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柾國還好嗎?」金泰亨著急的問站在一旁的朴智旻,看著他深鎖的眉頭,金泰亨有種不詳的預感

「目前正在輸血,柾國他剛失血過多。現在只希望他可以脫離險境」回答他的並不是朴智旻,而是正在開刀的金碩珍。

「等等!」金泰亨急急忙忙走到田柾國身旁,整個墊布都是金色的液體,他抬頭望著金碩珍的臉「碩珍哥...」

「沒事的,我不會怎麼樣,我治過各種,很多都看過了」金碩珍倒是一臉平凡無奇的樣子 金泉䕕坐在一旁的椅子,而冀米則是在桌邊用手輕輕沾了點那金色的液體,從指尖流下,是暖熱的

「這是...血嗎?」冀米輕輕抬起眸,望著金泰亨,而金泰亨迴避她的視線「...是..。」冀米輕問「...你跟他一樣嗎?」

金泰亨抿唇不語。「這是A的印記吧?據我所知,有ABO 並且為金色血液的、是墮天使 對吧?」金泉䕕的眼神落在田柾國右手腕內側的墨色圖騰「...是..。」

辦公室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噤聲。金泉䕕起身走向田柾國,兩指放上他的手腕 半倘,她對著金碩珍說「碩珍哥 給我一點你的血、一點點就好。小米,來幫我」

眾人除了冀米、全數不知金泉䕕要做什麼「碩珍哥 我可以幫忙治他。不過你們等一下得在外面,現在這情況太危險,你們等一下對我們兩個做的一切,不能聽也不能看」

金碩珍點頭,用一旁空著的小碟子裝血,並且快速的把傷口藏起來 把碟子遞給金泉䕕後,他和另外兩人來到辦公室外的走廊


「泰亨,」朴智旻望著金泰亨,欲言又止的模樣讓金泰亨從心底燃起恐懼「...不要趕走我們好不好?」金泰亨懇切的看著朴智旻,那副樣子讓他心生不忍「不會的,只是我跟智旻也要跟你坦白」金碩珍回答 朴智旻嘆氣,搞不懂著這同年的好友到底在想什麼

他和金碩珍在金泰亨面前並排站好 金碩珍抬起手,翻出剛剛割血給金泉䕕的掌給金泰亨看,那上面已經沒有任何傷痕,看不出方才有受傷過,金泰亨看著那手掌,抬手將金碩珍的掌翻來覆去、摸來摸去 過會,他一臉驚恐的抬頭看著金碩珍,然後又望向朴智旻

「不相信嗎?」朴智旻問道,只見金泰呆在原地,低頭思考過後,朴智旻再次開口「...吸血鬼和墮天使是敵對,但我們兩個是屬於無衝突,可以不必擔心 啊、碩珍哥雖然血型跟種族都和柾國不一樣,不過你可以放心,我們的血可以融入各種,只不過顏色可能不太一樣...」金泰亨打斷朴智旻,然後驚訝的問「等等,智旻你該不會是朴家的吧?!」

這次換朴智旻愣住了,突然 冀米出現,所以他們的話題打住

「有空慢慢說」朴智旻悄悄的對金泰亨說


「碩珍哥,這你先拿去包紮吧」冀米把Ok繃給遞金碩珍「謝謝」他接過,並且快速的貼上。這樣他也不必隱藏,只要貼上Ok繃就好

田柾國躺在桌子上,腹部的傷口已經不再流血,呼吸穩定了起來,原本因痛苦而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先前因失血過多而慘白的臉色也有了那麼一絲的紅潤

「泉䕕姐,柾國他還好吧?」金泰亨握上田柾國的手擔心的問「他還好,晚一點在移動,讓他睡會。碩珍哥 包紮我不會,我只會治療,所以包紮就交給你啦。」金泉䕕俏皮的眨眨眼,把剩下的、都交給金碩珍

朴智旻心疼的看著弟弟,手也不自覺的握緊「對了 關於柾國,他身上的那枚子彈是KOV的。」金泉䕕提及剛剛在小房間內調查的資料

KOV?為我們所以設立的那個啊。「知道了。既然他們下戰帖,那我們就打吧,我們可不是惹的」朴智旻勾起一抹陰森的笑,與說的那番話十分相配

如果在潔世開戰就算了,竟然是在默世,都不怕死?很好 那就讓他們死難看一點

「KOV內部有761名殺手,如果要從內部斬殺 你可以直接宰掉最高層,沒有了領導人 下頭自然會大亂,之後要怎麼處理,就很簡單了。」金泉䕕面無表情的分析,聲音雖然不大,但也足夠讓整場的人聽到

「好了。」輕輕放下田柾國,金碩珍適時打斷「等一下先帶柾國回去吧。」金泰亨猶豫「柾國他自己住,帶去我那吧?」「不行!我不放心」朴智旻毅然決然的駁回,金碩珍問道「不然去我們那裡?要照顧比較好處理」

「正有此意。泰亨,你要跟我們一起嗎?這樣比較可以照顧柾國,畢竟你有責任」點頭贊成金碩珍的提議後,朴智旻又問金泰亨,對朴智旻的提問 金泰亨有些出乎意料,整個人愣在原地

「不回答就當你默認了」朴智旻笑,回復成原來容易親近的樣子

/

晚上,金碩珍、朴智旻、金泰亨以及負傷的田柾國來到他們位於郊區到住家

看著眼前氣派的建築,金泰亨傻在原地「進來了」打開電子鎖,朴智旻敞開大門呼叫還愣在原地金泰亨,急急忙忙提著他與田柾國的簡單行李 金泰亨趕緊跟上徐步的田柾國,小心的攙扶他,兩人一同走進大門

「你們住一間嗎?」朴智旻、金泰亨和已經清醒的田柾國坐在客廳的沙發,而金碩珍在廚房準備晚餐

金泰亨沒有答話,而是看著田柾國,田柾國感受到金泰亨的視線 知道他是在問自己「我們一間就好,這樣泰亨哥比較好照顧我,也不用再麻煩你們」

「不會麻煩的。」聽到田柾國這番話,朴智旻淡淡的笑「一樓是客廳廚房,可以自由使用 我和碩珍哥的房間都在二樓,你們房間也在二樓,等一下帶你們上去。三樓有溫室花園,有空可以帶柾國去走走,讓他散散心,你們也可以透透氣;四樓是透天的書閣,可以觀星,晚上可以去那玩玩,那裡的地板是軟墊,旁邊的櫃子裡面有放棉被,晚上直接睡那也不是問題。家裡只有我們兩個,房間的隔音設備也很好,可以不必擔心」扼要的說明家中環境,朴智旻說到最後的時候還調侃的笑了笑,惹的金泰亨滿臉通紅「智旻!」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順著朴智旻的話,田柾國的手輕輕摟住金泰亨的腰,然後把他往自己挨近點,還故意在金泰亨的腰側捏一把 臉上則是有些玩味的表情「田柾國!!」金泰亨連同耳根全染上一層紅霞,他對著田柾國大叫

「泰亨哥,我是病人 不可以對病人這麼兇。」眨眨那雙大眼睛,田柾國放開手,無辜的說

「行了,兩位 要調情房間慢慢請。如果在房間有緊急事故要找我或碩珍哥只要敲門板五下就好了。走吧,我先帶你們去房間,等一下下來吃晚飯,碩珍哥會煮好吃的」受不了金泰亨和田柾國的朴智旻起身,幫忙他們拿了一些行李,準備上樓

走上樓梯,直走穿過畫廊,往左邊轉個彎,他們來到一間房「這裡是你們的房間,我的房間在隔壁 碩珍哥的在右轉那邊,轉過去就會看到了。這邊走到底有個陽臺,那邊有些花花草草,還有幾株的草莓 花園比較多植株和造景盆栽,如果要的話 晚餐在去 、等一下你們先整理行李 整理好下去找我」看著金泰亨一臉興奮貌,朴智旻給了他們時間

「我對書閣比較有興趣。」田柾國回答「那就去吧 你們自己去就好。」朴智旻勾起淡淡的笑 對於眼前的兩個弟弟他只有疼惜,並不會加以責備

「柾國 好好療傷,今天的事 是我不對」想到今天的事 朴智旻還心有餘悸,他不想失去任何重要的人,包刮冀米、他把冀米把自己的親人看待 雖然兩人在公司比較常互動,不過 聊天打屁什麼的,兩人依然會做

簡單的交代電子鎖密碼及一些重要的事項後 朴智旻就離開了,留下他們兩個自己相處


把行李搬進房間,房間內是片刻的寧靜,房內只有移動物品的聲音,因為金泰亨的東西只有換洗衣物及幾樣重要的物品所以很快就整理好了 而那些東西、絕大多數都和田柾國有關

「...果果..」金泰亨輕聲叫住田柾國 用屬於他們之間的愛稱

「......」田柾國停下手上整理的動作,望向坐在床上看著他的金泰亨「...泰泰,沒事的 我很快就會好的」走向他,田柾國輕輕抱住金泰亨,溫柔的替他拭淚

「...我好怕..好怕你就這樣離開我...我不要!我不要...」像個孩子一般,因為田柾國的擁抱,他卸下外裝 放聲大哭,眼淚噗咻噗咻的流了出來 他邊哭邊說著,心疼的撫著他的頭髮,田柾國閃過傷口,讓金泰亨靠在自己腹部,這樣的位子讓他可以直接在金泰亨耳邊低語

「我在 會一直陪著你,不會離開」吻了金泰亨的耳珠,田柾國讓他們首靠首,而他一手緊緊握住金泰亨,另一手則輕輕拍背,安撫他的情緒「沒事的,乖。」他親吻金泰亨的額際 田柾國的疼惜讓金泰亨依賴,也讓他放心


田柾國和金泰亨並排坐,而朴智旻則坐在他們右手邊 而金碩珍依然在廚房。田柾國輕輕握住金泰亨的手,兩人互相倚靠

「關於我們 你們知道些什麼?」朴智旻開口,問著兩人「吸血鬼。」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金泰亨接續,田柾國在一旁靜靜的聽著「在潔世一個是總裁一個是醫生 墨世我就不清楚了 不過或許差不多?」

朴智旻點點頭,雙腳優雅的疊起「還有嗎?」猶豫了一下 金泰亨淡說「可能是朴家的。」聽到後,朴智旻突然輕輕的笑了起來「我是朴家的沒錯 不過現在我不參與墨世的事 你們有要問的嗎?」「智旻哥,你是現任當家嗎?」「是」朴智旻微笑回答

「...朴家在墨世勢力強大,每個種族都有所聽聞,你們現在不參與墨世的事,會不會混亂?」拿起桌上的茶杯,朴智旻輕啜一口「已經平息了。先平息在來的,我當初是說我先休息,之後"或許"會在回去」田柾國問「智旻哥,你有其他家人在墨世嗎?」「我弟弟 跟你年齡差不多大,他有跟我聯絡,現在他還可以,我有跟他說過 不行就叫我回去。他可能是下一任家主 如果他要接的話,我就可以提早正式休息」說到自己的弟弟,朴智旻嘴角就一直掛著一抹笑

「那你們呢?在墨世。」話題一轉,來到田柾國和金泰亨「我們嗎?我是收割靈魂的,柾國是當軍人 我們目前是待在獄府。」

「獄府?黑棺那裡?」「嗯,棺收留我們。」朴智旻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吃飯囉」突然金碩珍端出兩道菜,打斷他們的話題「來了!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