幫忙把智旻哥放上車,我也會一起去。」她很高興的,一臉愉快拿起桌上的手機「好」

「叮咚」門鈴的聲音響起,我們反射性的望向門口,愉起身幫忙開門,我看著他們在門口比手畫腳了一陣子,泰亨哥才脫鞋進來,幫忙"搬運"智旻哥上車

看著他就直接公主抱就起來了,我真的覺得泰亨哥很厲害,然後某愉在旁邊看的很開心,差點直接拿手機連拍甚至是錄影,看她口水快滴下來的樣子就知道。

不太高興的智旻哥在感受的泰亨哥的環抱以後直直把頭往他懷裡鑽,畢竟比較溫暖,看到泰亨哥臉上的青筋跳動,只差沒有把智旻哥摔在地板上,我趕緊拿小毯子把智旻哥包好,跟著他們上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綹旻 的頭像
綹旻

BLYFARMY.Young Forever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