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一日特准假的冀米一早來到了赤慾,為的就是炫..咳 探班

「小米 早安」一名女子向冀米打招呼「早,泰亨呢?」冀米問道「來了,現在應該在樓上」女子親切的向上指,笑了笑

「謝謝!」「不會」向著同事打完招呼後,冀米直接走向電梯的所在地,怎料 一進電梯就撞到人

悶聲和柔軟觸感來自懷裡,朴智旻向下一看,是今天放假的那個

冀米向後退之後抬頭一望「智旻,對不起」朴智旻無奈的看著她,問 

「今天不是放假嗎?怎麼來公司了?」朴智旻滿臉問號,不解為何冀米此時在公司,他面前

「來探班,還有食物」  揚起笑容,冀米提起手上的東西,一個沉甸甸、散發香味的袋子

「...好吧,妳要去哪?」無奈的看著眼前這個平時總是聰明伶俐的貼身秘書,現在用自己的特准假來探班,他很是感動,可她要去哪也是問題

「到處探班、不過主要是我熟識的就是了。或是...嘿嘿..」她笑了笑,不過對於冀米的那種笑,朴智旻都有不好的預感,不管是哪方面,基本上是不會好到哪去

「......我辦公室......?」不確定的說了個答案,朴智旻看著冀米,只見她開心的向朴智旻比了個七「賓果~!」
朴智旻無奈扶額

「算了,今天碩珍哥也有來,你們上去要聊天就聊天,我先去處理事情,等一下就來了」朴智旻邁步走出電梯「嗯,拜拜」冀米乖巧的點頭道別,隨後乘著電梯上樓

/

「碩珍哥,我是冀米」金碩珍原本坐在辦公室內的沙發上,悠閒的喝茶,聽到冀米的敲門後,他馬上起身開門

「冀米」「碩珍哥」抬起頭,金碩珍的臉就在眼前「其實我可以自己開門的」她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嗅到茶香,冀米踮起腳尖往內一探「沒關係啦,碩珍哥在喝茶嗎?」

「內,冀米妳要一起來嗎?」把門在打開一些,金碩珍示意要冀米進門「好啊,我有帶吃的」冀米笑著提起手上的袋子

順手帶上門,冀米坐上沙發,從袋子內拿出一盒餐盒,而金碩珍把餐盤整個拿上桌子

「要喝多少?」拿起茶壺,金碩珍問「都可以」打開餐盒,映入眼簾的,是色香味俱全的食物「碩珍哥,快來吃吧」滿意的嗅著自己烹煮的食物,冀米招來金碩珍

再次坐上沙發,金碩珍同樣身為吃貨,看著眼前豐富的菜色,金碩珍不禁口水直流「這些是妳煮的?」

「內」點點頭,冀米一邊遞筷子給金碩珍「碩珍哥你先吃吧,我先去給其他人探班」冀米走向門口「對了、碩珍哥,別吃太多哦,不然智旻會沒得吃!」

「嗯」雖然有回應,可是金碩珍回答時雙眼卻是看著食物,很有成就感但無奈的冀米笑了笑,只希望等一下朴智旻還有食物可以吃


來到辦公室找田柾國的朴智旻叫住剛好站在落地窗旁的田柾國「柾國」招招手,朴智旻示意要他過去

「總裁,」打了聲招呼,田柾國向朴智旻走去 「等一下、不要動!」田柾國很快的停下動作

朴智旻向窗外望去,田柾國看到後 尋著朴智旻的視線盡頭,在某一棟大樓的頂樓看到了、設好腳架,趴在地上,手上拿著狙擊槍。望向那人 罩著面具的臉從隼心前微微抬起,看不見表情的變化,只能感受到他被發現似乎還無所謂的樣子。

「柾國,」朴智旻轉回目光,看向田柾國「跟公司說最近加強戒備」「是。」語畢,田柾國便離開朴智旻的視線範圍內

再次望向狙擊手的位子,已經沒人了,而擺放狙擊槍等物的地方也只剩下原來的造景植物。
再瞥一眼,朴智旻便調頭離開


「冀米呢?」「去探班了。」一開門,朴智旻就看見他碩珍哥正美味的吃著食物,而那個味道是冀米剛剛帶來的,定睛一看、食物只剩一半左右

「...碩珍哥...」看著朴智旻的表情,金碩珍連忙招呼他坐下,一同享用美食「我知道冀米煮的也很好吃...」

「好啦好啦..碩珍哥晚餐煮好吃的給你,好不好?」因為朴智旻的眼淚似乎快出來了,所以某金就露出弟控本性

「好」一聽到他碩珍哥要煮好吃的晚餐,朴智旻原本快奪門而出的眼淚也瞬間消失不見,轉而變為 乖巧的笑臉 不過金碩珍似乎不以為意,只是無奈的笑了笑

「對了,這個」突然想起了什麼,金碩珍放下手中的餐具,抽起放在自己右手邊袋子內的東西遞給朴智旻

咬了兩口,朴智旻接過金碩珍遞來的牛皮紙袋,打開內容物,內裝的是金碩珍幫忙找的那個人

朴智旻拿起放在牛皮紙袋內的紙張,停下才剛開始進食的動作,翻閱了起來,內容不是很完整,除了照片、姓名和手機以外,什麼都沒有,想當然 這個人是相當的保密 金碩珍非常信任的公司竟然只能找到這些,那也很了不起。

「..閔玧其...」朴智旻喃喃自語的叫著他的名字「嗯?什麼?」金碩珍聽到他的自言自語便停下嚼食的動作,呆呆的看著他,不過也就幾秒

「沒事。謝謝碩珍哥」朴智旻把紙張放會牛皮紙袋,在把牛皮紙袋小心翼翼的放進自己的公事包「不會啦」聽到朴智旻這麼說,金碩珍不以為意的繼續自己的咀嚼動作

手中握緊那個男人的資料,朴智旻呆滯的看著閔玧其的照片,突然一陣聲響打斷他的思考,朴智旻猛然起身,而原本在吃的金碩珍也停下動作,本能性的衝出辦公室,朴智旻身後跟著金碩珍


田柾國躺在冀米懷裡,俊美的臉因痛苦而糾結在一起,身上的血汨汨流出,冀米不斷一邊喊著他的名字,一邊幫忙止血,除了田柾國,旁邊也有被波及到的,在一旁的同事有的拿起電話叫救護車,有的幫忙收拾,有的拿起急救箱處理傷口 雖然慌張,卻亂中有序

「柾國!」朴智旻一個箭步衝上前,搖了搖田柾國,田柾國吃力的睜開眼睛,虛弱的出聲「...智旻哥..不要..叫..救護..車..」

「怎麼可以!?」朴智旻輕輕握著田柾國的手,臉上寫滿擔心。只見田柾國搖搖頭「...不要..」

朴智旻咬牙,看了一旁放在地面,用來止血的紗布擺滿地,怵目驚心的畫面,讓朴智旻心軟 看了眼田柾國痛苦的神情,他瞬間鎮靜下來,冷靜而準確的下達命令「搬去我辦公室。冀米幫忙止血,救護車讓傷重的人坐。碩珍哥、等會幫我。」說完幾個年輕力壯的同事幫忙把田柾國小心翼翼的抬上朴智旻的辦公室


謹慎的把田柾國放上沙發,輕輕關上門,此時在朴智旻辦公室的只剩下金碩珍、朴智旻、冀米、田柾國以及才剛收到消息就馬上趕來的金泰亨,全部皆為關係密切之人。

「碩珍哥...」金泰亨不安的看著戴上無菌手套及口罩的金碩珍「沒事的,相信他」朴智旻在一旁看著金碩珍,他以十分堅定的口氣說著。

「先幫我換個位子 智旻你的桌子借我。」直到方才都還沉默的金碩珍開口 而朴智旻毫不考慮就點頭,接著和冀米把桌面上的東西全數清空,並且完全消毒。再次小心翼翼的把田柾國放上已經鋪上一層無菌墊布的辦公桌

「智旻,幫我拉上窗簾好嗎?」雖然只是一句簡單的話,但朴智旻能聽出他話裡的一些端倪 朴智旻知道,金碩珍懷疑有人正在監視。而目前、那個曾經想要暗殺過自己的閔玧其最可疑

拉上窗簾後,朴智旻與其他人一齊來到辦公室隔壁的小房間 那是因為朴智旻會在公司熬夜辦公,所以在辦公室空出一間房的位置,在裡面擺了些簡單的家具 一張寢具及一間浴室。
由於內部光線昏暗,所以並不適合在裡面做手術,金碩珍選擇在外也有原因 外頭、聽不見裡面說話,內部卻可以 也就是說金碩珍可以在外面好好的、專注的做手術,而他們也可以大概知道外面的動靜

朴智旻坐在單人沙發上,掩著面 不發一語。坐在床邊望著朴智旻,冀米甚是自責,貝齒死死的咬著紅唇 咬著的地方幾乎是快破皮,已經有些許血絲滲出 冀米卻還是無動於衷 而她更是不敢轉向金泰亨,她怕一和金泰亨對到眼,她就會窒息,因為明明自己有發現,卻沒有救到

「...沒事的...碩珍哥醫術很厲害,他幾乎什麼都會。」朴智旻輕聲說道,雖然聲音有些顫抖,但能夠確定的是 他對金碩珍的技術非常有信心

回應他的 是冀米孱弱的應答,她現在幾乎全身無力,田柾國在她懷裡 渾身是血的畫面歷歷在目,而不知道金泰亨的情緒反應,更是讓她不能呼吸。

她衣服上全部都是血,手上腳上都有即將乾涸的血漬 還有那長髮上的血,她現在整個人看起來魂不附體

又迎來一次沉默,而這次打破沉默換了個人「冀米 先洗一洗 換個衣服吧。」

不再是他一貫的開朗,而是沈重的感覺,不過不難聽出金泰亨是在關心她 朴智旻也點頭同意,不過他這是在沒有適合她的尺寸,所以朴智旻請冀米打電話問看看公司有沒有適合自己尺寸的衣服,最終 經過了一番波折,由金泉䕕親自送衣服來到公司,因為公司裡面任何一個和冀米熟識的都沒有多餘的衣服,就算有 也不是她的尺寸。而金泉䕕的家就在赤慾附近

隨意從家中抽了幾件衣物後 她馬不停蹄的趕到赤慾,對於路上的一切她視若無睹,不過金泉䕕多少有感受到公司內部不安的情緒 以派出的眾多警衛、保全為據,她感保證,一定不是小事,還有在公司裡面做手術,那代表那個人一定有什麼難言之隱。

因為電話的那頭 冀米的情緒很不安,那是金泉䕕第一次感受到冀米軟弱的一面 所以她儘速的跟接待取得資格,立馬來到辦公室的門前

因為想到冀米在電話中有提到,有人在裡面做手術,需要盡量的安靜 所以她連門都沒敲 輕巧安靜的走進最裡面的小房間

一名長相美豔的女子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密室,著實的讓朴智旻嚇了一跳,尤其她那白皙到有些可怕的肌膚

「你好。」禮貌的打了聲招呼,金泉䕕淺笑 她和冀米是知道互相身分的,眼前的朴智旻...她似乎在某些場合有見過,不過或許他不記得就是了。金泰亨也在 而且一臉神色緊張,那外面的應該就是田柾國了

「金泉䕕。」節儉明瞭的自我介紹,一如往常的金泉䕕風格 而她望向坐在床沿的冀米,金泉䕕走向她,單膝跪於地 她將目光與冀米平齊。似乎是從她進門以前 冀米就一直盯著地面,而現在 她的臉被強制扳正

直視著她的金泉䕕,眸子裡還是那般的冷靜 從金泉䕕的眸中,她看見了倒映在上面的她 她一直引以為傲的開朗笑顏現在是如此消沉 甚至出現了哪怕是只有一絲的絕望。金泉䕕把手輕輕放上她的雙眼,附在她耳邊,小聲的說了一些話 聽了那些話 冀米不自覺握緊那撫著自己的 金泉䕕那一年四季都很冰冷的手

眼前的人兒情緒漸漸穩定下來,她輕輕的放開兩手,而後 將手上的袋子遞給冀米「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吧 給自己放鬆一下,我會在外面等你」金泉䕕輕聲安撫 可冀米只是呆呆的望向朴智旻,似乎是在尋求他的同意

「可以的。」朴智旻望著她倆的互動,他知道她們關係匪淺。從她進門 絕美的姿態不說,光氣場 他可沒笨到感覺不出來 這可不是一個普通人會擁有的氣場,而她在外頭無聲無息進門到出現在房間,沒有任何人發現,非常弔詭 而她眼下的那朵白色小花,似乎在哪裡看過?

以那容貌及膚色不可能不猜測她可能是他們那邊的人

「...謝謝..」有氣無力的道謝,冀米帶著袋子走進浴室 關上門的那一刻,她似乎可以感受到金泰亨的目光還有金泉䕕的和她說的「一切都會沒事的。」


走出浴室,冀米換掉身上的衣服,洗淨身上的所有血漬,眼裡的情緒已近乎回復正常。

她把吹乾的頭髮綁起來,就像平常一樣,束成馬尾的模樣,身上的襯衫整理的沒有皺摺

冀米再次走回床沿坐下,而金泉䕕坐沙發,一旁則是金泰亨而朴智旻不知道去哪了。和以往一樣的敲著鍵盤,而那筆電旁放著的是子彈 上面的血漬已經擦的乾乾淨淨

「找到了。」她的聲音打破平靜,所以人因為金泉䕕的聲音紛紛來到她身邊。「這個子彈是KOV的」用游標指著重要字句,金泉䕕唸出,而冀米則是直接拿起子彈端詳

「KOV創立於1999,是個殺手組織。內部到目前位置大約有761為殺手,旗下有24位為菁英,其中3位喪生於2009...」專心的看著資料,金泰亨全神貫注的看著她畫面上的所有字詞「剛好十年?」她放下手中的子彈,看著金泉䕕「是。」

金泰亨猶豫「泉䕕姐,這些是內部的資料還是他們對外宣布的?」待金泰亨看完金泉䕕闔上筆電「內部的。」金泰亨再次疑問「駭進去?」拿起袋子,金泉䕕小心翼翼的把筆電放進去「是」她的回答輕描淡寫,而冀米看著他們兩個,一頭霧水

「你們認識?」「嗯。」又是省字的回答,金泉䕕輕點頭「那我怎麼不知道?」冀米一臉驚恐「因為妳沒問過」金泉䕕抬眸望向她

「柾國在外面對吧?我們要不要出去看一下狀況」金泉䕕起身,「䕕䕕!」冀米突然大叫一聲,在場的另外兩人都很意外「怎麼了?」她問「妳連柾國都認識喔?」冀米有些哀怨的看著她「其實通常只要我認識柾國都會認識」金泰亨尷尬的打圓場「好啦好啦,我們趕快去看他們?」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