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總」辦公室外的接待恭恭敬敬的行禮,朴智旻親切的頷首,以示回應

「冀米?」一進到辦公室第一個看到的就是冀米,朴智旻非常意外,「總裁」空出一隻正在打字的手,冀米向朴智旻揮揮手「事情提早結束我們就先來了,金泉䕕也在,她在房間裡。」

朴智旻點點頭,把外套脫下,放在椅背上「等一下我有事想找金小姐,要跟她談談。」冀米看朴智旻嚴肅的樣子,她點點頭「我會在外面,你們兩個在裡面談吧。」

「謝謝」露出淡淡的微笑給冀米後,朴智旻敲門,得到了對方的准許便進到了小房間

看著朴智旻,金泉䕕有些生澀的問「朴先生?」朴智旻以點頭回應,坐上單人沙發,雙眼直視著金泉䕕,而金泉䕕同樣也停下手上的動作,靜靜的看著朴智旻,聆聽他所說的話「是,不必太見外,叫我智旻就可以了。我有話想跟妳談談」

「請說」金泉䕕看著他嚴肅的表情,依然不為所動,依舊一如往常的那般冷靜。

「妳是...潔世的人嗎?」有那麼一秒鐘,金泉䕕僵直著不動,她沒有想過他會問的那麼直接,更沒有想過他是問關於潔世的問題「是。如果你還想問,但我也只能透露那麼多了,不好意思。」她微微彎腰,低頭道歉「不會、不會。謝謝妳願意回答我,至少知道妳是潔世的,因為我之前曾經懷疑過。」

金泉䕕皺起眉,她以為她藏的很好「什麼時候?」「柾國做手術的時候。那時候妳進來都沒人發現,如果是平常,我應該會知道的。」「是嗎。」她的語氣很輕,垂下眼眸

「那你呢?你是嗎?」金泉䕕似笑非笑的問,抬眸,漂亮的碧綠色眼睛看著朴智旻,視線有些壓迫感,可視線情感很溫柔的,而非真的很凌厲「是的。」

金泉䕕輕笑出聲,她說「那麼我們交換秘密吧,我告訴你我是什麼,你告訴我你是什麼,但這件事只有我們能知道」朴智旻點頭「手。」

金泉䕕伸出她白皙的手,手掌向上,而朴智旻放上他的,那觸感是冰冷卻柔軟的。突然間,手背迅速竄上薄薄的冰層。

他快速的在腦袋裡面尋找貼切的種族,可以製造冰雪的,體溫很低的,總是安靜出現的——「"雪女"」朴智旻的視線從他的手移至金泉䕕身上,只見她漾開笑容,放開他的手「真準。」

「你呢?」她優雅的疊起修長的腳,直勾勾的看著朴智旻,朴智旻站起來,在指腹戳破一個洞,血液順著低下,在他的指尖形成一束花、血色的玫瑰。朴智旻翻回手掌,把那束玫瑰放在手心

「血族?」望向朴智旻手上艷紅的玫瑰,她輕輕皺起眉「是的。這花給妳、冀米最近要住妳那吧?把花放家裡,有緊急事件就把它捏碎,我會盡量趕到的。」

金泉䕕收下,看著手上的花半倘,便把它收進袋子裡「冀米呢?冀米也是潔世的人嗎?」朴智旻問,金泉䕕收起她的筆電「並不是。」

「我想告訴你一些事情,」金泉䕕看著朴智旻 在得到他的答允後,繼續講述。

「今天冀米家被KOV襲擊,我們只有留一個活口,要他回去告訴他上級,我會去取他的腦袋。」金泉䕕說的簡短,但是又有十足的威嚇感,她看朴智旻抿著唇不說話,便繼續說了下去「最近KOV必定會有許多動作,你們要小心,可能會襲擊,嚴重一點甚至是直接滅口。尤其是你、要小心一點,他們本來就是以殺戮吸血鬼為主的組織;柾國那天受傷可能也是前一刻他還和你在一起的原因,因為他在被射傷前和跟你在一起,所以他們已經知道你是血族了,想辦法自保 或者把他們拖進潔世,潔世的話好滅口,而且還有人可以幫忙處理。」

朴智旻很緊繃 他把雙手握的很緊,甚至是指節發白,金泉䕕看了,柔聲告訴他「我們都知道這不是你的錯,只是沒人有注意到,也沒人知道他們會襲擊。沒事的 柾國現在好好的,只是需要治療,不是嗎?需要的話我都可以幫忙、隨時叫我都可以,半夜也可以,什麼時候都行,如果需要我,直接找我就好了。」金泉䕕的聲音讓他不自覺的放鬆或是是情感上的安撫,又或許是心靈上的慰藉。朴智旻緩慢的點頭。

金泉䕕從她的筆記本內撕下一張紙,拿起一旁的筆在上面抄寫,完成後 遞出手上的單子「我的手機」娟秀卻有力的字體,上面寫著"金泉䕕"以及她的號碼

「...是...謝謝..。」他有些發愣的接下,然後放入口袋

「......還是妳們最近要先住我那?碩珍哥、柾國、泰亨還有玧其哥都在那,噢,玧其哥是我最近請來照顧柾國和泰亨的。」

「我跟小米都認識。」金泉䕕抬手看向錶,問朴智旻「中午了,先吃午餐,等一下我們跟冀米一起討論吧?」「好」

_

「謝謝。」看著金南俊替他送來餐點,金碩珍禮貌的說了聲謝謝

「哥今天怎麼來了?」金南俊微笑著說不會,把濕漉漉的手用一旁的紙巾擦乾淨「今天沒事,所以我就來了。」

金碩珍一邊看著金南俊的動作,一邊吃著餐點。為什麼有人可以把圍裙穿的那麼好看呢?Why?

感受到視線的金南俊看向金碩珍「我怎麼了嗎?」「沒事。」他泰然自若的說著沒事,但那雙大眼睛依然目不轉睛的盯著金南俊

金南俊轉過身,默默的摸上臉蛋 臉上沒東西啊,碩珍哥幹嘛一直看?還是我衣服沒穿好?

趕緊低下頭整理服裝儀容,金南俊把自己能看到的地方都從頭到腳看了清楚,就連臉蛋也順手摸上兩下,倒是沒注意到什麼奇怪的地方

看著金南俊的舉動,金碩珍低低的笑了笑,想不到他會因為自己的視線而慌張啊。

「南俊啊,」「啊、啊 是?」金南俊轉過頭呆呆的看著叫他的金碩珍,金南俊停止正在洗碗盤的手,任著洗手檯的水勢繼續流下「今天我們去吃個飯吧?等你收店後。」

眨了幾下那清澈的眼睛,金南俊揚起微笑「好啊。不過哥可是要等很久喔?」「敢讓我等太久,我就打你喔!」說完還伸出拳頭,金碩珍作勢要揮出

「知道了知道了,今天會提早收的!哥等下吃完來幫我,不然沒辦法提早收。」在說到後面的時候,還附帶了兩聲金南俊的奸笑。

就這樣,金碩珍原本預定好,吃完要去找朴智旻的行程被打亂。反正都有食物,而且...金南俊也在,沒有什麼壞處......

「是是是!」隨意的敷衍金南俊,金碩珍無奈的笑了笑。

這樣似乎讓他免費賺到一名員工?

「南俊啊,有多的圍裙嗎?」快速的搞定午餐,金碩珍來到後臺,翻找著倉庫「應該有。M37看看!」在外頭的金南俊由後臺通往倉庫的門口回答

「喔!看到了!」他拿起那件圍裙,穿上,只不管怎樣的繫不上後面的綁帶

走到櫃檯內,他點點金南俊「幫我,它繫不上」金南俊把金碩珍轉過身,俐落的幫忙繫上蝴蝶結「好了。」

「謝謝。」稍微整理一下身上的圍裙,金碩珍問金南俊「要幹嘛?」

「哥會送餐嗎?」金碩珍點點頭。應該很簡單?會吧。他想。

折騰了一個下午,好不容易真的等到只剩下幾個人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多快十點的事情了,把鐵門拉下,金南俊掛上"Close"的牌子,他倆一前一後漫步在河堤旁

「我的車在外面。入口那」金碩珍走在前頭,指了河堤外的停車場,在最靠近入口處的某一部黑色轎車「走吧、上車,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_

「玧其哥、泰亨、柾國,這個是冀米,這個是金泉䕕。最近她們也會住這。」坐在金泉䕕和冀米對面的三個男人,表情個個精彩。金泉䕕淡淡的笑,而冀米則一如往常,依然面帶微笑

「請多指教,我是金泉䕕。」金泉䕕優雅的微微傾身,簡單的做了個自我介紹「...泉䕕姐...冀米...?」金泰亨一臉不可置信的看了眼前的兩人,揉揉雙眼在看一次,人兒依舊在眼前,他呆愣的坐在原地「泉䕕姐。冀米姐。」田柾國回過神後,乖巧的打了個招呼「晚安。」而坐在最角落的閔玧其非常簡潔的打了個招呼。

「我是冀米。」她揮揮手,笑盈盈的看著對面的三個男人,而朴智旻則坐在她們右手邊的單人小沙發

「都認識吧?」朴智旻問「認識」「基本」「嗯。」

片刻的寧靜後,由冀米打破沉默「你們吃晚餐了沒?」「還沒」由閔玧其代表回答,田柾國和金泰亨搖搖頭「智旻,廚房跟食材可以借一下嗎?」朴智旻頷首,向冀米作了個請的手勢「請便」

「謝謝。」禮貌的道謝,冀米起身走向廚房

「那我先帶妳去房間吧?」看著冀米走入廚房,朴智旻問坐在一旁的金泉䕕「好。」她點頭同意,提起自己的行李和冀米的少數行李就準備和朴智旻上樓「我幫妳拿吧,這樣等一下就不用在拿一批了。」幫忙攫起剩下的行李,朴智旻走在前頭帶路「謝謝。」「不會。」


「這裡是妳們的房間。」把金泉䕕和行李們送至三樓客房,她倆睡一間,除了她們其餘的人都睡二樓「到這裡就好」金泉䕕向朴智旻道謝,稍微轉了轉發疼的手腕「有事就敲門板五次或捏碎玫瑰」「了解了。」稍微頷首表示,金泉䕕看了眼寢室「智旻,半夜、我們來開會,在小米睡著的時候,要嗎?」

「好、跟泰亨他們一起,在四樓書閣。」

朴智旻下樓後,金泉䕕獨自把行李搬入寢室,也將那束玫瑰插入放在一旁的花瓶,那玫瑰色彩艷麗,綻放得很美。

金泉䕕疲倦的拉開書桌旁的躺椅,把行李全數拖到床附近,她打開她的袋子,從中拿出幾張寫滿密密麻麻字體的紙張,在抽起自己的筆電,她開始工作。

做為對外宣稱為飯店(King lovers)實則為網路集團(King leader)KR幕後的金泉䕕,在內部工作,代號S。上級指示需要找人,而且是緊急,緊急的話,必須在十二小時內調查清楚,不管是什麼,只要是指定人的蛛絲馬跡全都要。她第二次遇到這種狀況,第一次是有人需要閔玧其的資料,當初看到她倒也嚇一跳,她很少接到需要調查自己認識的人的案子,基本上、是沒有的。

被指定者是——


朴智旻和田柾國。


這下頭疼了。她揉揉太陽穴,皺起眉頭,金泉䕕摘下裝飾用的眼鏡,她稍微給手指放鬆,甩了甩 金泉䕕點開Youtube放了古典音樂的合輯,她喜歡在工作時放些音樂來幫助自己放鬆,才不會壓力太大

在KR的事情除了她和冀米,沒有第三個人知道,就只有她們兩個,冀米體諒金泉䕕是個工作狂、常常泡在文字堆,守在螢幕前,所以有空就是在金泉䕕家,她家都已經快變成冀米得第三個家了。

KR是個很隱密的網路集團,對外宣稱是飯店,是飯店時金泉䕕的職位就是接線和安排,除了某些特定管道,通常是不會知道KR(King leader)的存在 畢竟鮮少人會去碰觸這塊,就連她自己當初也是誤打誤撞發現的。

如果有需要,金泉䕕會打給下層,也就是飯店內所謂的接待、需要潛入有關於指定人得各種場合,就是要知道有關指定人得任何資料。

該怎麼處理智旻和柾國的資料呢?謊報好呢、還是半正半假?還是純粹正確的好?正當金泉䕕煩惱之際,一聲敲門聲打斷她的思緒

「泉䕕,在嗎?」是閔玧其。

金泉䕕決定不說話,果斷蓋上筆電,安靜的抓起衣服就往浴室走去,打算快速的沖個澡,順便等閔玧其離開

打開蓮蓬頭,她揚起那張絕美的臉蛋,讓水順著身體的曲線向下流,最後匯集至排水孔。

單手放上牆面支撐,她把額頭放上牆,有些痛苦的皺起眉,另一隻手撫著胸口,試圖要讓呼吸平順下來

整個跪下,金泉䕕的頭髮逐漸變色,由原本的金色成了上面藍色下面白色的奇異髮色,身上也有了些改變,四肢開始竄上冰藍色的圖騰,直向背部和脖頸擴散,形狀多變、構圖複雜。四周溫度驟降,金泉䕕無力的伸手關閉蓮蓬頭開關,原先要流入排水孔的水流,結成薄薄的雪白,瓷牆也攀上冰霜。慢慢穩定情況後,金泉䕕身邊的霜雪快速消散,圖騰緩慢褪下,白皙的皮膚變回原狀,但髮色卻還沒回到原先淡金色

待站穩腳步後,金泉䕕快速沖去身上的髒污,穿上衣服後等頭髮回覆原本的顏色便走出浴室,一眼就看到並非冀米的褐髮女子,瞇起雙眼,她不確定的叫了對方名字「...扇?」

給予反應,那名女子回過頭,單膝下跪,向金泉䕕打招呼「怎麼了?」起身後,那名為"扇"的女子,拍拍身上的衣服「黑棺大人要我跟妳說最近需要回潔世一趟。」「知道了。」依然站著的金泉䕕稍微走向她

「妳、是誰派來的?」那名為"扇"的女子腳下竄起冰藤,瞬即將她的腰以下包括手臂綑綁在一起,金泉䕕冰冷的指尖撫上她的頸子,所到之處皆覆上雪花,而且綻放的十分美豔。

那名女子並沒有說話,而是雙眸充滿恐懼的看著她「我所認識的扇,不是這樣。她很重視禮節,再者、每次我看到她時,幾乎都穿着旗袍,頭髮也總用髮簪插著。她都稱黑棺叫"棺大人"。況且,我不叫她"扇"的。」說到最後 金泉䕕甚至還諷刺般的勾起嘴角,露出淡淡的酒窩「好悽慘呢。」金泉䕕臉上的表情和說出的話語完全不符合,若是消音 或許會有人認為這人是很溫柔的、只要不讀懂眼裡的情緒。

「泉䕕姐,現在裡面怎麼了,還好嗎?」一陣敲門聲後接著朴智旻的聲音「沒事。智旻你先下去吧,我隨後到。」很冷靜的回答,在語音正好落下時,那名女子脖頸上的雪花扎得更深了點,她吃痛的死咬著嘴唇,就是不想示弱

「再見。」金泉䕕彎起眸,眼裡沒有笑意,下一秒、房裡又只剩下她,地板落下一顆珠子,一顆閃爍著金光的石子。

把石子碎掉,金泉䕕步出房間。

全站熱搜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