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旻哥,先走吧」從公司走出,我手上提著四個袋子。

一袋是愉的預備衣服跟我的衣服,一袋裡面裝了資料,一袋是我的私人物品,還有一袋是便當、是朴姨早上準備的,我有請她幫我多準備一份,多準備的那個便當是智旻哥的。

「代理」他看著我,幫我提了兩袋。

「去那邊在換吧。現在十二點多,到那大概一點左右,吃個午餐在檢查一下場地時間差不多」打開副駕的車門我坐了進去,而他繞到另一邊、上車。

一路上我們什麼話的沒說,而我只是翻著資料,一邊複習來賓的資料。

揉揉戴著隱形眼鏡的雙眼,因為有些累,所以我稍微的閉上眼休息。

我作了一個夢,夢裡所有人都背對我,只有愉是正對我,她的表情是笑笑的,可是那個笑容很僵硬,我想上前,可是她卻後退了一步。

霎時,她面孔扭曲的說「我討厭妳!」手上也出現了傷口,然後調頭就跑。

我想追上前、可是卻移動不了,向下望,有很多黑色的影子,向上延伸、抓住我。

地面突然碎裂,我在半空中,身體向下墜落,那些影子離我越來越近。

聽說人的一生會在死前成為跑馬燈,可是我什麼都沒看到、或許是在夢裡不會吧?

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光點,我不確定的伸出雙手、抓住它,結果它就散了,四周的黑暗也消失殆盡。

然後我就驚醒了「!..噢..嘶...」因為醒的時候正好智旻哥急煞,所以我的頭撞上我前面的置物櫃,咚的一聲、很響亮。

「代理!」聽到聲響的智旻哥立刻上前查看我的傷勢,我輕輕推開他的手,嗯、這場景好像似曾相識?

「...沒事..敲到而已,揉一揉就好」推了推傷口,我看向眼前的狀況,到處都是車輛,沒有一絲動彈的意思「......嗯..前面好像出了車禍,在轉角那裡」智旻哥也注意到我的視線。

「轉角那?」我問「嗯」智旻哥手握方向盤,點點頭

「我下車看看。」語畢,我就開門下車,而智旻哥也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我走,畢竟車上總是要有人的。
我賊賊的笑了笑。

.

「警察大哥!現在是什麼情況!」我抓住離最近的警察問,而他則是被我搞的一臉茫然。

「..現在正在搶救,兩名女性一名男性,兩位兒童。一名女性和兩位兒童已經救出了,只是女性正在急救」回神後,那個警察大哥那麼告訴我。

「急救?!人在哪」很嚴重,這是我的直覺反應。「那」指了一個地方後,我向警察大哥道完謝就馬上前往,然後我看到那位大哥開始慢慢的疏散交通。

「需要幫忙嗎?」我問了旁邊正在幫一名女童處理傷口的護理人員,他先是愣住,再來是跟我指了旁邊,我尋著指尖、盡頭是幫女性急救的護理人員。

「...那位夫人身上有大小傷口,可是目前還沒清醒,可以的話先幫忙包紮一下」「好,謝謝。」連忙向他謝謝,我又跑向另一名護理人員

「我依照那名護理人員的指示來幫忙了」跪在一旁,我看著正在使用心肺復甦術的護理人員,因為很不放心,所以我握上那名女性的手腕,身上很多血,主要都是從大腿那附近流出,還有一些玻璃的碎片,玻璃碎片不知道是怎麼來的。

嗯,脈搏還在跳動...

「脈搏還在,要先處理嚴重的傷口嗎?我懂一點,可以幫忙。」果然久病成良醫啊。

「嗯」我打開護理人員遞來的急救箱,拿起生理食鹽水,小心翼翼的倒上傷口。

「..嘶...」悶悶的吃痛聲自女性口中傳出,原本正在使用心肺復甦的護理人員也停下手上的動作,他急忙上前輕拍女性的臉蛋「夫人..夫人..!」

女性先是眼皮顫抖,接著睜開眼「...我的孩子..孩子呢?孩子!我的孩子在哪?!」坐起身,她開始東張西望 尋找孩子的身影

我深吸一大口氣,然後握上她的手「夫人,冷靜一下,孩子都沒事,只有小傷口而已」慢慢緩和情緒,那名女性仍然在擔心孩子的安危

「我先去幫忙」隨意向那名護理人員打招呼後,我又跑走了

來到車子旁,警察和醫護人員還在努力的敲破後座車窗,一名男性一名女性。女性的位置在後座,腳似乎被副駕的椅子壓住,男性的位置在駕駛座

我繞到另一邊,跟護理人員借了車窗擊破器後就往副駕窗子的四角砸,車窗使用的是安全玻璃,所以並沒有散開,小心翼翼的把玻璃拿掉後,我脫掉沾血的手套放入口袋,上半身鑽進車內,打開車鎖

「打開了!」把身子縮回來,我把門打開,整個人鑽入車子,因為副駕駛座的椅子下還有另一名女性的腳,所以我是站在副駕駛座的踏腳區位置

盡力的把手伸長,我翹開駕駛座的門鎖,緩慢的打開門,很怕那名男子突然就掉下去 好險、守在一旁的護理人員馬上把那名男性抱去急救

我在看向身後,副駕後頭的女子雙眼緊閉,眉頭是皺著的、呼吸有些急促。我退到車外招來幾位警察和護理人員,幾個人小心翼翼的抬起副駕的坐墊,而我在後座待命,只要可以,就把女性抱起來,帶出去急救。

「...2、3!」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我們終於救出女性,先把人從後座拖出,我大概看了看她的傷口,沒有什麼大不了,只是頭部有稍微的擦傷以及剛才腳的擠壓,主要應該是心理問題,可能會有陰影。

沒有辦法待太久,我拿出手機看時間、已經一點多了,在望向車潮,疏解了很多,在一下下應該就可以看到智旻哥的車

我走向目前相當清醒,已經在孩子身邊的夫人,蹲下身,我先是安撫小孩,再來對著夫人說道「夫人,您要好好養傷,我等一下要先走了,另外兩位正在急救了、沒事的」

我站起身,從口袋裡掏出隨身攜帶的糖果,一人一顆遞給孩子「..謝謝你」夫人看著我,眼裡的情緒還是有點不穩定。

「不會,應該的」我微笑。這時候微笑是最好的強心錠,一個微笑可以讓人感到安心,不用說話也可以讓人放心。

「夫人我先走了,您跟孩子要好好療傷」「等...請至少告訴我你的名字吧!」女性抓住我的手,和優雅的外表不符,夫人的力氣相當大,我沒辦法掙脫。

另一手輕輕放上夫人的手背,我安撫「鄭紫珉、我叫鄭紫珉」女性的力氣開始有些鬆脫 我趁機抽開手,在蹲下身與女性平視

「您要好好療傷,和孩子一起。」語畢,我就站起身,快走閃人。因為剛好瞄到智旻哥的車慢慢的從巷口經過,如果沒跟上我就要用跑的追車了。

.

突然被我打開車門的智旻哥著實的嚇一跳「..呵呵」我尷尬的笑了笑,坐入車內。看著我、智旻哥眼神驚恐,跟著他的視線,我看了看我身上 衣服鞋子有點沾血,手上有點多

皺起眉,我從裝了私人物品的袋子裡面拿出酒精,噴灑到手上,洗淨手上的血漬。

一切的動作智旻哥都看在眼裡,我抬眸,正好對上他的視線,他的表情有些詫異「專心開車!」我收起酒精,繼續專心翻我的資料,接下來的路程,我們都沒有講話。

.

「先吃飯吧。我等一下在換衣服,不然髒掉就不好了」來到會場,因為先前來過幾次的關係,所以我很快就找到休息室的位置

只有一間休息室,可是基於我是代理,所以外面貼的是我的名字,不過我跟智旻哥是協定好、共用。雖然男女同間不太方便,但是休息室內還有一間小房間。

我看過了 裡面是簡單的格局,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裡面有兩個沙發,一個單人 一個多人、還有幾張桌椅,桌子很特別 是透明的。

窗口有整扇的落地窗,可以看見會場的樣子、還有父親最喜歡的那張畫。

我們走進小房間,我把餐盒打開,一個拿給智旻哥,另一個是我的。裡面的菜色都一樣,不過色香味俱全,看起來很美味。

因為時間快到了 現在已經兩點多快三點了,所以我很快的吃完後留下智旻哥,然後先去換衣服加尋場了。

衣服款式是愉選的,是件鐵灰色的單肩小禮服 簡單的用蕾絲和少數的玫瑰裝飾,因為我不習慣穿裙子的關係,所以裙襬到腳踝左右,整體看起來高雅有氣質還增添了些氣勢。

看了看鏡中的我,我早上出門前有化唇膏,不過我很少化妝,所以除了唇膏,我什麼都沒化。

唇膏顏色淡了,所以我把它抿掉、重化。頭髮就算了,插了朵黑灰色的玫瑰、除此之外沒有任何造型,主要還是因為我懶就是了,我把頭髮撥到頸邊,剩下就不理了。

在把視線往下放,鞋子是白色、低跟的,左腳上有淡紫色的紋路,右腳則用灰色小花點綴。

嗯...四、五公分算是低跟嗎?算了,至少有助長。

結果看到最後,有跟愉一樣的只有項鍊,只是我的是頸鍊,她的是項鍊。我伸手摸上小滴石,觸感是冰涼的,裡面似乎還有一朵小花,不過不曉得是什麼花就是了。

我翹了翹胸前那朵、代表主辦方的粉灰色玫瑰,在確認一切沒問題後走出廁所。

我來到會場,正好遇到智旻哥從休息室旁邊的樓梯下來,看到我的時候愣了好大一下。

「......」這反應是怎麼回事?「很奇怪嗎?」我試探性的問。

「嗯..沒有」他皺著眉遲疑了一下才回答,不管怎麼想都很詭異,算了。

「走吧」這麼說以後,我又開始到處跑,智旻哥也是跟著我,除非我叫他去處理別的事情才會離開。

總之就是兩個人全場到處跑。

/

「紫珉。」聽見有人在叫我,停下原本和智旻哥確認最後流程的動作,我抬起頭,尋著聲音來源,找到了愉「啊,妳來了」我笑。

她後面跟著一個男子,我曾經看過一次,在照片。

「金泰亨嗎?」「是」他嘴角勾起一絲絲笑意,淡淡的,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有點怕我?

..嗯...怎麼叫好呢..?一直叫金泰亨又沒禮貌,叫泰亨的話,對方年齡又比我大。

「可以叫你泰亨哥嗎?」我很不確定的問,希望他是可以接受就是了。

「可以的」他點點頭,嘴唇笑起來是長方形的。

「我跟你們介紹一下,旁邊這位是我的秘書兼今天的男伴,朴智旻」我看向愉,她沒有什麼反應,只是淡淡的笑,然後打招呼 反倒是泰亨哥很興奮,感覺兩眼都在發光。

「智旻!」他高興的笑「兩位認識嗎?」「認識,很熟」我看向智旻哥,他說的很簡單,可是臉上一直在笑。

案情不單純。

鄭愉已經笑的跟什麼一樣了。

「智旻哥,這位是泰亨,你已經認識了,然後這位是鄭愉 我的親生姐姐,大我一歲左右。」

「妳好」智旻哥很快的打了招呼「你好」愉什麼也沒表示,同樣打了招呼。

「愉妳跟我一樣叫智旻哥就好了,智旻哥比妳大兩年左右
智旻哥這樣好不好?比較省事」嗯..我好像都是以省事為主,是錯覺嗎?

「都可以,看妳」任我做決定,智旻哥也很隨性的回答

「那就這樣了」我淡淡的笑「先進場吧,二十分在出來接待就好了」

我帶著他們回到休息室,離接待還有十五分鐘。

.

在休息室內,女生在小房間,男生在外面大間的,主要是因為在小房間可以看到會場的狀況,另一方面是讓那兩個可以敘敘舊。

因為隔音效果很好的關係,所以我們並沒有聽到另外兩位的聲音,但如果聽得到的話應該是非常的熱鬧

我站在窗子邊,俯視即將吵鬧起來的會場「...紫珉」她突然出聲叫我,回頭望向她「嗯?」

「智旻哥人很好吧?」她突然勾起嘴角,笑笑的,問完就又不說話了「嗯,很溫柔,對我也很不錯」回想他對我的態度,處處設想,還會幫忙提東西

「怎麼了?」我反問她,她搖搖頭「沒事。」

反常。

「對了,主客的玫瑰給泰亨哥了沒?」看到她胸前別的那粉灰色玫瑰,我突然閃過泰亨哥今天的衣服上好像還沒掛

「...還沒...」她一臉被抓包,尷尬的搔搔臉「等一下趕快拿給泰亨哥!不然又忘記!!」妳健忘症很嚴重,我擺出嫌棄臉,看著她

「好啦好啦」她敷衍的回答我「立刻!!!」看見我的態度,她沒有說什麼,只是笑了笑「知道了」然後我拉著她,敲了敲隔開兩間房的門

/

我們四個人,一對一對坐在門口前的桌子,桌上放著邀請函,旁邊是大張白紙,還放了幾隻筆,除了我們之外,開始陸陸續續來了一些人。

認出來人,我叫住她「紀尹」聽見有人在叫她,她先是停下簽到的動作,抬頭望向聲音來源,她看向我。

「紫珉!」她很開心的笑,接著握住我的手「這位是...?」智旻哥問,他的表情很疑惑

「以前認識的朋友,現在進公司了。」我笑著說,心情頓時愉悅了起來「紀尹你先進去吧!等一下在找妳聊」她笑著說「好啊」

飛快的完成簽名,她走進會場,臨走前她還很愉快的說聲拜拜。

時間過的很快,在和每個人先見過後,我們便起身,開始準備等會的交流。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