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旻哥,舞會安排的如何?」我一邊處理公務一邊問

「邀請函都發下去了,目前已經有收到部分的人繳回了。場地已經借好了」他翻看手上的資料,並且回答我。

這次的活動是為了大致先了解員工的態度及能力,甚至是未來的員工調動。

「謝謝。」

「智旻哥你到時候有空嗎?我想請你當我的男伴」我停下手邊的工作,直視著智旻哥的眼睛。

他很顯然的被我嚇到了。

「不好吧? 」他尷尬的搔搔頭「不方便也沒關係,我會另外找人」我笑了笑。

我有邀請愉 因為先讓她習慣這種場合,這樣以後如果我出事或幹嘛的她才能幫忙分攤

鄭愉這個人有點傻傻的,所以交朋友對她來說還滿簡單,但前提是,如果她一直在讀書,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智旻哥思考了一陣子之後答應了「好吧,不過要答應我,最近天氣變化大,要記得保暖」

「好。」我笑著回答

我沒有晚禮服,也不太會選衣服,衣櫃裡幾乎清一色都是深色襯衫或衣服 晚點讓姐姐陪我去挑 嗯,就這麼決定了

/

我很快的付諸行動,在一間服飾店的外頭約了愉。

「珉!」她從遠方跑了過來,看起來很喘。

「..哈啊..哈..我沒有..遲到吧..?」她用雙手撐著膝蓋,也許整路都用跑的吧?我在心裡笑了笑。

「7:50,剛剛好,出來有跟朴姨說過了嗎?」我看了看手機,上面時間正好沒有超過約定時間。

「當然有」她把手搭上我的肩「借靠一下..有夠喘.....哈啊..呼..」「好啦,大忙人!」我笑著加重了語氣。

不過大學生活似乎真的很忙,不然就是我,目前公司還有很多需要摸熟的,所以我們兩個很少碰面,不過感情依然不減,誰叫我們是姐妹呢?

「嘖嘖、好吧,走啦!」她把我拉進服飾店。

「誒,珉,你看這件好不好?」她拿出一件稍微長版的連身裙給我「在短一點的,要跳舞的,不然會跌倒。還有妳自己也要挑,別只顧著幫我挑」我翻著一旁的衣服

「知道啦。」她笑著回答,接著拿出一件米色的平口小禮服,肩上有一片蕾絲遮住一邊的肩膀 裙襬大概到大腿中間左右,剪裁簡單卻好看

「不錯,只是有點短」

「那我們在買類似款的要不要?」她試探性問我

「行,但不能太短,還有要注意款式和細節」我點點頭,開出條件。

見我答應,她馬上高興的跑開去找衣服了。

看著她的背影,我無奈的笑了笑。

到底誰才是姐姐啊?

/

最後我們拎了四件連身裙還有些飾品回家,多買的連身裙當作備用,以備不時之需 還有買一些首飾是要送給朴姨當禮物的。

「我回來了!」我們的聲音在房子繚繞。

「小姐,歡迎回來!」朴姨的聲音從廚房傳來,還有陣陣菜香。

「朴姨我們有帶禮物回來哦!」愉晃了晃手上的小袋子,笑著和朴姨說。

「呀!讓妳們破費啦!自己好好收著,我也沒有在戴飾品的啦!」朴姨擺擺手、作罷。

「朴姨,這是給您的禮物,當作平常辛苦的額外工資、嗯?」我接過小袋子,把它推進朴姨懷裡。

「可是..」「別在可是了,這是我們的心意!!」我打斷朴姨的可是,直接繼續說下去

在我們的半推半就之下,朴姨收下了我們的禮物「..好吧..謝謝小姐」朴姨笑了,很欣慰的笑容。

「吃飯了,快點就坐吧!」

「好,我們等等就下來。」我向朴姨頷首說道,接著就拉著愉一起上樓。


「衣服先掛好,放我房間。別讓朴姨發現,不然又要被唸了。」我認真的看著她。

「當然」她同樣正色的點頭回答我

「到時候我在手洗,妳不用擔心。」我們簡單的把衣服掛好並且放進我的衣櫃裡頭「走啦,下樓吃飯,不然等一下就沒了」我推開房門,在臨走前還送了一句給愉。

言下之意就是我要先享受美食了,而且要吃到剩下盤底。

.

「朴姨。」我走到餐桌旁,向朴姨打了聲招呼。

低頭一看,全是我們愛吃的。

「朴姨,您辛苦了」我對朴姨點頭致意

朴姨卻微微笑,淡淡道出「你們才是。」她的語氣很輕,很溫柔。

「...不會,您有空就回家陪陪老公和兒女吧」嘴角勾起淺淺的笑,我一邊和朴姨閒聊一邊坐上餐桌

「已經去過了,在上個禮拜左右」朴姨將餐具遞給我。

「您上禮拜明明是回娘家處理事情」我挾著菜,一邊推翻她的謊話。

「小姐連這個都知道呢」勾起苦澀的笑,在我看來、十分不捨,畢竟是像媽媽一樣的存在

「有困難要說哦」在不知何時下來的愉說出這句話。

「這是我的臺詞」我瞪向她,輕輕的拍打她一下

看著我們兩個的打鬧,朴姨笑了笑,彷彿剛剛的情緒全部消散而去「當然,快點坐下吃飯吧 不然飯菜要冷了」

.

吃飽後我和愉回到各自的房間,她現在在洗澡,而我來到她房間坐上她的床,思考剛剛和朴姨聊的內容

『妳們年紀應該也差不多了,要不要交個男朋友?』朴姨神色自若的挾著菜,一語驚人

『我對愛情一竅不通,目前還不考慮,現狀是先把公司顧好』對我來說現在要先整頓好公司再考慮其他的。

『再說。』愉很直接的這麼回道

就這樣,這個話題很快的被我們殺掉了。


要交男朋友就要選個可以交付終生的,或是可以一起分攤生活大小事的吧?不然要哪一種,我真的不知道,我對這種東西沒有概念,它沒有分數、沒有範本,所以我不知道到底怎樣才是好的。

好的定義是什麼,壞的定義是什麼?幸福嗎?怎樣是算幸福?有人陪嗎?還是有房子?我真的不了解愛情這種東西。

親情友情我多少知道,可愛情對我來說真的是迷 難解的算式又或許是無解。

還沒碰觸到就會退縮,是以我對愛情的認知會做的舉動。

所以就目前,我不會去碰它,姐姐她要我無所謂,好一點的話說不定可以當成寫照。

「姐姐...」突然間,我的思考好像堵住了,說不出話來,好吧,別的話題好了,這個話題對她可能有點難,因為她有親眼目睹他們的離,這部分可能是她的創傷。

「誰是妳的舞伴?」我直覺想到她舞伴的這件事情。

「少來,每次叫我姐姐都有事」她橫了我一眼,雖然嘴上這麼說,卻還是摸摸我的頭,唉、真傻。

她拿起手機,我湊了過去「這個、可以吧?」

上面是個比了個耶的男人,長得很俊秀,雖然比著耶但臉上的表情卻有點搞怪

至少這張照片裡面的人在我看來本性應該是好的,我的直覺基本上有65%以上是準確的。

「不錯,妳好我都好」我隨便的擺擺手,準備離開,可我的手臂卻被愉抓住。

「誒,妳要不要和他聊聊?我有他IG」我挑起眉 連ig都有了,滿厲害的。

「他跟我拿的」看出我的眼神,她伸手打了我一下。

「是哦?」我拿走他的手機,打開ig,點開聊天室,愉轉身坐到我旁邊。

"安妞"我敲出你好模仿愉的口氣,向他打招呼。

"安妞(揮手"他很快的回我了,看來是剛剛好在線上,又或者...他在等愉。想到這,我不著痕跡的笑了笑。

"關於舞伴的事情你思考的怎麼樣?"貼圖。

"時間?"

"在這禮拜六,晚上"

猶豫了一回他回覆了"知道了,我會去的。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我!!!"貼圖。

......個性幽默風趣,說話直白、不錯。

我把手機丟回給她。

「記錄,自己看,剩下自己回,我走了。還有我舞伴已經找好了」

話說完我就直接走出去了。

這個人,挺有趣。他到場以後叫愉帶來給我看好了。

「鄭紫珉!!快點!過來!!!」她的尖叫聲從門內傳來、非常激動。

「..沒空。」好吵。

我徑自走回房,關上門,房內很安靜,很符合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綹旻 的頭像
綹旻

BLYFARMY.Young Forever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