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夠
還不夠
這還遠遠不及她

他模仿著她的舞姿,模仿著她聽到音樂時起舞的樣子,模仿著她用身體隨著音樂搖擺的樣子,模仿著她舞蹈的神情、眼裡沒有任何東西,只有音符,只有自己,只有他—

「砰」在練習室內跳著舞的鄭號錫跌坐地面,鏡子旁的音響還在播放音樂「Save me Save me...」音樂硬生生的被切掉,鄭號錫放下關閉音樂的指尖

抬起手,鄭號錫呆滯的望著手心,腦袋裡不知道在想什麼,他突然想起,她曾經跟他說的話
那時候不知為什麼,方阿米突然跟他這麼談了起來「錫,你知道嗎?在中國、聽說金鷹是送行者,他們會背著亡者,帶他們到極樂世界...」

深深烙印在他腦袋裡的是那時她的笑 輕輕的、淺淺的、有點苦澀的—

思緒漸行漸遠,就像他們的關係越來越淡。

方阿米會吸引他是因為她跳舞的樣子,就像全身沉浸在音樂裡、舞蹈裡,彷彿世界的一切和她無關 有次她在跳舞時眼神掃到他,淡漠的樣子 眼裡沒有波瀾,沒有情緒,卻又像深邃的黑暗,那模樣讓他著迷。那時他們還不認識

「嗨...」在某次的舞蹈比賽,他遇到她,並且鼓起勇氣和她打招呼

「哈囉,你叫..鄭號錫呀?名字真好聽。」她望向鄭號錫胸前的名牌,甜甜的笑了。很令他驚訝,很難將開朗的語氣和跳舞的深沉聯想為同一人

「是啊...可以直接叫你阿米嗎?」鄭號錫小心翼翼的問,只見方阿米那雙大眼睛眨巴眨巴,笑笑的望著他,然後— 「好呀」

鄭號錫當下欣喜若狂,只是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子便換到方阿米上台,鄭號錫的號碼比她後面,他可以好好的的欣賞,就當作是表演吧

用紅色布條矇上雙眼,挺立小巧的鼻和朱紅的唇更是臉的注目焦點,染成銀白色的及腰長髮稍微上了點卷子,沒有其餘的任何裝飾,簡單俐落的白襯衫,白色的褲裝及白色跟靴,全身白的裝扮,加了那麼一絲的點綴,顯得高雅且莊重

雙手放鬆擺在兩側,首微微低下,看不出臉上的表情,現場原本鬧騰的氣氛,在她上台後逐漸的、安靜了下來,屏氣凝神得看著她的一舉一動

音樂響起,手輕輕撫過頰面,雙腳一動,鞋跟便在舞台上喀喀作響,雙手伸向前、像是想抓到些什麼,不斷退後的身子跳了起來,配合音樂的跳躍。在間奏,她毫不猶豫的卸下布條,眼神坐落於地,扇長的眼睫微微遮住了那雙漂亮的眸子,那是堪稱完美的臉蛋,鄭號錫彷彿可以看到她如同歌詞的語句,綑綁她、痛不欲生
再次隨之起舞,她的每個眼神、每個動作緊緊抓住每個人的目光,甚至是心,就像鄭號錫,只是他沒有察覺

音樂結束,方阿米深深的一鞠躬,現場先是一片靜默,直到有人反應過來 場子內響起如雷的掌聲,抬起首,她臉上只有淺淺笑容,沒有絲毫的的疲倦感,如果不是因喘氣而伏動的胸口及滴下的汗水,他不會相信她是一個才跳完一支舞蹈的人

其實他也想站起來給方阿米鼓掌,可鄭號錫也身為一名參賽者,所以作罷。她正巧從台上走下,此刻的方阿米正著逆光,有股天使的感覺 兩人四目相交,兩隻眼睛對看、她笑,然後直挺挺的走向鄭號錫身旁,坐下

「怎麼樣,我剛剛表現的不錯吧?」邊說著邊把那頭銀髮紥起來,她的眼神與方才不同,是喜悅、自由的,而方才的她眼神深邃的像湖泊,又或者是大海,卻平靜且深不可測,可跳著這舞的她,很享受樂曲的節拍,很沉淪淋漓的快感,如同—亞當夏娃吃下的毒果

「很美。」抓回飄走的思緒,鄭號錫回答。答得曖昧不明,像是在說曲子,又像在說她,沒有任何下文,只有兩個字"很美" 鄭號錫沒有解釋,也沒有其他反應,只是淡淡一笑

方阿米也在笑,不過笑得靦腆,還甜甜的跟他說了聲謝謝,接著兩人稍微交談,談話期間,他們了解對方很多事,例如來自哪裡、年齡、為何而來、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一切得談話都是那麼的自然,就像他們原本就很要好

過會,輪到鄭號錫到預備區準備,他離席前看著方阿米的臉,忍不住說了不知從何而來的話語

「如果我贏了,請我吃飯吧?」方阿米聽到,眼底先是閃過一絲訝異,再來是漾開笑容「好呀」


自飯後,他們正式在一起的第十個月,自比賽後,他們認識的一年。

「...米、米!起床了,我煮了早餐,快下樓」鄭號錫晃著方阿米,可方阿米一點反應都沒有,隔著棉被,他輕戳方阿米敏感的腰際

「米,米、阿米!」叫了許多次,她依然沒有反應,鄭號錫驚覺不對勁,掀開被子,她緊緊抓著胸前的衣服,看著方阿米緊皺的眉頭和滴下的冷汗,鄭號錫十分緊張,他在搖了搖方阿米

「方阿米,方阿米!!」緩緩睜開眼睛,方阿米漂亮的雙眸濛上了一絲絲朦朧霧氣 坐起身,她敲了敲腦袋

「阿米、阿米你沒事嗎?」鄭號錫著急的問她,只見方阿米突然抬起頭,咧嘴笑

「嘿嘿,嚇到了吧?怎麼樣,我的演技很不錯吧!」俏皮的眨眨眼,她笑嘻嘻的問鄭號錫,鄭號錫當然不相信,直問

「你真的沒事?」鄭號錫心疼的樣子看在她眼裡甚是不捨 「真的。」她玩笑的輕輕拍打他

「出去吧,我換完衣服就下去了」就在方阿米的半推半就下,鄭號錫離開了房間,門關上的那瞬間,她鬆了一口氣

跌跌撞撞的從門口走向床邊的櫃子,從裡面掏出一張照片,她靠在床邊輕皺著眉看著照片,那照片的畫面是—她和鄭號錫

«數年前»

「..米米..我不想去首爾..」坐在女孩身旁的男孩垂頭喪氣的說,大大的眼睛透露著傷心的情緒

「錫錫 不用擔心,我會跟你聯絡的!」握緊男孩的雙手,女孩眼神堅定的看著男孩「真、真的嗎?」

「嗯!真的!」女孩用力的點點頭,手上握得更緊


「錫錫...掰掰!!」原本沮喪的女孩在下一秒馬上精神抖擻 因為她希望在他腦袋裡的,是有精神的自己

「米米~掰掰~!要聯絡哦~!!!」男孩危險的將頭窗口探出窗外,為的就是好好跟女孩說聲再見,還有、

「『要聯絡』」

方阿米輕輕的說著,那是他對她說的最後一句,再來她得到的消息是他出車禍、失憶了 只記得家人,和模糊的她

直到後來,她知道鄭號錫愛上了跳舞,所以方阿米也去學,她把所有的寄託都放進舞蹈,所有對他的思念全部沉浸在音樂裡面,直到她能夠再次遇到鄭號錫

終於讓方阿米給遇上了,睽違好幾年,終於再次遇到他,鄭號錫又成熟了些,已經不是以往那個青澀的小男孩。鄭號錫自動向她打招呼,方阿米有些訝異,明明他以前總是很內向的 因為還沒準備好,所以她只是淺淺的打了招呼

跳完後,她整理好情緒,看起來大大方方但其實心裡很緊張的向他打招呼,還找到機會和鄭號錫聊天、交流。至少她知道 他、過得很好

伸出手,從桌上拿了顆藥丸,她配著水喝了下去,原本復發的病情逐漸穩定下來

方阿米為了鄭號錫而去學舞,也在某一次,她發現自己跳舞的時候會身體不適,去求醫,醫生說、她不適合做劇烈運動,她有心臟疾病

沒關係,反正她已經找到鄭號錫了,就算一直這樣過下去她也很滿意 就算錫錫忘記米米,只要鄭號錫記得方阿米就好了、這樣就足夠了。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