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好了嗎?準備出門了喔。」鄭號錫在樓梯口喊著,隨後方阿米便蹦蹦跳跳的跑下樓,臉上都是笑容「好了!」

「走吧?」鄭號錫伸出手,輕輕包覆方阿米的小手「好!」


「好美!」來到一間座落海邊旁的咖啡廳,他倆坐在窗邊的位置,一邊欣賞美景一邊喝下午茶

「錫,你知道嗎?在中國、聽說金鷹是送行者,他們會背著亡者,送他們到極樂世界...」方阿米背對鄭號錫,微微露出側臉,陽光自細縫投出照映在她的側面,如果可以、他想要把方阿米放進相框裡

「...不知道。」鄭號錫呆呆的望著她,輕輕搖搖頭「那你現在知道了」方阿米轉回頭,俏皮的笑了笑,鄭號錫無奈「是、是。」

「號錫,我如果有一天不在了,你會好好活著吧?」坐正向著鄭號錫,方阿米伸出手握上鄭號錫的,她的臉色比以往的每一次都來的嚴肅。他發愣,不知所措的看著那方阿米微微顫抖、握住自己的手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還會好好活著 對吧?」看鄭號錫沒有反應,方阿米再次問道,並且加重語氣「...我..。」發不出聲音,鄭號錫的腦袋完全無法思考,從喉嚨裡擠出一個字以後便沒有下文。

「沒事的 錫、我不會那麼快離開的。」那個溫和的笑臉讓鄭號錫一瞬間把方阿米和他記憶深處的一個小女孩重疊。好痛,頭好痛..好痛啊..

看著鄭號錫皺著眉頭,方阿米感到不對勁「錫你還好嗎?怎麼了?」面對方阿米的疑問鄭號錫僅是搖搖手,心中的那個疑問他依然保留「我沒事。」

「不舒服要說喔。」方阿米輕輕的說,那溫柔的聲音讓鄭號錫安心,從他們認識的那天開始,她的聲音就那麼溫柔,但是...怎麼覺得有些似曾相似...?

「嗯。會的」鄭號錫扯開一個笑容,隨即消失,因為他想起來那個青梅竹馬的名字

「—米米。」突地,方阿米的笑容僵硬「...想...起來了嗎...?」頭好痛,好痛..頭好痛...!

 「...好..痛...。」思考斷裂,鄭號錫倒下,他最後只聽到方阿米不斷叫著他的名字,不過他 鄭號錫、已經滿足了


再次張開雙眸,鄭號錫第一眼便看見潔白的天花板,接著轉向正在打點滴的左手,再稍微往前一點看,鄭母坐在床邊正在削蘋果,鄭號錫說不出話,感覺到喉嚨有些乾渴,他伸手想要拿水,結果頭一陣暈眩,幸好鄭母即時發現

「號錫 還好嗎?」倒了杯水給鄭號錫,鄭母擔心的問「還好 謝謝媽。」抿了抿乾燥的唇,鄭號錫無力的吐出五個字

「媽,」鄭號錫接過母親遞來的水果,愣愣得看著水果上的水一滴一滴的流下「米米呢?」望著母親的臉,鄭號錫的語氣沒有一絲起伏,是很平靜的

「......」鄭母眼神一震,放下手上的盤子,握上鄭號錫的雙手「號錫,你..想起米米了 是嗎?」沒有絲毫猶豫,鄭號錫回答「是。」

鄭母輕說「米米她,去做手術了。那手術只有30%的存活率」

「...這樣啊...為什麼不讓我知道呢..?」鄭號錫小聲的自言自語。
妳知道我就是那個鄭號錫、知道我失憶、知道妳自己要做手術還知道那手術存活率只有30%...這一切...全部都不讓我知道...?

「她其實預計在你們去臨海咖啡那次說...可是你暈倒了..所以她沒說,你住院後幾天她就去做手術...」鄭母深吸一口氣、閉上眼,接著繼續說了下去

「你暈倒那天,她打電話來 一直跟我說對不起,還在電話的那頭說她要做手術的事。米米說她很抱歉,沒有把這件事跟你說。米米要我轉達一段話,她說"如果、手術會成功,那我們在舞蹈比賽見吧。我的電話不會變,醒來就跟我聯絡吧"」安靜的聽完,從頭到尾鄭號錫只有看著遠方,一語不發,靜靜的聽完鄭母的話,他也只有輕輕點頭「...好。」

_

「...下一位 七號,鄭號錫...」聽到自己名字的鄭號錫起身 上台,全身的細胞盡情跳躍,隨著音樂搖擺,享受音符,突然 他的目光掃到台下,一個熟悉的臉龐,注意到他的視線,那張臉微笑、十分柔和的笑容

看見她笑,他也滿足的笑,繼續完成一支舞蹈

比賽結束,兩人見面,就像鄭號錫贏方阿米、請吃飯的那次。方阿米淺笑 三年的時間給他們帶來很多影響,她的樣貌更加成熟,氣質也變得落落大方「伯母跟我說你今天在這裡比賽的。」

鄭號錫看著她的臉龐,什麼也沒說,只是輕輕的把她擁入懷中,埋在她那咖啡色長髮,嗅著她的髮香

再次握住方阿米的小手,他舉起他們牽著的,抬到她眼前「這次,我不會再放開。」她踮腳尖,把臉湊到鄭號錫的頰旁,落下一吻

「—我回來了。」她背對著光,猶如他們再次相遇的那次,就像天使一般

「歡迎回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綹旻 的頭像
綹旻

BLYFARMY.Young Forever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