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推開門,陣陣咖啡香撲鼻而來

視線掃過室內,金碩珍尋找冀米的身影,室內擺設相當清雅,不過沒有看到任何的員工

最終,他的視線落在吧檯,冀米在和一個有些眼熟的男人講話,而男人正在研煮咖啡

「冀米」他輕聲呼喊,走了過去「碩珍哥。」他應道「你好」他點頭,向那個男人打招呼

「你好」那名男人回道「金南俊」他空出手伸了出來,金碩珍握上
「金碩珍」金碩珍露出微笑

「冀米,拿鐵好了嗎」金碩珍轉向冀米,突然被點名到,她顯然有些錯愕

「噢..還沒」尷尬的笑了笑,冀米彎起唇角

「快好了,等一下就做好了」金南俊微笑出聲,雙頰露出酒窩

「謝謝南俊哥」冀米禮貌的道謝。
冀米因為朴智旻喜歡這間的拿鐵,所以她常常來此,久而久之就和唯一的店員兼店長、金南俊混熟了
她曾問過金南俊,為何店裡不請工讀生,這樣在人多的時候不是比較可以分攤?金南俊沒有回話,只是笑著

「好了」熟練的包裝好以後,金南俊將拿鐵交給冀米

「走吧」金碩珍接過冀米手中的拿鐵

「先走了」金碩珍向金南俊頷首說道
「等等。」金南俊叫住金碩珍

「既然我們有緣,留個電話吧?」金南俊使用的是疑問句
金碩珍輕輕點頭,不過心裡的感覺有些特別,有點高興,又有點莫名其妙

「下次再來我這喝咖啡吧,我請客!」金南俊再次露出酒窩,心情相當不錯

「好」金碩珍微笑回答

/

「回來了。」冀米提著拿鐵走進辦公室,後面跟著金碩珍
正在辦公的朴智旻連抬頭都不抬,只說了一句「幫我開了以後放桌上」

冀米熟練的拿起杯子,打開包裝,放上離朴智旻稍微有點距離的桌子
金碩珍坐上一旁的沙發,看著冀米的動作,在看向正在辦公的自家弟弟
嗯、長大了,他笑

「智旻,」他輕聲叫喚朴智旻

「內?」從資料堆抬起頭的朴智旻看向金碩珍

「沒事,我們晚點去吃飯吧?」
「哥請客我就去」朴智旻奸詐的笑了笑,不過是難以令人討厭的那種

「好,我請客」金碩珍笑著說道

/

「冀米,走吧、要不要一起去,碩珍哥請你?」金碩珍邀請還在一旁辦公 可自家上司已經處理完的冀米

「不用了,碩珍哥你就和智旻一起去就好 我今天下班後已經和別人有約了」冀米搖了搖纖細的白掌。
冀米和智旻是很熟悉的工作夥伴 兩人說好,如果其中一人下班或是假日甚至是請假都是直接叫對方名字

「冀米,妳等一下就下班了吧」看了看冀米手邊的資料,剩下幾張,朴智旻開口說道

「嗯,是的」點點頭,一邊回答,冀米一邊打字

「那要不要送你妳約定的地點?」

「...不用了,智旻哥就和碩珍哥好好吃吧」冀米思考了一下 隨後像是想到什麼一般,愉快的笑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笑聲很讓在場的兩位的哥哥傻眼

「呵呵 沒事!」笑得瞇起眼睛的冀米高興的擺擺手「碩珍哥,你們快去吧,不然等一下可能就沒有位子了哦」果然是作企業的,相當清楚時間的排序、管理還有時段,雖然可能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金碩珍看她那麼堅持也就不勉強「好吧,那我們先走囉?」「好,碩珍哥、智旻,掰掰」目送金碩珍和朴智旻離開後,冀米獨自坐在辦公室等待約定的時間到來


「泰亨,柾國!」提早10分鐘到達的冀米,在遠處就看到兩個和自己約好要見面的人

「冀米!」看見了來人,金泰亨高興的笑著揮了揮手,示意她趕快就坐

「冀米努那」「別叫努那,不習慣」田柾國乖乖的打了招呼,冀米大剌剌的打了他一下,她輕輕皺著眉「叫冀米就好」她拉開椅子,優雅坐下

「你們真早,提早下班?」放好包包,冀米一邊說一邊招來服務生

「嗯,大概八點左右下班的」抬手看了看手錶,金泰亨說道「七點四十五」田柾國糾正,金泰亨瞪向他

金泰亨和田柾國是冀米的同事兼好友,冀米是總經理、也就是朴智旻的秘書 而他們兩個則是主管。冀米的下班時間和他們有些不同,她最晚是八點三十分,而另外兩人則是九點。如果提早做完就可以提早走

「想吃什麼?
真好啊,事情好少」翻開菜單,冀米一邊看,一邊和他們閒聊

「哪有,行銷部一堆事!!」金泰亨忿忿不平的回答,而在一旁,田柾國也開口「我們也差不多。」

冀米看著他們輕笑道「公司嘛,事情一定還是有的,只是看多寡」合上菜單,冀米說出點單,而在一旁的服務生則是登記「你們呢?」

「我要御棠招牌,白醬義大利麵在一杯拿鐵,果果你呢?」

「跟你一樣,只是拿鐵換美式」服務生禮貌的默默退場,走到後臺與主廚報備

「兩位,我還在好嗎」向服務生說了聲謝謝後,冀米對著他們翻了個白眼,笑著說道

「知道」田柾國勾起完美的唇角,淡淡說道

「存心想欺負我也不是這樣」冀米開玩笑的輕輕拍打了一下他們兩個,緩和了氣氛「你們的關係我都知道,要閃也不是這樣閃!」

金泰亨擺擺手,表示:這是無意識,我有什麼辦法

「嘖」冀米咋舌,另外兩個人則是相視而笑

「上菜囉」一位服務生端著他們熱騰騰的點單,打斷了這個話題

「開動吧」冀米露出優雅的微笑,如此宣布

/

與金泰亨和田柾國離別後,冀米獨自步行回到距離公司需要十分鐘車程的獨居住家

「唉..」隨意亂丟包包,冀米將自己陷入柔軟的沙發

「..好累..」揉揉眼睛,冀米起身,走向房間

從抽屜拿出一本日記,封面畫著一片迷霧森林,拿出筆,冀米飛快的在上面敘述今天所發生的事情

快速完成今天的日記後,她再次起身,這次來到浴室

嘩啦嘩啦的水聲自浴室傳來,冀米在浴室內哼著歌,心情似乎相當不錯,想起她剛剛和他們的聚會,她還會不經意的勾起嘴角

約二十分鐘後,她從浴室走了出來,原本的烏黑變成了純白,原本的黑瞳轉成了金眸

這件事除了閨蜜,沒有任何人知道,就連鄰居都不知道,她雖然稍微有些大剌剌,但該保密的還是要保密,因為不曉得別人知道以後會不會對她不利

一邊擦拭溼答答的長髮,她一邊坐上床打開手機,玩起了遊戲

約莫數十分鐘後,冀米從遊戲世界回到了現實,起身打開房間內的大片落地窗,她踩著脫鞋就這樣在陽臺賞月,而且除了短袖短褲以外就只多套了一件針織外套

她什麼也沒做,只是靜靜的享受夜晚安寧

就算這可能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也足夠了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