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寫些什麼吧...少年坐在雲端,展開他那潔白的翅膀 任何的詞都不足以形容那般美好的畫面。不遠處的一棟宅邸,另一名少年正好用以作畫

一筆一筆 他小心翼翼的勾勒出畫面,對於不滿意的畫面他是直接擦去 不留痕跡。旁邊的一本本描繪 一翻開、皆為那坐於雲端的少年,有動態、有靜態、有側顏、有背面,但唯獨就是沒有任何一張的正面照

「哥哥!」一個小男孩叫住那名少年,衝過去抱他,而那少年也溫柔的擁住

「怎麼啦?」金泰亨笑望著自己身上那眨著大眼睛的男孩「烏列爾哥哥找你,他好像很生氣的樣子」依然笑著,只不過那笑少了幾分的愉快

「謝謝你 小希。我現在就過去了」輕輕摸了那男孩的頭,金泰亨起身,離開他原本待的位置

而宅邸裡的田柾國雖然相當不滿金泰亨的離開,卻還是收起畫具 下樓跟著金泰亨 想知道是誰、讓他最好的模特兒離去


兩人來到一座花園,花園內百花盛開,鳥語花香 好不漂亮「烏列、找我怎麼了?」

不遠處的田柾國望去,那名和金泰亨談話的少年 長相清秀,比較傾向女性的面貌,留的也是長髮,可他、身上的線條,卻又完美...

金泰亨依然淺淺的笑著,不過已經不是發自內心的笑容了「這次吾等的會議你怎麼沒去?」瞇起雙眼,名為烏列爾的少年危險道

「呵呵...忘記了..」搔搔頭,金泰亨裝傻「每次都這樣?」烏列爾挑起眉,很顯然的 金泰亨已經無故缺席好幾次,或許已經是慣犯了「......」眨眨眼 金泰亨用他那水汪汪的大眼望向烏列爾,看得他好有罪惡感...

「...好啦!給你一個幾會 等一下去找黑帝斯,又有新一批的天使了,交給你接了」獄府?有意思。田柾國想「知道了」金泰亨揚起淺淡的笑容,點點頭表示了解了

送走了烏列爾,金泰亨望向那天空「棺那裡 冥閻殿...」他展開自己的翅膀離開花園,田柾國見狀趕緊跟上

/

「站住。」平板冰冷的聲音自金泰亨身後響起,獄府的守衛攔住一名褐髮少年,因為四周都很灰暗,所以他看不到他的長相。金泰亨瞇起眼,看著那名少年

「等等 我是那個人的侍者。」莫名奇妙被指的金泰亨,先是看看附近,在看看自己,因為四周沒有其他人,而他又不想惹禍,所以他只好把田柾國招來,然後默默向守衛道歉

走在路上金泰亨偷偷的打量身旁的田柾國,對於剛剛他的舉動,他有很大的疑問「你是誰?認識我嗎?」金泰亨挑眉,小心翼翼的問了身旁的田柾國,只見他的嘴角勾了個似笑非非笑

「田柾國,或許認識 或許不認識」「那是在墨世的名字吧 這什麼模稜兩可的答案」金泰亨皺眉,對於這個答案他很是不滿意,但是金泰亨並沒有在問 只有大概知道就好。

走過穿堂,他們來到大殿 田柾國悄悄的四處打量 殿堂是使用中、西 日合璧的風格,但又沒有一絲的違和感 裝飾素雅 而且除了飾品還有些盆栽造景,可以看出主人相當有品味。向上抬頭一看«冥閻殿»

金泰亨帶著田柾國在往前走,推開門,諾大的空間在眼前,以黑紅及少許的白為主,坐在那大位上的男子,一頭白色長髮 尾端隨意束起,五官完美 而左頰的圖騰和右眼下的血色淚滴相互呼應。

大位旁的桌椅坐著兩名女子,一樣的白色長髮 只不過面具遮蓋了整張臉龐 只露出那雙眼眸、金色的。金泰亨能認出她 她是米迦勒

兩人少有交談 印象中她少言,在會議上也很少發言,但是不會很冰冷 而是溫和的,每個人發言的時候她都注視那個人的雙眼,靜靜的,不曾插嘴,講話也都是輕輕柔柔的,不過他還真的沒有看過她的真面目,到底長怎樣、其實他也是很好奇

而另外一名女子 淡藍色的長髮,還有那雙冰藍色的眼睛 有冷冽的氣質但是又是無法忽略存在,金泰亨從來沒有看過她。兩人起身向大座上的男子打完招呼就離開了

與她們擦身而過,她們都着純白色的衣服 一股淡淡香花傳來,田柾國掃過米迦勒和另外一個藍髮女子,藍髮女子右眼被遮住,左面頰,看不見,他只看到她的嘴唇微微勾起,很淡很淡的笑意

「棺。」被喚為棺的白髮男子懶懶的抬眸,望向他倆 低沉而沙啞、富有磁力的嗓音在諾大的殿堂迴盪「他是?」輕輕皺起眉,黑棺望向田柾國那陌生的臉孔『喀嚓』關門的聲音自他們身後傳來「撿來的。」輕描淡寫 金泰亨拉著田柾國走向剛剛米迦勒和藍髮女子離去的空位,還殘留著一些餘溫,田柾國輕皺著眉頭,但礙於另外兩人的存在 他只好坐下

「你今天怎麼來了?」遞了兩杯茶給他們,黑棺輕啜起自己的那杯,動作優雅「來接人的 今天有新一批的天使進來」金泰亨淺淺笑道。執起眼前的茶杯田柾國小嚐一口,然而他馬上就因為嘴裡的苦澀而蹙眉

「原本不是由加百列負責嗎?」想到這個金泰亨不禁掩面「我想你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低低的笑了笑,黑棺突然起身,拍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塵「走吧 時間到了。」那完美的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


黑棺領著他們轉來轉去,走來走去,而金泰亨也像是在走自家廚房一樣 熟門熟路。最終停在一處四周開滿曼朱沙華的噴泉前

噴泉前站著一名女子,背對著他們,褐色長髮用髮簪盤起,身上穿著旗袍,手上拿著金色的卷軸,似乎是在點名

「扇,都到了嗎?」輕喚那名女子的姓名,黑棺問「全數到齊。」恭恭敬敬的彎身,那名女子的聲音不高不低、有些平板卻又輕柔「謝謝妳」「不敢。」那名女子退下後,金泰亨和田柾國上前,金泰亨稍微點了人數「35個,到齊」他勾起淡淡的笑 而田柾國則望著人群,勾起同樣的笑容

「走吧」金泰亨和黑棺徐步帶著他們,由田柾國在尾端確保不會有人遺失或走丟,經過了大殿、經過了無數個樓梯、經過了無數個走廊、經過了無數個穿堂,最終他們來到門口前的那最後走道,可以讓他們一次走兩三個人左右的空間,而下面 就是岩漿,滾燙的岩漿。感覺就像活生生的中國地獄,只不過沒有尖叫 沒有見血,只有類似滾水的那種聲音

黑棺站在大門旁,轉身面對他們,忽然有人開始驚呼、甚至是求救,現場頓時變得吵鬧,金泰亨只能感覺到他在下墜,太震驚了,他還沒反應到自己怎麼了,腦袋一片混亂,在眼前全黑之前,他看見田柾國的臉驀(ㄇㄛˋ)然在自己眼前放大,然後—— 沒有然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綹旻 的頭像
綹旻

BLYFARMY.Young Forever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