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別名彼岸花,傳說在黃泉也盛開,在死後、一人手拿一朵。手上的血紅代表人類的善惡,越深越惡,越淺則善

一名男子手拿半黑半白的彼岸花,在堂的閻王不求甚解,因為他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

「赤姽(ㄍㄨㄟˇ)」閻王喚來一名女子
那名女子用紅眸看了好一會,看的男子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可否請問名字?」女子禮貌的問,她的聲音在這黃泉迴盪,清脆而溫柔,可誰知是否會在下一秒成為毒蛇撲殺你

男子先是吞了吞口水,隨後答道「金泰亨。」

閻王也看著金泰亨,一次被兩人這樣一直這樣盯著,金泰亨實在有點不適應,感覺自己快要被看出一個洞了

閻王在黃泉掌有最大的權利,手握生死簿,旁有黑白無常,下有孟婆,任誰都會害怕,而且不只是鬼,還有人。
而他旁邊那名女子不知為何人,很受到他的信任,而且還是非常放心的將事情交與給她

「曾經犯下殺人罪。」閻王的聲音響起,在審堂。

這句話帶給金泰亨很大的打擊,猶如雷擊一般
他動不了,也不想動,只是胸口的跳動好像怪怪的,雙腳也如鉛一般的沉重

慢慢停止的思考迴路,如放映機的腦袋畫面

他看到了,在腦袋、沾滿鮮血的自己,臉上滿臉驚恐,手上還拿著一隻手機,正在還別人講電話
跳到下一個畫面,他在警察面前,正被審問,對於警察的問題他一個都沒認真回答
"名字?"
"金泰亨。"
"父母?"
他掙扎了一下,看向一旁
"死了。"
畫面移動了,移動到他懷裡抱著一隻小狗,全身潔白的自己,不斷顫抖,緊緊抱著那隻小狗,直到正上方降下牢籠,他才依依不捨的放走小狗,將自己獨留於牢
畫面再次跳轉這次出現在他眼前的是自己和好友遊玩的樣子,七人玩的不亦樂呼,看著自己的笑容,無憂無慮,真實、誠懇
畫面最後來到了一片漆黑,只有自己一人,黑暗、孤寂、空洞、無助  突然畫面呈現空白,所有的一切皆白,看起來是純淨的,除了自己—漆黑不堪,自己是那麼的不一樣,是吧?

他將黑色與白色的自己重疊,那個自己張開眼,眼裡什麼都沒有  只是空有的殼 他傾身向前,在自己的唇,落下一吻,灌入靈魂

霎時,四周粉碎,所有的一切全都消失,剩下自己,而那個自己也在慢慢崩裂

黑色的白色的,惡劣的善良的,不堪的純潔的,所有的自己,逐漸消逝

他呆滯的看著那個自己不見,在抬手看看自己
完好的
抬首,那個自己和自己,四目相交,他、笑了。很真誠,很溫暖的笑容

呵...原來啊

『謝謝你』那個自己說道

/

他的意識回到了審堂,和剛才一模一樣,女子和閻王依然看著他

「是否知罪?」

「是,知罪」他淺笑回答

知道了。

「赤姽,帶下去」「是」女子彎腰行禮,接著金泰亨就被他帶了下去



「到了。」他們來到了大殿,上頭的牌子掛了《投陽殿》 金泰亨張大眼睛,不可置信

「王爺有跟妾身說明,汝有一半以上為善,只因誤入歧途,特叫妾身帶汝來此,還讓妾身和汝說別在誤入歧途,記住。」這些話那女子說的輕描淡寫,卻又侵入他的思緒

「去吧,加油」她淺笑道,那個笑容、很美

金泰亨大步走入投陽殿,回頭看了一眼,女子還在靜靜的看著他,畫面像幅畫

回過頭,他毫不猶豫的跳下那池子

/

「泰亨啊,起床啦!」迷迷糊糊中有人在叫他,剛剛他不是還在投陽殿嗎...「!」他睜開眼,從床上跳起來,第一眼是看到自家的好兄弟,朴智旻

「智旻啊..」「早安,泰亨」朴智旻笑的可愛,金泰亨也如釋重負

「誒,泰亨你手上拿什麼?」朴智旻問

抬手一看,潔白的彼岸花

「花。」說著這句話的時候,金泰亨唇邊掛著一抹淡笑

「廢話,我知道」朴智旻賞他一個白眼「下樓吃早餐啦!」待朴智旻走出房門後,金泰亨將那彼岸花放入花瓶

「我走了,拜拜」不知道為何,他覺得那朵花有生命

『拜拜』走出門,他突然聽到有道女聲,回頭一看

沒人,很安靜,應該是自己出現幻聽,隨後他關上門,下樓。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綹旻 的頭像
綹旻

BLYFARMY.Young Forever

綹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